台北市

臺北市,通稱臺北(俗字寫作台北;臺灣話:Tâi-pak;客家話:Thòi-pet),簡稱「北」,是中華民國首都暨直轄市,臺灣六都之一。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18/11/25 | 羊正鈺
「阿北回來了!」柯文哲3254票險勝連任台北市長,丁守中將提「選舉無效」
台北市長選舉開票結果一直膠著到凌晨兩點半,在最終結果出爐前,丁守中就宣布要提起選舉無效訴訟,柯文哲則幽默地表示,「明天太陽升起,還是要繼續工作」,並謝謝大家支持。
2019/01/24 | 李秉芳
一邊擺攤一邊被「當成議員」,連輸兩次的王奕凱負債百萬也要選
比起其他候選人多從政黨或政府內一路被「培訓」,透過體制內的政治工作累積經驗到參加選戰;穿著圍裙和運動鞋,以到處擺攤賣東西維生的王奕凱其實也曾當過國會助理,但他覺得「不適合」。
2019/03/10 | 羊正鈺
柯文哲訪美台僑卻拒不接待,全美台灣同鄉會列9大證明批「投機政客」
全美台灣同鄉會會長陳桂鈴指出,站在台美人立場,不願見到台美好不容易建立的親密關係,因為這些只考量個人政治前途的政客而受到損害。
2020/01/14 | Abby Huang
抗議布拉格與「台灣台北市」成姊妹市,上海市宣布與布拉格「解除友城關係」
台北市議會今(24)日二讀通過與捷克首都布拉格締結姊妹市草案,協議內容沿用「台灣台北市」,而布拉格放棄北京轉向與台北締交,也反應捷克市民對中國的態度。
2018/10/20 | 李修慧
柯文哲聊「美學」又失言:台灣女生不化妝直接「上街嚇人」
其實,女性主義的群體中,對於化妝也有不同想法,有的認為化妝是表現自我,有的認為化妝像中國古代纏小腳、西方古代束腰一樣,都是對女性的「壓迫」。
2019/10/05 | 羊正鈺
高中課堂不夠看?建中、北一女等5校聯盟與大學合開「微課程」
「微課程」是採志願性電腦抽選,沒被選到的學生只能下學期再選修。目前僅1225名額,平均每校只有240學生可選修,許多沒選到課的學生家長甚至還打電話來抱怨。
2019/03/30 | 李秉芳
「台灣迷」布拉格市長訪台,批中國打壓台灣參與國際「無法接受」
賀瑞普就讀布拉格查爾斯大學醫學院時,曾到台灣的長庚醫院實習一個月,受訪時曾表示,自己對台灣留下像家一樣的感覺,也自稱是「台灣迷」。
2019/03/22 | 讀者投書
北市1280月票屆滿一週年,市政的大劫難即將臨頭
公車系統的問題出在哪裡?有一百個問題,但絕對不是費用的問題,當然也不是靠吃到飽的月票就可以解決,不要再讓沒有搭過公車的人來做決策了。
2019/03/27 | 李修慧
一個月薪水被A走6000元,是誰佔了社工便宜?
台北市社工工會表示,每位社工的薪資平均被A走了6000元,以10人來算,每年就有72萬元資金流向不明。但一名熟悉非營利組織財務狀況的人士表示,這可能是由於「政府也在佔機構便宜」。
2019/02/23 | 李修慧
地方政府要求明星高中接受「放榜採訪」?高雄市教育局:這是兩難議題
台大教授葉丙成表示,曾有在高中擔任主管職的朋友跟他提到,有的縣市是教育局處要求學校要配合去做這種新聞,高雄市教育局也坦承,放榜後,新聞媒體都會想知道各地方的表現,教育局會居中協助聯繫。
2018/10/19 | 羊正鈺
柯文哲接受《彭博》專訪:台灣只不過是川普的一項商品
在此次訪問中,台北市長柯文哲針對台灣在未來至少持續15年的美中戰爭所扮演的角色、未來是否選總統、以至於此次選戰中再次被提出的「兩岸一家親」議題,提出看法。
2019/01/24 | Abby Huang
人權比熊貓重要多了!布拉格擬廢除北京藏在合約中的「一中條款」
捷克新市長賀瑞普強調,只要布拉格市議會決定廢止這個條款,他會和北京協商,如果談判失敗只好退出姐妹市協定。
2018/11/16 | 羊正鈺
最狂的選舉公報在這裏:有人的政見是「鈔票」,也有的要你「用心去感受」
希望大家好好利用選前最後一個週末回家看公報,如果來不及回家的一睹為快的,這裏也有中選會公布的全台九合一選舉公報電子版!
2019/08/12 | Abby Huang
台北市搶先六都提「能源政策綱領」,副市長:核能應納入考慮
台北不像桃園埤塘種電、也不能像台南有大型太陽光電,畢竟台北市多公寓式住宅,因此「創電不會是最積極的選項」,儲能也是高端技術需要跟國外學習,目前著重如何有效的分散能源的多元選項,並持續推廣節能減碳。
2020/07/17 | TNL 編輯
北市府建管處稱「大巨蛋嚴守公安標準」,核發建照將可正式復工
台北市建管處今天表示,「大巨蛋嚴守公安標準」,雖然對於《建築技術規則》第97條(安全梯區劃)仍有缺失之處,仍核發建照,允許復工。
2019/10/15 | 精選書摘
周婉窈《少年台灣史》:在肅清過的土地,國民黨將島嶼黨國化、強人神格化
1949年國民黨政府撤退來台,對島嶼的衝擊,更在於:這發生在二二八之後,也就是當這個島嶼剛經過軍警肅清和血洗,大批菁英、青年、學生和市民死亡,人們嚇破膽,不敢反抗的時候。不只是二二八,他們所追隨的政府,還在學校教育和社會教化中把台灣人的歷史給切除掉。一邊被迫噤聲,一邊完全無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