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7/02 | 讀者投書
雇主的家和工廠只是他們的前台,北車大廳卻是他們離家鄉最近的地方
每逢假日,北車大廳總吸引一大批移工在此聚首。他們總是不約而同地,把珍貴且難得的假日,留給車站大廳,留給這些和自己有著相似背景的同鄉們。
屹立百年的鐵道部廳舍:探索台灣鐵路發展,與台北市鐵路交通的演進
政府更以鐵道部廳舍、鐵路局廳舍孕育台灣縱貫線鐵路、東部鐵路、南北迴鐵路以及鐵路電氣化建設,特別設立鐵道部園區,將鐵道部、鐵路局廳舍納為國定古蹟,致力修復內部八角樓、食堂、電源室、工務室、戰時指揮中心,並保存清代台北機器局遺址、遺構,正視台灣鐵路文化的傳承與發展。
2020/06/01 | 眼底城事
賠了夫人又折兵的台北鐵路地下化:沒錢搞軌怎麼辦?試試土地開發的萬靈丹
台北鐵路地下化光是興建及營運維修成本,三十年來已至少投資超過三千億。為了補貼工程計畫所造成的虧損,工程及規劃界將都市更新與站區周邊的土地開發作為紓困策略,因此失去主導都市更新的能力。
2020/05/23 | 1095
從東協廣場看北車中庭:能否讓不同意見和需求,藉對話找到共處的可能?
當我坐在大廳,黑白間隔的地板不只是移工群聚,也有台灣年輕人三三倆倆的自拍嬉鬧。席地而坐不是項服務,在那歡笑的人們也沒需要台鐵提供送餐、送水或桌邊清潔,需要這些服務的朋友,也會走上二樓微風廣場尋找合適的餐廳。
2020/05/22 | 方格子vocus
平溪的鐵道上可以放天燈,為何北車大廳不能劃設「席地而坐區」?
近來關於北車大廳開放或禁止席地而坐的消息鬧得沸沸揚揚,有人覺得應該尊重移工的文化,有人覺得無論是誰坐在地上就是不對。從民族學出身,我也想到了關於「偏見」、「族群」、「多元文化」等辭彙,不過我認為從「空間使用」的角度切入也很有意思,這也契合到我對於「地方觀光」的觀察角度。
2020/05/22 | 讀者投書
台鐵「全面禁止坐下」到林佳龍髮夾彎,反映公共空間正是政治問題
回到本題,要保持開放性、同時要避免造成不便的負面感受,在台鐵的角度上,正本清源之道至少也該是透過規劃研究來找到各方可接受的基準,例如以流量來推估不同日期或時段適當的使用人數與密度,有必要時透過站方的協助,引導使用者在人潮過多時能去到其他替代的公共空間。
2020/05/19 | 精選轉載
讓大家席地而坐的北車大廳像是奉茶的地方,我著實希望這樣的美好不要消失
會在台北車站席地而坐的,不只有來自東南亞的移工,其實也有許多台灣人,他們早已成了鑲嵌於台北車站的一道人文風景。
2020/05/19 | 讀者投書
台北車站大廳的開放與存續,正是台灣努力擺脫歧視形象的證明
台鐵相隔八年的這兩次行動,實際上作為一種對台灣多元文化包容力的檢驗,台鐵這次的行動也敲響了警示。台灣社會還是深受西方「現代/落後」觀念的影響,習慣以經濟發展,甚至膚色來斷定一個地區人群與其文化的優劣。
2020/05/19 | TNL 編輯
北車大廳「永久禁止」民眾席地而坐惹議,林佳龍要台鐵「逐步開放」
台北車站大廳作為民眾社交的場域,過去也曾引發爭議。2017年金鼎獎頒獎典禮上,主持人郝廣才批評,許多台灣人周末坐在台北車站大廳,「台灣人是不是越來越像外勞了呢?」當時才引發熱議。
2019/10/02 | nagee
【插畫】全台北最好、最便宜的開趴場地
好場地難找,人潮多的地方小,空間寬敞的沒有人,能集客又夠大的地方又總是天價,不過在台北市,如果你是統派的黑道,好像就沒有這個問題。
2019/01/20 | 讀者投書
「光彩奪目」的西區門戶計畫:乾淨、明亮,就像躺在手術檯上等著被宰割
想想古人秉燭夜遊,今日我們雖然有了路燈,可是卻失了遊興,當「管制未來都市中的光」的議題正逐步蘊釀,走過忠孝西路一帶的民眾可曾想過,怎樣才是「對的」光?
2018/12/27 | 李秉芳
600億港資拿下「雙子星」案:未來的「台北時代廣場」長怎樣?
此次得標的南海控股集團主席于品海行事低調,他和台灣早有淵源,20多年前透過南海控股旗下的香港傳訊電視來台投資,一度擁有中天與大地兩個頻道。
2018/02/13 | 讀者投書
「街邊尾牙」不代表無家者一年中只有這幾天需要吃飽
做過無家者尾牙的志工,才能真正打破「街友都是固定樣貌」的單一視角,然而人絕對不只有這幾天需要吃飽,街友需要的,也不只是一年一頓的尾牙。
你有想溝通的心意嗎?整個台北車站,可以都是我們的印尼文教室
前進北車這個活動在三年前開始,由教授印尼 / 馬來文的老師王麗蘭發起。她希望學生能藉由親自跟印尼人聊天來瞭解他們,而不是透過電視、網路或媒體來認識他們。
黑白空間默契:為何人們都選擇坐在台北車站大廳的黑色格子裡?
在台北車站大廳,旅客常席地坐在黑白方格相間的大廳鋪面上。但有趣的是,幾乎所有旅客都選擇坐在黑色方格裡。筆者稱之「黑白空間默契」。筆者不甘讓這個議題被都市生活的步調埋沒,只是淪為另一個日常現象,故決定探討現象背後的趨力及其象徵意義。
2017/09/14 | 精選書摘
《無家者》:看盡街頭百態,想靠音樂自食其力的花草系身障街友
好手不好腳的阿明其實做過很多工作,作業員是其一。民國六、七十年代,隨便就能找到小型加工廠的工作。後來大型工廠轉往中國,下游的小型加工廠只好跟著收掉,雖然工業區還是需要一些作業員,但是「他們對作業員的要求已經不是那麼隨意了,至少要高中以上學歷;還有像穿『無塵衣』的那種工廠,哪是普通歐巴桑、歐吉桑進得去的,要有專業的人才行。」
2017/09/07 | Abby Huang
小女孩「太熱不想穿衣服」,你覺得可不可以?
上個月一名全身赤裸的小女孩在台北車站捷運出口玩耍,路人上前規勸女孩和母親,要她把衣服穿起來,但母親認為尊重孩子的自主權,說「她的身體自己決定」。
2017/09/06 | Abby Huang
小女孩「太熱不想穿衣服」,你覺得不行、還是其實可以?
上個月一名全身赤裸的小女孩在台北車站捷運出口玩耍,路人上前規勸女孩和母親,要她把衣服穿起來,但母親認為尊重孩子的自主權,說「她的身體自己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