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車站

臺北車站位於臺灣臺北市中正區,為臺鐵、台灣高鐵、台北捷運的地下化鐵道車站,與機場捷運台北車站共站;周邊則有臺北轉運站、國光客運台北車站等公車及公路客運站點。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5/13 | 阿峇卡巴 東南亞電台

專訪獨立媒體《移人》創辦人李岳軒:台灣社會對移工的歧視,還需很多時間化解

李岳軒提到,台灣社會對移工的歧視是建立在職業階級上,官方是在1989年才開放移工來台工作,而此前從事粗重勞動力的群體,多是台灣的原住民,而他們也是被歧視的一群。

2021/05/13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源自印度教的印尼粽Ketupat,如今已成了當地穆斯林開齋節的必吃美食

開齋節前夕,雅加達許多傳統市場有賣Ketupat粽囊的小販,他們將椰子樹葉的葉梗去除後,快速編織成方形粽囊,民眾買回一串串粽囊,將白米從側邊放入,在水中煮2至3小時至熟透,搭配咖哩、椰奶、雞肉或蔬菜等,成為經典的節慶料理。

2021/05/09 | TNL 編輯

北捷偷拍、性騷擾發生率前三名站別出爐,警隊建立「癡漢資料庫」辨識累犯

台北市捷運警察隊表示,近5年捷運偷拍、性騷擾案發生站別前三名,依序是忠孝復興站、台北車站與忠孝新生站。時間部分,則是上下班時段人潮密集時,最容易發生。

2021/04/23 | 精選書摘

【小說】蔡素芬《台北車站》選摘:不答應結婚的是他,和他已死的媽媽有什麼關係?

「總有一個地方在等著我們,如果我們願意去的話。」蔡素芬跨時代的短篇經典,以一座車站,俯瞰旅人們的歸返和離散;九篇故事,走進新世紀城市書寫的起站。

2020/11/23 | 眼底城事

地方的消散與凝聚:如何理解北車大廳特有的聚會文化與地方建構?

原本台鐵打算延續禁止民眾席地而坐的禁令。支持禁令延續者主張,北車大廳的用途不包含集會與休憩,使用應該以使用者通過為主,而席地而坐者的「占用」侵犯了這一目的。是甚麼原因使席地而坐者變得格格不入?

2020/07/17 | 讀者投書

「移工」赴台的挑戰:社會因缺乏理解而產生隔閡,不平等待遇或文化衝突是家常便飯

我們先來想想,當你要到另一個國家工作是為了什麼?簡單來說,經濟因素是首要考量。移工選擇來台,不外乎是因為原生國家經濟條件差,出國工作薪水比母國高出許多,而對台灣而言,則是能補充本地勞力的不足。

2020/07/07 | 眼底城事

飛天改遁地的台灣「鐵路立體化」起源:北京有,我們也要有的「面子政治」

為何所費不貲的鐵路立體化得以推行?追溯後發現: 威權時期,在台灣(中華民國)與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中國現代化」之爭中,鐵路立體化才在特殊歷史背景下順利推行。

2020/07/02 | 讀者投書

雇主的家和工廠只是他們的前台,北車大廳卻是他們離家鄉最近的地方

每逢假日,北車大廳總吸引一大批移工在此聚首。他們總是不約而同地,把珍貴且難得的假日,留給車站大廳,留給這些和自己有著相似背景的同鄉們。

2020/06/03 | 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

屹立百年的鐵道部廳舍:探索台灣鐵路發展,與台北市鐵路交通的演進

政府更以鐵道部廳舍、鐵路局廳舍孕育台灣縱貫線鐵路、東部鐵路、南北迴鐵路以及鐵路電氣化建設,特別設立鐵道部園區,將鐵道部、鐵路局廳舍納為國定古蹟,致力修復內部八角樓、食堂、電源室、工務室、戰時指揮中心,並保存清代台北機器局遺址、遺構,正視台灣鐵路文化的傳承與發展。

2020/06/01 | 眼底城事

賠了夫人又折兵的台北鐵路地下化:沒錢搞軌怎麼辦?試試土地開發的萬靈丹

台北鐵路地下化光是興建及營運維修成本,三十年來已至少投資超過三千億。為了補貼工程計畫所造成的虧損,工程及規劃界將都市更新與站區周邊的土地開發作為紓困策略,因此失去主導都市更新的能力。

2020/05/23 | 1095

從東協廣場看北車中庭:能否讓不同意見和需求,藉對話找到共處的可能?

當我坐在大廳,黑白間隔的地板不只是移工群聚,也有台灣年輕人三三倆倆的自拍嬉鬧。席地而坐不是項服務,在那歡笑的人們也沒需要台鐵提供送餐、送水或桌邊清潔,需要這些服務的朋友,也會走上二樓微風廣場尋找合適的餐廳。

2020/05/22 | 方格子vocus

平溪的鐵道上可以放天燈,為何北車大廳不能劃設「席地而坐區」?

近來關於北車大廳開放或禁止席地而坐的消息鬧得沸沸揚揚,有人覺得應該尊重移工的文化,有人覺得無論是誰坐在地上就是不對。從民族學出身,我也想到了關於「偏見」、「族群」、「多元文化」等辭彙,不過我認為從「空間使用」的角度切入也很有意思,這也契合到我對於「地方觀光」的觀察角度。

2020/05/22 | 讀者投書

台鐵「全面禁止坐下」到林佳龍髮夾彎,反映公共空間正是政治問題

回到本題,要保持開放性、同時要避免造成不便的負面感受,在台鐵的角度上,正本清源之道至少也該是透過規劃研究來找到各方可接受的基準,例如以流量來推估不同日期或時段適當的使用人數與密度,有必要時透過站方的協助,引導使用者在人潮過多時能去到其他替代的公共空間。

2020/05/19 | 精選轉載

讓大家席地而坐的北車大廳像是奉茶的地方,我著實希望這樣的美好不要消失

會在台北車站席地而坐的,不只有來自東南亞的移工,其實也有許多台灣人,他們早已成了鑲嵌於台北車站的一道人文風景。

2020/05/19 | 讀者投書

台北車站大廳的開放與存續,正是台灣努力擺脫歧視形象的證明

台鐵相隔八年的這兩次行動,實際上作為一種對台灣多元文化包容力的檢驗,台鐵這次的行動也敲響了警示。台灣社會還是深受西方「現代/落後」觀念的影響,習慣以經濟發展,甚至膚色來斷定一個地區人群與其文化的優劣。

2020/05/19 | TNL 編輯

北車大廳「永久禁止」民眾席地而坐惹議,林佳龍要台鐵「逐步開放」

台北車站大廳作為民眾社交的場域,過去也曾引發爭議。2017年金鼎獎頒獎典禮上,主持人郝廣才批評,許多台灣人周末坐在台北車站大廳,「台灣人是不是越來越像外勞了呢?」當時才引發熱議。

2019/10/02 | nagee

【插畫】全台北最好、最便宜的開趴場地

好場地難找,人潮多的地方小,空間寬敞的沒有人,能集客又夠大的地方又總是天價,不過在台北市,如果你是統派的黑道,好像就沒有這個問題。

2019/01/20 | 讀者投書

「光彩奪目」的西區門戶計畫:乾淨、明亮,就像躺在手術檯上等著被宰割

想想古人秉燭夜遊,今日我們雖然有了路燈,可是卻失了遊興,當「管制未來都市中的光」的議題正逐步蘊釀,走過忠孝西路一帶的民眾可曾想過,怎樣才是「對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