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電影獎

臺北電影獎(英語譯名:Taipei Film Awards)是創始於1988年原為「中時晚報電影獎」,而在1994年更名為「臺北電影獎」,為臺灣電影工作者的重要獎項之一。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7/27 | TNL特稿

專訪台北電影獎最佳紀錄片《阿紫》導演:雲林海口新住民生活磨礪的痕跡

「雲林」是全台灣單親爸爸比例最高的縣市,這樣的家庭結構狀況,讓吳郁瑩開始了解附近的新住民社群,走進一個個客廳,聽聽故事,而後有了《阿紫》。

2020/05/26 | 芬多經

浪子此行一去不回頭,天生演員吳朋奉的最終謝幕

吳朋奉曾表示,對他來說,生活一定要像玩樂一樣,要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對於上下班刷卡的日子感到痛苦無比,渾身不對勁,因此打死也不想成為上班族。「這個社會如果需要演員,就會需要我,我可以一直演到死。我好快樂,可以面對來看我表演的觀眾,他們抱著歡喜的心情來,這就是我最大的歡喜。」

2019/10/02 | 翁煌德/無影無蹤

2019關渡電影節總評:新世代啼聲嘹亮,看見台灣影像的多元性

許多人認為台北電影獎、金馬獎能反映一年下來台灣電影的風貌,但因為入圍名單有限,又是以競賽為目的,許多「璞玉」其實沒有獲得展示的機會,有時甚至不容易從這些大獎的入圍名單看見台灣一年下來創作的多元性。由此,專注鼓勵學生創作的關渡電影節便顯得極具可觀性。

2018/08/30 | flyingV

《靈山》導演蘇弘恩專訪:回家,紀錄片躲不開的宿命

《靈山》故事非常簡單,導蘇弘恩伴隨身為獵人的外公早起,餵養牲畜、照護農地、修建房舍、和族人串門子、上診所健康檢查、在各個季節祭祀祖靈,過著年復一年的日子,時時刻刻替狩獵做準備。

2018/05/17 |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TIDF20週年】不會結束的對話

有人說攝影機是一把槍、一把刀,拿著它是在逼迫被攝者,但如果這個逼迫的意義是好的,我不覺得有什麼不可以⋯以《日常對話》獲柏林影展泰迪熊獎的紀錄片導演,黃惠偵表示電影帶來了距離,讓我們可以抽離地看這些年我們發生了什麼。

2017/06/26 | 台北電影節

【台北電影節】動畫片整體觀察:邁向全球化時代的驚喜與展望  

下一階段更重要的課題,將不再是尋求創意與形式的偶然碰撞,反而應該沉靜下來,深度挖掘題材的普世價值、鍛鍊由內而外的風格特色,與培養國際水準的競爭力。

2017/06/22 | 台北電影節

【台北電影節】陳俊蓉:創作者的初心與注目

可以奢侈享受完整電影創作自由的短片類,因為沒有劇情片的商業包袱、沒有紀錄片的意旨負荷、也沒有動畫片的技術門檻,短片創作因而能從取材到形式皆無所限制,一切但問初心

2016/07/16 | Jesse

2016台北電影獎頒獎典禮 《只要我長大》獲得百萬首獎

一年一度的台北電影獎項今晚公布,其中百萬首獎由原住民題材的《只要我長大》獲獎,該片在本屆台北電影獎中一舉奪得5項大獎,成為今晚的最大贏家。

2016/07/01 | 台北電影節

2016 台北電影節:18歲的新改變

今年的策展方向從概念出發,嘗試用與城市生活比較貼近的方式,我們在十八歲、十八年的時候,提出一個不同的變化,希望在這個屬於城市、屬於台北的影展裡面,在今年夏天,不管是放映獨立性的、豐富的、故事性的、藝術性的電影,都能讓大家感覺很貼近的一個電影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