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政府繼續用「大拜拜」的心態管理,六輕氣爆不會是最後一次
台塑此次六輕氣爆的對外說明,僅是安撫民眾的公關手法,不但沒有解釋詳細,燃燒的管線材料和氣體是什麼都不清楚,事發後要不要避難,有沒有毒化物逸散,一般民眾根本都不曉得。
2019/01/21 | Abby Huang
麥當勞、可口可樂都靠他們,2018年「環境金害獎」頒給哪些汙染大戶?
環保團體查閱2018年環保署公開的違規企業,針對違規嚴重性、產業代表性、違規次數與裁罰金額等原則,挑出汙染水與空氣最嚴重的十大企業。
2018/10/13 | Abby Huang
台塑自行更換空汙監測軟體挨罰5億,高院判「處分違法」要全還給台塑
台塑六輕因自行汰換排放管道的連續自動監測系統軟體,被雲林縣政府要求補繳空汙費,但雲林縣被高等法院判敗訴,全案仍可上訴。
策劃反台塑遊行,12名越南社運人士被控「顛覆國家」判刑5至14年
越南胡志明市法院22日下午宣判越裔美籍異議人士詹姆斯漢阮、Angel潘及10名越南籍異議人士犯下「顛覆國家罪」,判處5年至14年不等有期徒刑。
台越一起走過的30年:蛻變的越南、繼續向前行的台商
台商一步一腳印地走過這30年,固然有些機會未能把握,更多的是成功開闢出宏偉的事業版圖;然而,僑務委員楊玉鳳點出潛在隱憂,越南具有代表性的台商卻多已有了白髮。
2018/08/07 | 精選書摘
《舊港新灣》:僅僅一週時間,全球最大PVC公司台塑就此誕生
台塑公司在美援支持下,於戲獅甲踏出臺灣塑化產業第一步。在王永慶的成功經營下,從最早的乏人問津、慘淡經營,漸漸建立起外銷及內需管道,不僅外銷成功,內需的下游市場,也在戲獅甲成立南亞公司後,逐步帶動國內塑膠加工的榮景。
2018/08/07 | 精選書摘
《舊港新灣》:從工廠到「亞洲新灣區」,國家計劃經濟下的戲獅甲
戲獅甲可以說是一個臺灣經濟的縮影,也說明了臺灣經濟在發展上的「國家」角色重要性。戲獅甲從一開始,就是「計畫經濟」下的產物,迄今仍無改變,但最大的變化是誰在主導「計畫經濟」?
台灣排放最多溫室氣體的,是哪十家企業?
巴黎協定的目標已經設定,接下來企業得要降低溫室氣體排放,台灣的碳排大戶是誰?他們又打算如何因應呢?
台塑排汙案2週年,越總理:是越南有史以來最大環境事故
鄭廷勇視察工廠後,高度肯定台塑海洋環境事故善後處理的努力。但他強調,兩年前發生的海洋環境事故是台塑與其他廠商的重大教訓,因此絕不可輕視環保問題。
2018/02/27 | TNL 編輯
因為哪些「前車之鑑」,公平會約談衛生紙業者以防「聯合漲價」
公平會針對「衛生紙搶購」表示,根據目前在媒體上看到的訊息,以及公平會所掌握狀況,這個案件「絕對可能已經觸犯聯合行為」。
2018/02/24 | 李修慧
做過加工出口、吸過台塑廢氣,曾提供經濟勞動力的拉瓦克部落,現在成了「違建」
1990年代開始,拉瓦克居民依照法規中有關違建編釘門牌相關規定,申請門牌。高雄市政府也陸續發放門牌,並向部分的住戶收取地價稅。但1997年,拉瓦克部落卻被認定為違建。
抗議台塑污染被控煽動示威,越南知名環保人士被判14年徒刑
越南35歲環保人士黃德平因抗議台塑河靜鋼廠排汙事件,及散布反政府言論,被當地法院以「濫用民主自由權」和「抗拒公務人員」等罪名,判處14年有期徒刑。
2017/12/11 | 李修慧
新增台化條款、台塑條款?鬆綁天然氣電廠?一次看懂《空污法》修法4大重點
有關環保跟缺電如何平衡,經濟部長沈榮津回答,「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現在大家只顧環境保護,如果燃煤也不要、燃氣也不要,「電從哪裡來?」
2017/11/29 | 李牧宜
越南青年揭露台塑污染卻遭政府判「煽動罪」入獄,台塑該負多少責任?
2016年台塑河靜鋼廠排放有毒廢水引發大量民眾示威,而22歲越南青年阮文化在27日被河靜省法院判決,以「反政府宣傳」罪名判處7年有期徒刑。
越南台塑河靜鋼廠污染事故 賠償民眾部分幾乎完成
台塑河靜鋼廠因排汙造成越南中部海洋環境受污染,遭當地政府罰款,同時要賠償民眾,目前對受損民眾的賠償金支付比率已達97.4%。
2017/09/09 | 羊正鈺
台塑旗下南電公司調薪:男生調800、女生只有650元
「「南電今年虧損嚴重,經與董事長多次艱難談判爭取,確定男生調薪800元,女生調薪650元」
2017/07/06 | 吳象元
越南環汙事故一年後 當地旅遊業已漸復甦
越南相關部門早前公布檢驗結果,指出中部海洋環境已達到安全標準,漁民捕撈作業與沿海旅遊業等活動因此熱絡起來。
2017/06/10 | Abby Huang
六輕12張生煤許可證明天就到期,反空污遊行要政府「終止雲林的悲情」
針對雲林縣政府允許六輕展延即將在明(11)日到期的12張生煤許可證,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等公民團體今日聯合發起「610反空污大遊行」,表示雲林居民長期受到PM2.5的危害,要求中央傾全力來「終結雲林的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