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專訪《帶媽媽出去玩》導演隋淑芬:高齡化社會來臨,從長照中洞察人性
伴隨出生率的降低,人口老化已經從未來趨勢加速成為當今社會中不可忽視的現象,長期照護的議題一再地被提及討論,導演便從此切入幽微的人性。
《尋找安哲羅普洛斯》:旅途的終點,在另一片海
希臘電影大師安哲羅普洛斯2012年因車禍逝世,由於當時希臘的經濟危機問題,導致救護車無法及時趕到,一代大師竟成了時局的犧牲者,所幸,還有諸多作品能追憶。
專訪《信使:返向漂流與南洋彼岸》導演林羿綺:印尼文化衝擊,探詢家的位置
導演認為自己是台灣人,在台灣出生長大,語言與生活都很台灣,但導演的奶奶認為自己是金門人,她以金門為世界中心,若再把這樣的脈絡尋得遠一些,則要追溯到印尼。
專訪《漂流廚房》導演陳惠萍:流浪後的你我她,該如何回家?
當一張陳舊黑白大頭照上,取代你所經歷的過去成為新的歷史,一句「即刻遣返,終生不得入境泰國」就抹滅你的生活軌跡,即便手持護照、即便有名有姓,你是否還是你呢?
專訪《無塵之地》導演李培㚤:鏡頭下的紀錄,更是鏡頭外的真實
《無塵之地》將鏡頭推往大排溝旁無人知曉的家庭,揭開那些社會陰影處的身影與微弱低語。
《愛在德涅斯特河畔》:一段停止成長的青春,與一個恣意妄為的夏天
《愛在德涅斯特河畔》的開場,令人想起洛伊安德森(Roy Andersson)的《瑞典愛情故事》,兩小無猜的少男少女,在明媚田園間傳情,談著青澀的戀愛,美得令人窒息。
《美麗噤聲》:二十幾位女星侃侃而談,無須美麗只需做自己
在21世紀這個我們以為平權進程已經有了一定成果的年代,在電影圈這個我們認為藝術人應有更崇高與前衛思想的場域,但是從各大獎項來看,似乎仍然不夠。
2018/10/17 | 讀者投書
宛如吞嚥殖民者毛髮:從《去殖民練習》看殖民身體的改造與反改造
來自千里達及多巴哥共和國的藝術家Nicola Awang,創作《去殖民練習》呈現其在加拿大求學時,對「融入」西方社會所產生的混淆感⋯片中那難以下嚥的髮絲,正是透過教育和文化體制入侵被殖民者的生活。
2018/10/07 | 游千慧
《少女性愛官能症》:他的人生不是被關上一扇門,而是被拆掉整個門
臺灣國際女性影展第25周年,再次放映探討身心障礙者的「性」議題的《少女性愛官能症》:18歲的智能障礙少女朵拉,在她的慾望有如初潮來臨般甦醒時,父母開始坐立難安⋯⋯
2018/10/06 | 陳睿穎
林摶秋:台語片時代的奇才導演
如果要形容林摶秋,他的親戚朋友會說是「わがまま」(我行我素),在家裡,受過日本教育的他是絕對的權威,令老婆孩子們都怕怕,但這麼一個大男人,卻拍出了那個時代極其細膩的女性身影。
2018/10/04 | 梁安琦
法國新浪潮之母:安妮華達
在安妮華達剛出道的時候,法國只有過4個女導演,而在云云新浪潮導演之中,亦只有她一個女人:當他們在崇拜、迷戀女性的美貌時,只有她一個人看到美貌背後的靈魂,看到女性的恐懼、渴望與真實。
《幽暗青春》:青春,獨坐雨過天青
導演Alexandra Latishev SALAZAR讓《幽暗青春》帶著冷調,以旁觀視角陳述,不帶有太多的情感與批判,幽幽地推開瑪莉亞的生活⋯以青春為名的徬徨不安與失望害怕,仍沉重的掉回她身上─關於家庭的戲謔、男友的冷漠以及肚子裡不被說破的秘密。
無法下戲的《女伶們》:現實比戲劇更荒謬
《女伶們》裡女人試圖言說,拒絕父權的姿態或許有些生硬,甚至愚蠢,最激烈的抵抗表現竟是齜牙咧嘴地往男性權威圖像砸雞蛋?但我們或許忽略了,但在很長的一段歷史上,甚至直至今日,女人是沒有話語權的。
打造專屬社區的非主流電影院
電影不只是被動地做為縮影反映現實,電影同時也是影響我們思維的建構力來源⋯看電影可以和地方教育、慶典祭儀、甚至與捐血助人等發生關係,正如在花蓮,社區電影放映的最佳宣傳利器不是社群媒體,而是日日走遍大街小巷的垃圾車,電影是生活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