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5/20 | TNL特稿
【TIDF 2019巡迴影展】日本導演原一男:讓腦海中的電影劇本化為真實紀錄片
被導演原一男拍攝的對象,並沒有一般紀錄片給人生硬訪談的制式表情,相反的,每一位主角激動的「演出」都充滿了戲劇張力,卻是導演巧妙安排在拍攝過程中引誘被攝者流露出的暴發力情節。或許你會質疑他的拍攝倫理,但他卻是經常被拍攝對象積極操控的導演⋯⋯
2018/08/30 | flyingV
《靈山》導演蘇弘恩專訪:回家,紀錄片躲不開的宿命
《靈山》故事非常簡單,導蘇弘恩伴隨身為獵人的外公早起,餵養牲畜、照護農地、修建房舍、和族人串門子、上診所健康檢查、在各個季節祭祀祖靈,過著年復一年的日子,時時刻刻替狩獵做準備。
【TIDF20週年】港台錄像對話1980-90s(下)
鮑藹倫的錄像作品《藍》以連續定格變成不規則形狀的色塊,用一種人為強加的節奏倒帶或前進,影片結構緊貼女歌手Meredith Monk名為〈Biography〉的抑鬱的曲子⋯影片再好不過地體現TIDF欲呈現給觀眾某種介於實驗與紀錄、電影與錄像之間的想像視野。
【TIDF20週年】港台錄像對話1980-90s(上)
儘管1980年代是香港非常政治動盪的時期,「時延藝術」在香港這個年代的勃發大家有目共睹⋯從「不只是歷史文件」錄像單元之副標題「港台錄像對話」,隱隱透露出台港兩地錄像作品的極相似之處:同樣以旁白呈現認同焦慮。
【TIDF20週年】1960年代的電影實驗
本次TIDF策劃的「想像式前衛:1960s的電影實驗」專題,作品絕大多數都觸及了創刊於1965年的《劇場》相關的人事物,作為1960年代文藝青年的交會之所⋯在這相對短暫的蓬勃電影年代,一瞬之光的耀眼傲骨終究不容被輕易抹去。
2016/05/28 | 放映週報
媒體控管、雙面外交:《新聞不死》X《伊朗全面噤聲》雙導演對談
本場對談圍繞著國內肅殺的政治氛圍與變革展開,他們同時也提及,國內情況與執政者企圖營造的國際形象不同。透過紀錄片,觀眾得以顛覆原先刻板印象,窺見一方真實。
2016/05/14 | TNL 編輯
【TIDF】菲律賓被遺忘的人群和聲音:專訪《橋下的迴聲細語》導演海克特
紀錄片鏡頭下的生活,有著諸多限制和無奈,但是將悉悉簌簌的聲音放大,將不公和非義挺上水平面,是任何一位紀錄片導演共同的理念,「我就是希望菲律賓的故事能夠被人們看見。」Hector這麼說。
2016/05/13 | 放映週報
【TIDF】《正義難伸》:證詞、重演、弒警死囚的清白
本片導演埃洛莫里斯(Errol Morris)在拍攝本片之前,他先投入了一個神秘的新工作-在紐約當私家偵探賺錢。六年後,莫里斯反而藉著他在私家偵探所觀察、學習到的新技巧,他拍出了一部引人入勝「偵探式」的紀錄片。
2016/05/12 | 王萬睿
【TIDF】台灣競賽片觀察:作者主義與紀實、劇情的邊界敘事
近年來的紀錄片風格漸漸轉向於表述特定的導演觀點,透過個人生命與社會歷史的參照,導演與觀眾一同參與了質疑和批判的視覺經驗。
【TIDF】台灣競賽導演專訪:蘇弘恩《靈山》祖父的山林、祖靈
《靈山》是蘇弘恩導演的第一部紀錄長片,身上留著太魯閣族與閩南人血液的他,穿梭在這兩種身份認同之間,讓他得以雙重視角來觀察台灣的原住民。
2016/05/09 | 共誌
【TIDF】新聞自由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新聞自由的內涵也不是
這兩部片子的主題都在談新聞,但也都不僅僅是新聞。他們在表現手法和形式上,都是這類主題中很少見的。它們敘述的事件發生地點,前者是阿爾及利亞,後者是伊朗。兩者之間其實有一些可以對照和聯繫之處,不過我們先個別談起。
【TIDF】台灣競賽導演專訪:李立劭《南國小兵》實踐三民主義、光復大陸國土
這些小兵1961年才到台灣,足足比1949年撤退來台的晚了12年。此時保密防諜的氛圍已減弱,讓他們的反共意識特別突出,但弔詭的是他們又不如1949年那群老兵正統。
【TIDF】台灣競賽導演專訪:郭亮吟、藤田修平《灣生畫家-立石鐵臣》尋人、尋畫、尋史
影片製作從構想開始接近十年,第一次拍攝是訪問立石鐵臣的妻子立石壽美女士,當時她已經90多歲。立石鐵臣本人已經過世、找尋立石鐵臣留在台灣的重要畫作也相當難。
【TIDF】台灣競賽導演專訪:黃亞歷《日曜日式散步者》風車詩社的幻夢歷史
《日曜日式散步者》把這段風車詩社的歷史重新撿回來,讓這些台灣超現實主義的先趨者,得以重新沐浴在陽光下,讓他們的故事永恆封存,如繁星輝映未知的歷史長夜。
2016/05/06 | Jesse
【藝遊時光】炎夏前哨,出門看表演兼吹涼
大地一聲雷,宣告炎夏正逐步逼進。下一週有什麼好玩的呢?如果你怕曬又怕熱,這裡提供你幾個吹冷氣的好去處。
【TIDF】台灣競賽導演專訪:林婉玉《台北抽搐》翻閱人間音樂百科黑狼黃大旺
這支片有一個意圖是,跟著黃大旺去看這個城市的邊緣。我覺得那些都呼應我的想法、他的生命狀態,像是我們要去哪裡、想講什麼,只是我沒有很直白的在片子裡說。
【TIDF】台灣競賽導演專訪:李珮毓《有一天都要說再見》道出家人不願觸碰的傷痛
《有一天都要說再見》涵蓋了導演過去10年間陸續拍攝的家庭影像,也拍下家人隨著生命歷程的推演,以及談論這話題的心態變化。以下為與李珮毓導演的訪談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