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5/23 | 傅紀鋼
緬懷詩人趙天儀:真正的民族詩人,不會只寫關於自我的詩
在台文所就讀時,碩一上的台灣文學史,就是趙天儀老師教的。他教這門課可說再適合不過。他讓我了解到,一個文學人該有的品質是什麼。而趙天儀老師給我衝擊最大的點,在於日本時代文學。
台灣文學之母鍾肇政:與賴和齊名,將整座島嶼的文學使命扛在肩上
我們不能忘記,被稱為台灣文學之母的鍾肇政之所以與賴和齊名,絕對不只是因為他們是文學藝術的創作者,更是一位組織者,是將整座島嶼的文學使命扛在肩膀上的行動家。
2020/05/18 | 鹹派
緬懷台灣文學之母鍾肇政:在本土認同高度談論的年代,世人更該回望鍾肇政的人生
如今許多人或許已不熟悉鍾肇政,但在這個本土認同被高度談論的年代,世人更該回頭看看鍾肇政與他的貢獻,絕對能對台灣文化有產生更深的認同及凝聚。
2020/05/17 | TNL 編輯
台灣客家文學大老,第一代跨越語言限制的作家鍾肇政去世
鍾肇政是創作力旺盛、產量豐富的客籍文學家,更是大河小說開山始祖,被稱為「台灣文學之母」,一生正是一部台灣文學史見證。
2019/03/30 | 精選書摘
《天亮之前的戀愛》:藏不住的早熟,王詩琅留下了1930年代的「台北城三部曲」
這些小說明顯的特色,在於呈現了台北都市生活的樣貌,角色與問題皆牢牢地與都市綁在一起,尤以〈夜雨〉、〈沒落〉、〈十字路〉幾可稱為「台北城三部曲」。後來的日語世代,雖然也留下不少都市氣息的作品,不過,對比他們筆下的東京或上海,老台北王詩琅靈敏掌握住了台北專有的風景與語氣,不可取代地留下了三○年代的台北城情調。
利玉芳專訪:現代詩的三聲道
「詩的語言是精神的一部分,發揮出來的話就會是社會的良知。」利玉芳懇切地道出對於自己的期盼與要求。語言的三聲道背後代表著差異的思維模式和文化養成,利玉芳表示其主題大多脫離不了關懷生命、剖析人性以及叩問存在的意義。
專訪黃崇凱:文學的日常微光
和作家黃崇凱天南地北聊著,從台南的交通講到地方選舉。現實總是如此令人憂心,結論總是令人沈默嘆氣。我內心的小小總結是,文學並不一定能改變世界,但透過閱讀、想像差異,似乎是尋找答案的一條路。
2018/10/06 | 精選書摘
楊富閔:繁星五號像是一則隱喻,車上靜靜坐著來不及長大的花詢
我想像花詢過世,得以參與他的喪禮的,恐怕只是他的同輩手足,也就是花甲花慧,花明花亮,他們經歷怎樣的一個童年呢?那又是一場怎樣的小喪禮?
2018/04/23 | 讀者投書
天照大神之死:房思琪引出的是怎麼樣的文學傳統及其變體?
當《今生今世》推薦列除了一定會有的張愛玲之外,還出現了《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時,我們方驚訝於此二書如今之被「市場」並置,是否諭示了兩造互文,並重新喚起近代華文文學中一個常常被刻意遺忘的、危險的幽魂。
2017/09/07 | 羊正鈺
「過去多是漢人、男性、異性戀文學史」上百位作家連署減少文言文
朱宥勳認為,「台灣國文教育最荒謬的地方,就是一個學生就算認真地唸了六年國文課,他走進書店裡面,卻幾乎一個作家都不認識。」
2017/08/30 | 讀者投書
歷史科的中國史位置已經改變,國文科猶可見許多人懷抱「中華民族主義」
文言文與白話文的爭論只是具象的呈現一個角度的意識形態架構,文言文有台灣主題;中國文學亦有白話文學,台灣文學與中國文學的爭論亦非單純二元對立可以解決。
2017/08/24 | 羊正鈺
高中國文的「文言文」太多了?否則不會那麼多補習班
向陽說,國文教學的重點,是要讓學生會寫自傳、一封求職信,和朋友在網路溝通時,能寫出一篇很有邏輯的短文,這才是國文課該教的。
2017/08/04 | 精選書摘
《反離散》:「華語語系研究」對台灣文學研究有哪些可能意義?
台灣的創造權不局限於知識分子或政治代表手上,而是在所有人的手上。「台灣性」的邊界,因此是所有台灣多元文化的極限,而這些多元文化的展演,我們一方面需要循著歷史去了解它的過去,一方面需要接受且期待它所有可能的、開放的未來。
2017/07/24 | 林阿炮
【文評三四五】1981感覺:當我們談論《文藝春秋》,我們談些什麼?
這種「幻想文學史」或「新寫作家史」的「意義」相當顯眼,《文藝春秋》在未來都很可能成為大學課堂上,探討文學真實與虛構的經典教材。但除此之外,在幾個篇章的閱讀中,我發現截走我目光的還有濃厚的「1981感覺」。
2017/06/14 | 讀者投書
花甲男孩轉大人:台語教學的困境
說實在的,我們這個年紀受過一般義務教育,一直到大學畢業,華語已經成為多數人現實上的母語,台語、客語、原住民語等,其他語言成為精神上的母語,只是我們不願意面對這個事實。
2017/01/11 | 游勝冠
【文評三四五】師者若無誤,學子又何如?我看「自自冉冉」爭論
老師們不都教我們在論文發表的學術論辯中,誠實為上策?真是自己的學術判斷出了問題,就承認自己的錯誤,謝謝對方的指正,回去後再改正就好?找了那麼多似是而非的理由,真理真的能越辯越明嗎?
2016/12/31 | 楊之瑜
總統府賀歲春聯疑出錯再舉證,華文教授:還是錯
總統府原本想要藉著引用台灣新文學之父賴和的詩作,藉以彰顯台灣文學地位,沒想到卻接連遭到多位華文文學學者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