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獼猴

臺灣獼猴(學名:Macaca cyclopis),臺語也稱烏肢猴(Oo-ki-kâu)
,是舊世界猴獼猴屬的的物種,分布於臺灣本島及澎湖,為常見的臺灣特有種,也是島上除智人外唯一的原生靈長類動物,與亞洲南部的普通獼猴以及日本的日本獼猴有近親關係。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12/22 | 精選轉載

壽山動物園的野生獼猴太多是誰的問題?廠商、攤商、遊客的教育誰該做?

若教育是動物園存在的目的之一,那麼動物園應該要有教育遊客的體認。此次開園試營運宣傳的過程中,從市長、園方、協助宣傳的部落客到每天排滿滿的新聞稿,大部分都在行銷園區改建的設施,還有新增了什麼動物,對於一直以來園區內野生獼猴卻鮮少提及。

2022/01/30 | TNL 編輯

壽山台灣獼猴生活壓力太大成「白猴」,人類不當餵食影響生態

壽山獼猴密度太高,平均每平方公里約有200多隻,與一般野外個體,如中央山脈,每平方公里僅10至20隻的密度相比,壽山獼猴的生活緊迫程度太高了。

2021/07/03 | 環境資訊中心

疫情休園少了人潮,嘉義阿里山、新北滿月圓成為野生動物的休憩天堂

阿里山國家森林遊樂區休園一個月期間,常能看見動物們休養生息的活動,像是成群的台灣獼猴家族在草原上休憩、鳥類自在的覓食,還有帝雉優游自在的在小笠原觀景台附近漫步,享受無人好時光。

2021/03/16 | 關懷生命協會

你沒想過的野生動物鄰居:對台灣獼猴了解多一些,衝突就能少一些

「台灣獼猴跟我們除了長得像之外,也都會感受快樂與痛苦,如果人類自認為是萬物之靈,更應該想出人與動物怎樣和平相處的方法。」沈怡帆認為,與其他動物相比(例如同樣花色品種的狗、貓、梅花鹿等),其實獼猴更容易區分。

2021/02/12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外表可愛討喜的梅花鹿,為何在恆春半島卻成了農民的噩夢?

梅花鹿外表討喜,是許多人喜歡的動物。但只要少少幾隻梅花鹿,一夜之間就可以吃光整片黑豆田。除了造成農損之外,特定區域的族群數量過多,也危害到珍貴的生態系。另外台灣原生種的代表台灣獼猴,也是令農民頭痛的動物。

2020/07/03 | 讀者投書

從被炸死的懷孕母象,到捕獸鋏下的獼猴母子,農損與動保之間如何平衡?

隨著人類活動環境的擴張,與獼猴的棲地將產生重疊,如何達成人猴和平共處,是人類與野生動物重要的課題。

2019/06/28 | 關懷生命協會

台灣獼猴大家談(下):「民眾最反感的野生動物」,移除保育就能一勞永逸嗎?

在移除保育前虐殺、毒殺、獵捕、私養各種問題就層出不窮,在民眾對於獼猴的科普知識又不足的情況下,獼猴移除保育後的衍生問題、配套措施,林務局真的想好了嗎?

2019/06/27 | 關懷生命協會

台灣獼猴大家談(上):解決人猴衝突,關鍵在於「危害防治」是否徹底執行

人猴衝突需要解決,但是如何解決才是關鍵。很多人聽到獼猴降級,紛紛叫好,但事實上「降級」這個動作理應是基於野生動物族群評估所做的決定,而不是基於農損的嚴重性。

2018/06/26 | 李秉芳

除了台灣獼猴,還有誰也被踢出「保育類」野生動物?

獼猴從保育類被降級為一般類野生動物,還是受到野保法規範,除非基於公共安全、危害農作物等原因,不可任意騷擾、虐待及獵捕。

2018/03/18 | 李修慧

要解決獼猴入侵果園問題,除了「用槍」還有什麼其他方法?

《野保法》21條規定,對於危害農作物的保育類動物可以獵捕或宰殺,恆春警方提醒農民開槍驅趕時,務必同步錄影留下紀錄,向主管機關農業處核備,以免衍生適法性的爭議。

2018/01/25 | 關懷生命協會

現代版「防蕃鐵條網」?從農民架設電網防「猴害」,反思人與自然關係

人類歷史上,野心的外來者,因著民族之間的差異,總是本位思考的歧視原住他者;同樣的,人類外來者,因為物種之間的差異,或多或少因著本位思考,歧視其他物種,進而自認得以利用其他物種,逞其殘害、凌虐等等的掠奪行為。

2018/01/08 | 環境資訊中心

人獸衝突不僅在山區,台北人更要學習與野生動物和平相處

一般人常以為人與野生動物的衝突只會發生在鄉野之間,但其實台北市區也有藍鵲,甚至是台灣獼猴出沒,都市人也應該學習與野生動物互動的方式,才能讓人類和野生動物一起共存。

2017/08/02 | 精選轉載

【圖輯】猴子、松鼠好可愛,但為什麼不能餵食野生動物?

山上動物餓了跟你要食物,能不能餵食牠?你不知道的山林生態危機,問題就出在你的觀念上。

2016/10/15 | 台灣動物新聞網

山羌、台灣獼猴數量很多卻是保育類?從原住民狩獵爭議看《野保法》的不足

相較於一修再修、日益嚴苛的《動物保護法》,野保法似乎缺少了全民的關注,當現在已經有許多如:台灣黑熊、石虎、歐亞水獺等動物傳出滅絕的警訊時,我們的野保法是否也應該要與時俱進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