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語

臺灣話(臺灣話:臺灣話,白話字:Tâi-oân-ōe,臺羅:Tâi-uân-uē,方音符號:ㄉㄞ㇒ ㄨㄢ㇒ ㄨㆤ˫ᐳ),通稱臺語(臺灣話:臺語,白話字:Tâi-gí,臺羅:Tâi-gí/gú/gír),又稱臺灣閩南語,是指在臺灣群島及澎湖群島通行的閩南語,屬於閩南語泉漳片,主流腔調與中國福建省之廈門話(島內腔、海滄腔)、泉州話和漳州話(龍海腔)相近,並受日語、原住民語影響甚多。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7/15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專訪】芥川獎首位台灣得主李琴峰:獲獎是理所當然的,我在自己的作品中放進了全力

有評審認為《彼岸花盛開之島》有些用字遣詞不夠細緻,但內容融入多種語言做安排,凸顯日語是在變化的,因此這部作品得芥川獎對日本文學的意義很大。李琴峰對此表示,這是她自己創造出來的,這種的小說她未曾讀過,但很想實驗。

2021/05/29 | 精選轉載

語言學家何萬順:你我日常說的「國語」,其實從未在台灣真正實現過

大多數臺灣人應該都以為,自己口中的語言是國民政府帶來的「國語」。但實際上,所謂「國語」從未在這座島上真正實現過。這套以北京話為範本所制定的官方標準語,並非誰的母語,更不是一群人在長期互動下形成的自然語言.....

2021/03/09 | 方格子vocus

【音樂】歌/詩中的白色恐怖:珂拉琪〈萬千花蕊慈母悲哀〉與客家女詩人杜潘芳格〈平安戲〉

白色恐怖造成的各種「後遺症」,在小說中以空缺呈現,屬於詩/歌的〈平安戲〉與〈萬千花蕊慈母悲哀〉,也同樣只能以隱晦、間接的手法觸及白色恐怖的種種事蹟。

2021/01/27 | TNL 編輯

Siri也要學台語?蘋果在日本開職缺,要找會說英、台語的「台灣工程師」

蘋果欽點,這位「AI / ML」語言工程師,除了能說一口流利的台語(Taiwanese)以外,同時也必須能夠在英文環境中工作,以及有軟體工程知識。

2020/12/05 | 《思想坦克》

疫情之下美中電影進不來,從《孤味》看出什麼是「越在地越國際」

就算不完美甚至不夠好,我們總算有了第一步。總算開始了過去我們覺得「土」覺得不夠國際潮流的阿婆演員,可以拿下金馬獎雙后的真正越在地越國際的時代了。慢慢的,我們會越作越好。慢慢的,我們會擁有我們自己的特色和優勢。

2020/11/03 | 留德趣談

中文不如外國人該羞恥?如何看待本地語言

在華人社會,常常有論調說本地人的本地語言不及外地人,是件羞恥的事。然而,語言能力其實和膚色無關。

2020/10/17 | every little d

給傳統市場菜鳥的六個買菜攻略:讓我們從「買一顆蒜頭」開始練習

在傳統市場買菜的訣竅,說穿了就是與人接觸的技巧。我喜歡週末起個大早,在氣溫還沒到難以忍受的時刻,拉著袋子逛市場,「今天什麼菜比較好吃?」「竹筍一斤怎麼賣?」用笑容滿面的熱切招呼開啟一天。

2020/05/27 | 讀者投書

學台語不如學英語?澄清三點社會大眾對「台語復興」常見的質疑

台灣社會大眾中有部分對台語復興運動多半抱著質疑的態度,而這樣的態度會導致台灣人對於推行這項本土語言運動的不團結,也是現今台語發展困境的主要因素之一,但只要能互相理性溝通,合理的消除質疑,就能逐漸獲得社會大眾的支持和了解。

2020/05/26 | 芬多經

浪子此行一去不回頭,天生演員吳朋奉的最終謝幕

吳朋奉曾表示,對他來說,生活一定要像玩樂一樣,要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對於上下班刷卡的日子感到痛苦無比,渾身不對勁,因此打死也不想成為上班族。「這個社會如果需要演員,就會需要我,我可以一直演到死。我好快樂,可以面對來看我表演的觀眾,他們抱著歡喜的心情來,這就是我最大的歡喜。」

2020/05/26 | TNL 編輯

「看你緣投啦」MV角色深植人心,三金影帝吳朋奉驟逝,享年55歲

吳朋奉在螢光幕前的台語角色形象深植人心,但他其實是個外省人,小時候的他一聽見從沒聽過的台語,馬上著迷於台語的聲調,進一步主動了解詞意和正確發音,反覆學習,他說:「我是被它的藝術性吸引,而再產生認同,那種認同是很自然的,不是意識形態上的。」

2020/04/11 | 讀者投書

阿華師的出現讓我思考:推廣母語只能採取競爭、救亡思維嗎?

語言一定是「競爭型」的嗎?閩南語的確在現今受到壓迫,是弱勢的語言。不過筆者認為能從「共善型」的方式,重新理解語言的共存和推廣。

2020/01/09 | 《思想坦克》

真要問台語的「輾轉」,陳柏惟和謝龍介其實都輸給王炳忠

台灣老一輩的知識階層,不管是哪個族群大多具備兩種以上本土語言的能力,轉眼到21世紀,倡言自由多元,標榜台灣意識的青年從政人員,卻幾乎都無法用台灣各的在地語言,來談政治社會文化教育的各項議題。

2019/12/03 | 《思想坦克》

反送中的廣東話,太陽花的弱母語

社區的語言浸潤,除了日常對話,公開演講是重要養分,對比香港反送中用廣東話在街頭與講台朗朗開講,台灣的選舉場合雖然總會落幾句台語增強感染性與親切性,不過一離開政治與商業場合,台語的演講就顯弱了。

2019/10/19 | 精選書摘

《激骨話:台灣歇後語》:古典台語的腦筋急轉彎,各種「火燒」

台語的歇後語,稱為「激骨話」(kik-kut-uē),就是標新立異,故意講與人不同的俏皮話;或稱「孽譎仔話」(gia̍t-khiat-á-uē)、「孽畜仔話」(gia̍t-thiok-á-uē)、「孽仔話」」(gia̍t-á-uē),指戲謔、不正經的話。

2019/10/07 | 李秉芳

【專訪】3Q陳柏惟:如果「芒果乾」是假議題,看了香港「一國兩制」為何會怕?

陳柏惟直言,選他就代表改變和翻轉。他去掃菜市場,就有地方的阿嬤說,如果這次他又沒當選,以後她孫子恐怕還要繼續投給顏清標的孫子。

2019/09/15 | 《思想坦克》

主機板、蕭邦、核心肌力,這些外來新詞的台語怎麼說?

台語名詞的創造,簡單來說可分為漢字直譯、音譯、意譯、混合翻譯等方式,但遇到混和其他國語言文字的語句時可能又會變更複雜,這時候,就交給台語委員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