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9 | 精選書摘
《激骨話:台灣歇後語》:古典台語的腦筋急轉彎,各種「火燒」
台語的歇後語,稱為「激骨話」(kik-kut-uē),就是標新立異,故意講與人不同的俏皮話;或稱「孽譎仔話」(gia̍t-khiat-á-uē)、「孽畜仔話」(gia̍t-thiok-á-uē)、「孽仔話」」(gia̍t-á-uē),指戲謔、不正經的話。
2019/10/07 | 李秉芳
【專訪】3Q陳柏惟:如果「芒果乾」是假議題,看了香港「一國兩制」為何會怕?
陳柏惟直言,選他就代表改變和翻轉。他去掃菜市場,就有地方的阿嬤說,如果這次他又沒當選,以後她孫子恐怕還要繼續投給顏清標的孫子。
主機板、蕭邦、核心肌力,這些外來新詞的台語怎麼說?
台語名詞的創造,簡單來說可分為漢字直譯、音譯、意譯、混合翻譯等方式,但遇到混和其他國語言文字的語句時可能又會變更複雜,這時候,就交給台語委員會吧!
2019/06/17 | 張耶斯
與其建立「母語」這個神壇,不如把語言當作「工具」來推廣
學語言的「目的」是什麼?能帶來什麼「效益」?如果你需要到中南部經商,勢必要熟練你的閩南語能力,否則不如充實對自己有用的其它語言,而非只因為是「母語」,就硬要學它。
講廣東話要罰抄,然後呢?
消滅方言,以至於消滅文化,正是殖民政府其中一招「殺手鑭」,或許我們可以稍為借鏡一下台灣國民政府的台語政策,預測廣東話的處境。
2019/01/31 | 林艾德
任天堂將繁中標為Taiwanese,代表台語文化被羞辱到連名字都留不住
像這樣把華語跟繁中翻譯成Taiwanese不但不是台獨,而是正好相反,代表著曾是島上最大宗、經歷日本殖民仍然強健的台語文化,在中國政府來了之後不但日漸式微,現在還被羞辱到連名字都留不住。
2019/01/31 | 林艾德
任天堂將繁中標為Taiwanese,代表的是台語文化被羞辱到連名字都留不住
像這樣把華語跟繁中翻譯成Taiwanese不但不是台獨,而是正好相反,代表著曾是島上最大宗、經歷日本殖民仍然強健的台語文化,在中國政府來了之後不但日漸式微,現在還被羞辱到連名字都留不住。
2018/10/04 | 讀者投書
母語若被學校教育拒於門外,台灣的多元價值如何傳給下一代?
母語若是被學校教育拒於門外,而社會又早已是功利實用導向,那文化導向的價值又應該從哪邊教導孩童,父母不談,學校不教,社會不提,台灣的民主多元價值實在很難傳給下一代。
2018/09/13 | 精選書摘
《看看板》:選舉看板的台語口號,是與選民搏感情的妙方
選舉khan-páng設置的目的是要打動人心、使人感動,或者是對選民宣揚「咱是家己人」(lán sī ka-kī-lâng),產生認同的效果。語言在這方面的效力是有理論根據的。
2018/06/25 | 精選轉載
對國語宣戰:金曲獎國語專輯是「最」重要的獎項?
林生祥在2007年拒領以語言分類的獎項,已經提醒當時的新聞局應審慎思考,且當以音樂類型作為獎項分類原則。從音樂角度來看這是十分正確的主張,不同樂種之間的差異實在太大,若要以同一種語言為基準去評斷不同樂種的作品,實在強人所難。
2018/06/23 | 精選書摘
要是蔣介石打敗了毛澤東,台灣人就不會說什麼中文了吧?
如果蔣介石打敗了毛澤東,那麼台灣人的母語說不定就不是中國話了。這真是讓人頭暈目眩。我從來沒想過這種事。台灣人們——媽媽、玲玲的爸爸——的「母語」,竟然有可能不是中國話啊!
【影片】這些台語在泰國請小心使用:五個泰人聽到會爆笑的海鮮名字
這一次,哲哲要帶波波去找五種台灣常見海鮮,這些海鮮用台語發音準會讓泰國人爆笑:這些盤中餐怎麼都有著讓人害羞的名字?
北京腔國語以外的台灣:身為外省第三代的國家認同
每個人身上都有一個國家認同的歷程,無論你是本省人、外省人、客家人、台灣人、原住民、新住民,或是那些生下來就以台灣稱呼自己的世代,我們能夠從頭說出一遍自己的國家認同如何走到此,我想那都是屬於這塊土地上重要的故事。
2018/02/25 | 林艾德
在孟加拉大學生為母語殉道那年,中華民國加強國語教育嚴禁方言
根據台灣社會變遷調查,1990後出生的世代只剩下不到20%願意繼續跟孩子說母語。你的母語早已病危,在我們有限的生命裡就可以預見他們的消失,而你,是否願意為了讓你的母語活下去而開口說話呢?
2018/01/19 | 林艾德
學好台文,不要再幫助殖民者歧視自己的母語
如果真的沒有惡意,那就一起學母語。就算你喜歡漢字,那也可以把「毋通」跟「糞埽」打對,這就是最基本的尊重。讓我們一起破除中華民國為了獨尊華語而撒的謊,不要再因為自己的無意或無知而成為歧視者。
2018/01/12 | 羊正鈺
「刺蔣案」48年後鄭自才寫回憶錄:如果當年沒有開那一槍
1970年4月24日在紐約發生的刺蔣案,引起國際高度關注,事件距今48年,當今多數台灣人已對這起事件感到陌生。事件策劃者之一鄭自才的人生如今也步入晚年,把重心放在設計、繪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