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26 | 精選轉載
精神科醫師:當患者從精神症狀走出來以後,等著他的是什麼?
我們要想想,把幻聽、妄想這些精神症狀拿掉以後,這個人還剩下甚麼?我們能補給他甚麼?當思覺失調者從精神症狀走出來以後,等著他的是什麼?是更深刻的挫敗與社會孤立,還是其他?
王婉諭委員將「概念」與「制度」的社會安全網混為一談,這些觀念是錯誤的
近幾年政府社安網政策的調整,加上民間機構累積的經驗,台灣社會對精障者提供的社會支持逐漸增加,但並不是無上限。大眾往往誤以為社工與社安網包山包海,把問題丟給社福機構就可以解決一切,這種過度期待需要修正。
2020/05/07 | 劉威良
如果思覺失調症患者殺人有罪,更該嚴厲咎責的是漠視公共安全的台北市府
犯罪者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只是如果不正視此病的實質問題、不去了解病患,不使他和社會建立信任感,社會只追究結果,喊打喊殺非常容易,甚至槍決也不過是一顆子彈的問題。
身為一名領有身心障礙證明的法界逃兵,我想針對台鐵殺警案說幾句話
為什麼會有十九條的存在?因為法律要求人對自己的言行舉止「負責」。而要求你必須負責的前提是:你「知道」自己在幹嘛,還有你能「控制」自己在幹嘛。
2019/07/05 | 讀者投書
台鐵殺警案:「公平世界」的信念被摧毀,我們該如何復原?
也許,那就是他留給我們的意義。也許不一定是對著有著精神疾患的人,而是對著所有的親朋好友,甚至是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去看見每個人背後藏著的痛苦與努力,然後去傾聽去理解。
2019/07/05 | 精選轉載
第一線緊急救護:公共場所遇到攻擊事件,救人一命謹記這六件事
當面對到類似火車上有旅客持刀行刺的事件時,我們一般民眾到底可以做什麼?「學急救」我想是更重要更值得探討的議題!接下來我就以第一線緊急救護的經驗,分享遇到攻擊事件,第一時間一般民眾可以做些什麼應變?好拯救無辜生命。
2019/07/04 | 羊正鈺
24歲鐵路警察遭乘客刺傷殉職,除了人力不足還有什麼問題?
有鐵路警察吐露「鐵警人力不足已長達13年」,護車大隊員額全國只剩下20人左右,各鐵路分局也只剩下1個偵查隊4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