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3/10 | Leo Chang
現在的中共政權,就是一個巨大的史丹佛監獄
一個三歲的中國小孩,不太可能選擇欺負台灣小孩;一個成熟的中國人,也不太可能一見到台灣人就要求臣服,是什麼,讓人從善跨過線到了惡?我後來從社會心理學領域得到了解釋,而美軍在伊拉克的虐囚案件可以是我們瞭解中國打壓的切入點。
2016/11/12 | 珮姬
從《沉默》到《熔爐》:台、韓兩地的特教學校性侵案告訴了我們什麼?
身障者限於溝通困難,很多時候,連在自己的家庭裡都是失聲的存在,更遑論身處社會中。而建構一個所有人都可以生活、也能夠發聲的環境,既是愛的展現,也是你我的責任。
黑夜不曾離去:323行政院流血事件兩週年的心理學分析
警察們身處在同是穿著制服、摘掉編號的群體裡,個人會覺得行動的責任被群體稀釋掉,因而更加用力地、盡情地揮舞著手中的警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