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8/04 | 精選書摘
《反離散》:「華語語系研究」對台灣文學研究有哪些可能意義?
台灣的創造權不局限於知識分子或政治代表手上,而是在所有人的手上。「台灣性」的邊界,因此是所有台灣多元文化的極限,而這些多元文化的展演,我們一方面需要循著歷史去了解它的過去,一方面需要接受且期待它所有可能的、開放的未來。
出了台灣,台灣研究還有未來嗎?
許多我們在臺灣以為理所當然、習以為常的現象,一旦放進國際的脈絡下,可能就有了不同的意義。也是因為如此,如何藉由比較,把臺灣放進不同的框架中,打開臺灣研究的可能性,是過去幾年北美臺灣研究學會會議中一而再再而三出現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