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04 | 李修慧
史匹柏認為《羅馬》該領艾美獎,但不該搶奧斯卡:Netflix與傳統影業的戰爭
知名導演史蒂芬・史匹柏對於Netflix所發行的《羅馬》有意見,這其實也彰顯出數位科技對傳統產業既有模式帶來的重大「破壞」,於此同時也為較缺乏資源的後進者帶來了新的機會。
2019/01/26 | 精選書摘
《第三道門》:用「史匹柏公式」才能找到史蒂芬史匹柏
唯一的安慰,是知道史匹柏或許也曾和現在的我一樣,有過類似的經驗。畢竟我現在正試著要這麼做:以史匹柏之道還治史匹柏之身。
2018/08/30 | 傅紀鋼
《一級玩家》:再度凸顯史匹柏缺乏藝術深度的窘境
史蒂芬・史匹柏早就是影史大師,而他的電影向來被認為是老少咸宜、娛樂度極高的經典,尤其是印第安納瓊斯系列。但他最為人所詬病的,也就是電影無深度可言。從科技到冒險奇幻,所有可深度探討人性與哲學議題的部分,均付之闕如。
2018/06/12 | 影迷大宅門
續作會找到出路:《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
巨大腕龍抬起上半身的最後剪影,就是牠在25年前的《侏羅紀公園》中,率先震撼所有觀眾的姿態⋯以恐龍觸動觀眾情感確實是這一集的走向,隨著這經典身影的退場,《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也總算告別了上一代,開始走出自己的方向。
2018/04/23 | 放映週報
《郵報:密戰》:報業的懷舊或科幻
電影這部敘事機器和報紙有何共通處呢?裝箱、運送資訊,不只是關於奔跑的身體或輸送帶,也關於技術。細看印刷廠那些鏡頭,會發現一部有趣程度不輸給攝影機的機器: 1884年的鑄造排字機(Linotype machine)
2018/04/06 | 王陽翎
史匹柏之野望:《一級玩家》突破《黑鏡》的科技悲情
引來好評如潮的電影《 一級玩家》,除了令人緬懷、重溫那些經典的遊戲與電影角色,在科技的世界觀方面,作者嘗試分享一些點滴。
2018/03/17 | 精選書摘
《一級玩家》:2045年糟糕透頂,只有在「綠洲」我感覺自己還活著
「在我死之前,」安納瑞克說,聲音變得更低沉,「我創造了我的程式彩蛋,並把它藏在我最受歡迎的電玩世界『綠洲』裡的某處。第一個找到程式彩蛋的人就能繼承我的所有遺產。」
2018/03/03 | 肥內
史匹柏嚴選──融合爵士即興基調的《郵報:密戰》
這一屆奧斯卡終將因為沒有讓史蒂芬史匹柏入圍最佳導演獎而蒙羞⋯這三幕劇的每一幕的提問形成了一個清晰的系統:凱薩琳如何把家族事業帶到更高的層級?所以片中重要的決定,基本上都是出現在凱薩琳家而非報社,但在影片最末,是新聞業大獲全勝之後,凱薩琳與班在從排版室走出來,在巨型的報紙輸送帶為背景,兩人渺小的身影走向一片光明⋯
2017/11/24 | 葉郎
【電影冷知識】《搶救雷恩大兵》:搶救一個毒癮演員
這個故事仍未結束,奇蹟生還與否仍在未定之天。直至目前為止,湯姆塞茲摩爾仍在反覆戒除、成癮的循環中。
2017/09/24 | 銀幕之外
【電影小常識】一個「長鏡頭」,各自表述
其實一個「長鏡頭」有三個解釋,完全出自於英文的lens、shot、take都可以被翻為中文的「鏡頭」所導致,也陰錯陽差地,成為了一個美麗的錯誤。
2017/08/30 | Outside
在成為電影壞蛋之前,鯊魚是不同民族膜拜的對象
在美國,平均每年約一人因鯊魚攻擊遇害,但人類每年就捕殺逾100萬頭鯊魚。
2017/08/23 | 葉郎
【電影冷知識】《鬼哭神號》案外案:真正的導演究竟是誰?
1982年那部令人惡夢連連的恐怖片《鬼哭神號》(Poltergeist)導演到底是誰?在當事人口徑一致否認了三十多年後,《安娜貝爾》的導演約翰李昂尼提突然又放了個砲。
2017/06/25 | 葉郎
【恐怖好聲音】《陰陽魔界》配樂:〈兩萬呎驚魂〉的恐怖妄想
這首〈Nightmare at 20,000 Feet〉用不同速度變化的小提琴來呈現男主角約翰李斯高(John Lithgow)腦中的不同程度的扭曲和驚慌,再用低音鋼琴聲累積壓力,直至越過理智線徹底崩潰。若不是電影本身沉了,李斯高跟高史密斯的精彩演出都值得來座奧斯卡。
2016/06/20 | 葉郎
【電影冷知識】音樂是一種外星人的語言?
卡爾薩根在自己的筆記中留下史詩級的猜想:「從原子、星球到銀河的層級上,都被觀測到各種諧振和共鳴現象。也許這種更大尺度的音樂,其實是給某些更大尺度的聽眾聆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