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8/31 | 讀者投書
杜絕「恐龍法官」的司法改革,為何拿年輕司法官開刀?
如果改革的問題被假設為「司法的僵化」,改革的手段卻先從比較靈活、比較未受馴化的新鮮人開始,這究竟是改革,還是整人?
2018/04/17 | 李修慧
高等法院抱怨她「開庭都不來」,小燈泡媽媽為何不願出庭?
16日小燈泡案件召開延押庭,但小燈泡媽媽說,她看到新聞才知道審理進度,重話批評司法改革如果沒有尊重被害人,「講再多都是屁」。
2017/12/01 | 李修慧
年滿23歲就可以當「國民法官」,到底是陪審辦案還是找人民背書?
一名不願具名的檢察官則說,國民法官依據他們的社會經驗、社會觀感審理案件,倘若碰上「反感」案件,刑度可能會下的比一般法官來的重。
2017/03/07 | TNL 編輯
大法官可再審「法院已判個案」是否違憲,立委憂心成「第四審」
未來大法官將就法院已作裁判的個案,對是否違憲進行審查。未來人民若打官司三審敗訴後,可望有「多一審」的救濟。
2015/09/09 | 劉繼蔚
那些當事人教我的事:徐自強案20年了,這樣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
二十年了,不斷不斷地證明自己無罪;二十年了。徐自強案不是一個冤案的典型,這個案子裡對被告有利的證據不勝枚舉,可是法院一再、一再地把證明自己無罪的責任,放到被告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