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4 | 李修慧
「我的作用到此為止」:南韓法務部長曹國,為何在提出「檢調改革」同日下台?
南韓新任法務部長曹國被視為推動檢調改革的重要推手,但就任以來他的家族醜聞甚囂塵上,曹國於今(14)日發表檢調改革方案後2小時宣布請辭,震驚外界。
2019/06/18 | 讀者投書
所謂「司法獨立」,不是「禁止外部成員監督司法」的意思
細看憲法架構,想以司法獨立為由來阻擋無法官資格之人對司法的監督,其實是一個很奇怪的想法,近來修法倡議,其實只是把《法官法》立法時暗渡陳倉刻意複雜化的程序改正而已。
2019/05/09 | 讀者投書
一次「校外教學」探望死囚,衝擊了我長久以來對司法的信任
司法並不該是高懸在上的聖物,它雖不完美,但人民卻能親手觸及,用自己的力量做出行動來改變,這是一位死囚所教給我的。
2019/03/01 | 讀者投書
立委對「稅務獎勵金」的認知,若不是欠缺常識就是藐視法律
而台灣稅務這種野蠻遊戲,則源自查稅獎金及課稅配額制度。為此,立法院14年前就透過跨黨團的上百位立委提案廢除查稅獎金分紅制,但沒想到之後查稅獎金竟附身在既有的稅務獎勵金作業要點,改用預算編列方式來分獎金。
2018/12/29 | Abby Huang
「同婚」並沒有在「拖延」,蔡英文年末喊話:民進黨真的很盡力
對於年輕人2016年力挺,現在卻對她感到失望,蔡英文說有些事情確實是需要一些時間,當然也有做不到的地方。
2018/11/09 | 李秉芳
號稱「最有感的司法改革」,等了20年《勞動事件法》三讀改了什麼?
根據司法院統計,近3年三級法院共終結1萬餘件的勞資爭議案,一旦案件進入高院,每案平均終結天數至少200天,凸顯現行勞資訴訟程序對勞資雙方均造成巨大困擾。
如何讓不懂法律的「國民法官」也能有效參與判案?
讓國民成為法官,與職業法官一同審訊判案,目的在豐富法院判斷的視角與內涵,讓更多元的觀點進入法庭。但若要讓制度發揮作用,必須讓國民法官具備一定的知識基礎,讓他們能問對問題,切中案件要點,針對核心進行判斷。那這些教育該如何進行?
2018/08/31 | 讀者投書
杜絕「恐龍法官」的司法改革,為何拿年輕司法官開刀?
如果改革的問題被假設為「司法的僵化」,改革的手段卻先從比較靈活、比較未受馴化的新鮮人開始,這究竟是改革,還是整人?
接到國民法官通知的注意事項:權利、義務、何時能夠拒絕?
如果有一天,我們打開信箱看到一張「候選國民法官」通知書,後續應該要做什麼呢?國民法官的權利、義務和注意事項又是什麼?而在哪些情況下,我們有拒絕擔任國民法官的權利?
17個Q&A瞭解司法改革「人事權」的重要性
司法是無法完全獨立,它是政治和社會體制一部份,除了廣泛參考國際的制度之外,我們必須記住這個問題,絕不是靠高喊「增加民主可問責性」或是「維護司法獨立」就可以解決的。
亂請律師只想「二審再拚」,司法改革後會讓你哀哀叫
刑事訴訟金字塔改革之後。將來當你一審不請律師或者是請了兩光律師,一審判決後才開始緊張,二審換人重來可能要付出更大的成本,甚至是愛莫能助。
國民法官制度:國民參與審判之源起與流變
被當作國民法官制度參考基底的日、韓兩國國民參與刑事審判制度,在其國內試行後,個別有什麼樣的狀況?本文將從司法官體系的僵化開始談起,試著一一回答上述問題,期望能有助於大家更了解這個制度的源起與流變。
2018/05/06 | 讀者投書
請先回答這些問題,再告訴我是否支持「陪審團制」
如果直接引進美國制度而沒有配套措施,那麼變成陪審員在事實的認定上,不只是認定「有或沒有」,甚至要懂三階層犯罪理論,最基礎的就是是否該當構成要件,而那可不是看法條的文義就可以知道的。
2018/04/18 | 精選轉載
【插畫】熱愛包青天和殺人償命的鍵盤法官
著全民陪審團制在台灣的推行,離開教室的我們也不可以就此退選公民課,應該持續增進自己的公民素養。
2018/04/17 | 李修慧
高等法院抱怨她「開庭都不來」,小燈泡媽媽為何不願出庭?
16日小燈泡案件召開延押庭,但小燈泡媽媽說,她看到新聞才知道審理進度,重話批評司法改革如果沒有尊重被害人,「講再多都是屁」。
2018/01/26 | Giloo紀實影音
《不排除判決書》——蒙冤者溫柔卻堅定的抵抗
司法羅織陳龍綺,靠的可不是先前諸多案例最為人詬病的不正詢問、刑求逼供,相反的,卻是近二、三十年來備受看重、甚至被認為「最可靠罪犯辨識技術」的DNA鑑定――連DNA也會出錯嗎?
陪審團場景將成真?「國民法官」成司法改革關鍵一環
經過國會全面改選及總統直選,台灣人的立法權和行政權已經完成民主轉型,政府目前推動的司法改革中,還沒完全達成共識的「國民法官」就是扭轉民眾對司法信任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