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1/04/28 | 精選書摘

翁岳生《憶往述懷》:坦白說,檢察官與法官的距離越近,對於人民的權利越沒有保障

翁岳生,台灣司法史上最年輕、任職也最長的大法官,三十五年的司法生涯,長期參與釋憲工作,見證了台灣憲政發展與民主轉型的關鍵時刻。這本書記述了他的學思歷程和生活體驗,呈現命運滌盪下的個人際遇,反映出時代變遷中的人物與事件。

2021/04/15 | 劉威良

波蘭走過轉型正義最後一哩路,但台灣的《除垢法》何時會通過?

身為一個主權雖有,但國家定位不明的台灣人,對於波蘭的命運,只覺得極其悲慘,心想波蘭的過去式,很有可能也會是台灣的未來式,因為我們都是在列強夾縫中求生存的人民。

2021/03/05 | 區家麟

【初選案】保釋聆訊報導的「無奈空白」

矚目而史無前例的「47人串謀顛覆案」,為何絕大部分傳媒都未有談及保釋申請細節?例如據報不少被告陳詞前後聲淚俱下,又傳出有人退黨、結束某些網絡平台的消息,但申請保釋的理由、承諾、陳詞的細節,統統欠奉,記者基本上不能報道。

2020/08/01 | 黃靖芸律師

不想擔任可以拒絕嗎?快速認識「國民法官法」會為你帶來哪些影響

《國民法官法》2023年開始實施後,一般民眾也能和法官們一起討論案件做判決,誰可以擔任「國民法官」、需要做些什麼事、能不能拒絕,又有哪些重點值得我們關注呢?

2020/07/20 | 李秉芳

陪審、參審各黨團協商無共識,立法院展開「國民法官法」表決大戰

民團認為執政黨執意推動參審制,國民法官將被職業法官的意見左右,影響判決;民進黨團則認為,民團引進陪審制的主張變革過大、風險也較高。

2020/07/13 | 林宜萱

首輪投票曾出現「投票率0%」的幽靈投票日:波蘭總統杜達擊敗華沙市長、險勝2%成功連任

波蘭昨舉行總統大選決選,現任總統杜達驚險擊敗華沙市長佐薩斯科斯基。杜達帶領的政府近年進行司法改革,引發歐盟質疑侵害司法權;杜達成功連任,讓波蘭更可能加強保守路線,持續捍衛民族主義與「傳統價值」,卻與歐盟漸行漸遠。

2020/07/06 | 李秉芳

陪審、參審吵什麼?5個QA看懂「人民參與審判」的司改爭議

陪審主要是由9位獨立的素人陪審員,獨立於法官之外,自行討論、認定被告到底有沒有犯罪事實,法官不參與討論。

2020/05/19 | 李秉芳

520蔡英文就職前夕,在野黨談什麼:前瞻、司改,還有「確立台灣主權」

蔡英文在2016年的就職演說曾提及,依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處理中國事務,但台灣基進認為,條例中的「國家統一前」就是「一中原則」,今年就職演說應強調台灣主體。

2020/01/30 | 李秉芳

時代力量優先法案納反紅媒、囤房稅,還要調查「324行政院事件」

時代力量提出國會聽證、國會調查權等國會改革建議,而即將競選立法院院長的民進黨立委游錫堃、蔡其昌則回應,這些改革需要修法甚至修憲,仍須取得更黨團共識。

2019/10/14 | 李修慧

「我的作用到此為止」:南韓法務部長曹國,為何在提出「檢調改革」同日下台?

南韓新任法務部長曹國被視為推動檢調改革的重要推手,但就任以來他的家族醜聞甚囂塵上,曹國於今(14)日發表檢調改革方案後2小時宣布請辭,震驚外界。

2019/06/18 | 讀者投書

所謂「司法獨立」,不是「禁止外部成員監督司法」的意思

細看憲法架構,想以司法獨立為由來阻擋無法官資格之人對司法的監督,其實是一個很奇怪的想法,近來修法倡議,其實只是把《法官法》立法時暗渡陳倉刻意複雜化的程序改正而已。

2019/05/09 | 讀者投書

一次「校外教學」探望死囚,衝擊了我長久以來對司法的信任

司法並不該是高懸在上的聖物,它雖不完美,但人民卻能親手觸及,用自己的力量做出行動來改變,這是一位死囚所教給我的。

2019/03/01 | 讀者投書

立委對「稅務獎勵金」的認知,若不是欠缺常識就是藐視法律

而台灣稅務這種野蠻遊戲,則源自查稅獎金及課稅配額制度。為此,立法院14年前就透過跨黨團的上百位立委提案廢除查稅獎金分紅制,但沒想到之後查稅獎金竟附身在既有的稅務獎勵金作業要點,改用預算編列方式來分獎金。

2018/12/29 | Abby Huang

「同婚」並沒有在「拖延」,蔡英文年末喊話:民進黨真的很盡力

對於年輕人2016年力挺,現在卻對她感到失望,蔡英文說有些事情確實是需要一些時間,當然也有做不到的地方。

2018/11/09 | 李秉芳

號稱「最有感的司法改革」,等了20年《勞動事件法》三讀改了什麼?

根據司法院統計,近3年三級法院共終結1萬餘件的勞資爭議案,一旦案件進入高院,每案平均終結天數至少200天,凸顯現行勞資訴訟程序對勞資雙方均造成巨大困擾。

2018/09/13 | 法律白話文運動 PLM

如何讓不懂法律的「國民法官」也能有效參與判案?

讓國民成為法官,與職業法官一同審訊判案,目的在豐富法院判斷的視角與內涵,讓更多元的觀點進入法庭。但若要讓制度發揮作用,必須讓國民法官具備一定的知識基礎,讓他們能問對問題,切中案件要點,針對核心進行判斷。那這些教育該如何進行?

2018/08/31 | 讀者投書

杜絕「恐龍法官」的司法改革,為何拿年輕司法官開刀?

如果改革的問題被假設為「司法的僵化」,改革的手段卻先從比較靈活、比較未受馴化的新鮮人開始,這究竟是改革,還是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