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如何讓不懂法律的「國民法官」也能有效參與判案?
讓國民成為法官,與職業法官一同審訊判案,目的在豐富法院判斷的視角與內涵,讓更多元的觀點進入法庭。但若要讓制度發揮作用,必須讓國民法官具備一定的知識基礎,讓他們能問對問題,切中案件要點,針對核心進行判斷。那這些教育該如何進行?
2018/08/31 | 讀者投書
杜絕「恐龍法官」的司法改革,為何拿年輕司法官開刀?
如果改革的問題被假設為「司法的僵化」,改革的手段卻先從比較靈活、比較未受馴化的新鮮人開始,這究竟是改革,還是整人?
接到國民法官通知的注意事項:權利、義務、何時能夠拒絕?
如果有一天,我們打開信箱看到一張「候選國民法官」通知書,後續應該要做什麼呢?國民法官的權利、義務和注意事項又是什麼?而在哪些情況下,我們有拒絕擔任國民法官的權利?
17個Q&A瞭解司法改革「人事權」的重要性
司法是無法完全獨立,它是政治和社會體制一部份,除了廣泛參考國際的制度之外,我們必須記住這個問題,絕不是靠高喊「增加民主可問責性」或是「維護司法獨立」就可以解決的。
亂請律師只想「二審再拚」,司法改革後會讓你哀哀叫
刑事訴訟金字塔改革之後。將來當你一審不請律師或者是請了兩光律師,一審判決後才開始緊張,二審換人重來可能要付出更大的成本,甚至是愛莫能助。
國民法官制度:國民參與審判之源起與流變
被當作國民法官制度參考基底的日、韓兩國國民參與刑事審判制度,在其國內試行後,個別有什麼樣的狀況?本文將從司法官體系的僵化開始談起,試著一一回答上述問題,期望能有助於大家更了解這個制度的源起與流變。
2018/05/06 | 讀者投書
請先回答這些問題,再告訴我是否支持「陪審團制」
如果直接引進美國制度而沒有配套措施,那麼變成陪審員在事實的認定上,不只是認定「有或沒有」,甚至要懂三階層犯罪理論,最基礎的就是是否該當構成要件,而那可不是看法條的文義就可以知道的。
2018/04/18 | 精選轉載
【插畫】熱愛包青天和殺人償命的鍵盤法官
著全民陪審團制在台灣的推行,離開教室的我們也不可以就此退選公民課,應該持續增進自己的公民素養。
2018/04/17 | 李修慧
高等法院抱怨她「開庭都不來」,小燈泡媽媽為何不願出庭?
16日小燈泡案件召開延押庭,但小燈泡媽媽說,她看到新聞才知道審理進度,重話批評司法改革如果沒有尊重被害人,「講再多都是屁」。
2018/01/26 | Giloo紀實影音
《不排除判決書》——蒙冤者溫柔卻堅定的抵抗
司法羅織陳龍綺,靠的可不是先前諸多案例最為人詬病的不正詢問、刑求逼供,相反的,卻是近二、三十年來備受看重、甚至被認為「最可靠罪犯辨識技術」的DNA鑑定――連DNA也會出錯嗎?
陪審團場景將成真?「國民法官」成司法改革關鍵一環
經過國會全面改選及總統直選,台灣人的立法權和行政權已經完成民主轉型,政府目前推動的司法改革中,還沒完全達成共識的「國民法官」就是扭轉民眾對司法信任的關鍵。
2017/12/14 | 羊正鈺
台灣判決第一起陸生共諜案再開庭,周泓旭:台灣不敢公開審判我
此案被認為是台灣判決第一起中國學生共諜案,也因為與人權工作者李明哲在中國被公開審判認罪的日期只差了4天,被告的罪名也相近。
2017/12/02 | 讀者投書
我們應先被視為人,最後才是警察──談執法者的抗命可能
在國家支配深入到生命的守備界線之前,這種終極狀態的接觸就會產生大量的反抗力量,因為不論警察人員的「人的身份」被如何剝奪,那個「想要活下去」的意識是存在的。
2017/12/01 | 李修慧
年滿23歲就可以當「國民法官」,到底是陪審辦案還是找人民背書?
一名不願具名的檢察官則說,國民法官依據他們的社會經驗、社會觀感審理案件,倘若碰上「反感」案件,刑度可能會下的比一般法官來的重。
2017/09/08 | Edward White
「驚世媳婦」林于如三起殺人案中,從未被揭露的歷史
如果一切屬實,林于如的故事需要耗費大量篇幅來解釋,為什麼她的人生會淪落到決定殺害丈夫的地步。這是否也代表台灣最惡名昭彰的連續殺人犯,其實並不需要為母親及婆婆的性命負責?
2017/08/12 | 李修慧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總整理:傾向「陪審制」、改變「恐龍法條」
司法改革委員會表示,國是會議是一個諮詢會議,決議對政府來說沒有拘束力,完全看權責單位是否買單。希望政府以制度建立一個監督機制,才不會形成「決議完畢,執行端仍沒有執行」的狀況。
2017/08/12 | 李修慧
【直播】司法改革總結會議:公開起訴書、法庭直播,讓民眾跟司法更熟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總結出12項內容,包括開放資訊、拉長法官檢察官的養成期、制定證據法等。籌委會副執行秘書林峯正也說,要檢討現行法官、檢察官的人力配置,減輕他們過勞情形,因為「不去重視這個問題,人民就是第一個遭殃的」。
2017/07/23 | Lo
法院是執政黨開的?波蘭司法改革讓法官也可「被退休」,萬人上街抗議
法律正義黨自2015年上台後,一直有系統的干預司法,使其政治對手失去司法獨立的支持。未來也不排除法律正義黨將對選舉法出手,讓他們能更容易贏得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