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獨立

司法獨立(Judicial independence)泛指一個國家的司法系統「在裁判上獨立」、「在制度上獨立」,是一個重要的法治基本精神和原則。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0/21 | 《思想坦克》

亞當斯200年前的「午夜法官」難題,為美國後世留下最好的司法制度

美國司法的保守傳統,讓美國避開了法國大革命的人民法院,避開了德國法官在納粹下的集體墮落,更不曾出現全民公審這種戲碼。也許這才是亞當斯徹夜不眠,利用最後一滴燈油提好提滿,留給後世這個不算完美,但目前最好的司法制度。

2020/09/06 | 白水

【漫畫】「三權分工」好明顯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強調香港是沒有「三權分立」,又指有些司法界人士過去說的「三權分立」,往往是在說「分工」。

2020/09/01 | 精選轉載

香港為什麼不(再)是三權分立

寫這篇文字,僅僅是為了示範,香港的公民社會曾經怎樣用「理性討論」去抵抗「謊言」。

2020/06/24 | 德國之聲

北京從嚴制定「港版國安法」,難道真的不擔心利益受損?

事實上,北京推出「港版國安法」本身,即表明對香港的不信任,法案草案內容的嚴厲,是對這種不信任的最好注腳。

2020/06/24 | 德國之聲

連建制派也對條文一無所知,香港人怎可能對「港版國安法」有信心

中國政府6月20日披露「港版國安法」相關細節,詳述了特首及高官組成「國安委」的角色。何俊仁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批評道,這代表行政機關將完全凌駕於司法系統上,完全違背了香港長久以來所擁有的司法獨立權。

2020/04/20 | 法夢

無論中聯辦係乜機構,都無權干預香港內政

退一億萬步説,即使中聯辦並非《基本法》第22條所指「中央部門在香港設立的機構」,這亦不等於中聯辦身為中央政府在港機構,有權對立法會內部事務、行政事宜或法院判決合憲與否說三道四。

2019/11/22 | 本土研究社

禁蒙面法釋法解密:釋可而止 VS 釋者生存

釋法一事,可以不會演變成今天中國用以任其扭曲香港法制的「法律資源」:英方解密檔案中曾透露在中英談判過程中,英方曾經在中英聯合聲明的草稿內,提出過一個釋法門檻規定的建議,要由兩位香港法官及三位全國人大的釋法委員會裁定是否釋法,就不會變了全部由全國人大獨享權力而是有香港代表。

2019/11/19 | 區家麟

圖窮匕現,北京「法律武器」對付司法獨立

專制政府以《緊急法》制訂《禁蒙面法》之目的,圖窮匕現,它開通了法律軍火生產線,直接對付司法獨立的最後堡壘,給警隊提供源源不絕的大殺傷力武器。

2019/07/04 | 精選轉載

我們還有資格講「法治」嗎?

佔領立法會的示威者行動或許有很多可議之處,但有一點我們必須承認:即使缺乏裝備和訓練,仍然挺身而出抵抗暴政的,不是暴徒;他們正是彰顯法治真義的人,我們應該稱他們為義士。

2019/06/18 | 讀者投書

所謂「司法獨立」,不是「禁止外部成員監督司法」的意思

細看憲法架構,想以司法獨立為由來阻擋無法官資格之人對司法的監督,其實是一個很奇怪的想法,近來修法倡議,其實只是把《法官法》立法時暗渡陳倉刻意複雜化的程序改正而已。

2018/12/12 | 精選轉載

戴耀廷結案陳詞全文︰若我們有罪,罪名就是在香港這艱難的時刻仍散播希望

「作為香港法治及憲法的學者,我相信單純依靠司法獨立是不足以維護香港的法治。 缺乏一個真正的民主制度,政府權力會被濫用,公民的基本權利不會得到充分的保障。」

2018/08/27 | 菜市場政治學

17個Q&A瞭解司法改革「人事權」的重要性

司法是無法完全獨立,它是政治和社會體制一部份,除了廣泛參考國際的制度之外,我們必須記住這個問題,絕不是靠高喊「增加民主可問責性」或是「維護司法獨立」就可以解決的。

2018/06/18 | 法夢

寫在高院暴動案判刑後︰相信法治,也要正視法庭限制

在任何政治體制之下,本質被動的司法機關都難免被動被另外兩權牽著走。當政治制度越趨專權,被法律原則綁死的法庭,很多時候只能在有限的裁量空間內,減少助紂爲虐的程度。

2018/05/31 | 曾時行 · 法律界基層工人

何君堯等人對終院外籍法官的質疑,其實是立場先行

如果建制派或者保守陣營真心為香港的司法獨立、訴訟公平而操心,最好認真理解一下現行的司法和法官任命制度,提出有建設性的建議和符合學術倫理的見解,而非訴諸恐慌民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