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09 | 蕭家怡
親身到庭,才會有的沉重感受
自己小時候是靠TVB劇集來構成對法庭的認知,而現今一代,卻極可能是透過真實的法庭來認識。
律師的任務,是不讓各方過早認定案件「就是那樣」
馮.席拉赫說︰「但是最要緊的,是我想告訴讀者:律師替某人辯護,為的是維護當事人在法律上的權益,具有公共意義,和律師私人對當事人的觀感沒有關係。」
德國最會說故事的辯護律師馮.席拉赫:庭上不會提出不利被告的言論,但這並非坐視惡行
馮.席拉赫表示,「我選擇擔任刑法律師,而非民法律師,原因是民法處理的大多是金錢利益的糾紛,而刑法背後全是人性的故事——這些故事,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每個讀者讀了都會感同身受。」
2018/12/04 | 法夢
有代表律師的被告作供,不等於「出庭自辯」
所謂「自辯」其實是指被告沒有律師代表,由盤問控方證人到選擇作供及引導辯方證人作供都一手包辦。至於被告選擇上證人台作供與否,其實與「自辯」無關。
分派案件給法官審訊時,按照甚麼原則才公平?
由哪名法官負責審理案件,到底應該如何決定?根據案件類別去選擇法官,抑或隨機委派?「全院參審制」又會引起甚麼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