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精神鑑定


  • 確認
  • .

2020/08/20 | 精選轉載

【關鍵時事】其實「無罪」這個名詞有點簡略,實質上應該是「無罪有責」

針對梁姓男子的吸毒弒母案,若符合《刑法》第19條第1項或第2項,在免刑或減刑後,該如何處遇是核心問題。而吸毒後殺人要責付衛生局,但衛政單位能處理嗎?

2020/05/17 | 精選轉載

精神科醫師談ADHD:每天都在補救被漏接的孩子,國家卻認為我們只要當藥罐子

我過去曾提議過,如果要吸毒孩子的家長來上課,練習親職技巧,應該要補償他一日工作的損失,讓他有意願來學習,有時間來幫忙他的孩子。但得到的回應是資源不足。連吸毒孩子的家庭都沒有資源了,ADHD怎麼可能?

2020/05/03 | 精選轉載

精神科醫師談刺警案:鑑定醫師承擔極大社會壓力,犧牲自己的時間還要被出征

台灣會只安排一次司法精神鑑定,不是因為法規規定,也不是因為這個醫師,而是預算不足,法院只能省著點花。另外,過去都建議警政單位一定要比照美國,建置基層人員危機處理團隊的訓練機制,得到的回應都是處理精神病患並非警務專業,事情一直擱到現在。

2018/07/02 | 李秉芳

從隨機殺人到女童割喉案的律師都是他!台灣律師為何幫「壞人」辯護?

黃致豪是國內極少見擁有心理學博士學位的律師,他因多次為社會矚目殺人犯辯護,聲請為被告重做精神鑑定或心理衡鑑,尋求對被告有利人格成因求免死。

2018/07/01 | 李秉芳

從鄭捷、小燈泡到華山分屍案的律師都是他!為什麼黃致豪要幫「壞人」辯護?

黃致豪是國內極少見擁有心理學博士學位的律師,他因多次為社會矚目殺人犯辯護,聲請為被告重做精神鑑定或心理衡鑑,尋求對被告有利人格成因求免死。

2016/04/01 | 精選轉載

不學無術的法律人,我們要陷害精神科醫師到幾時?

《精神衛生法》下的強制住院。該法立法技術之差,對於精神醫學體系之誤解,以及對於精神疾患者人身自由相關保障的規範之離譜,已經到了違憲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