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院

司法院,簡稱司院。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4/08 | TNL 編輯

翁茂鍾案認定26名法官有違失、僅1人移送監院,司改會痛批調查「虛應故事」

25名法官則是雖曾與翁茂鍾往來,但情節較輕,未達重大程度,故人審會議決只要行政懲處,但是因為違失行為時點距今已超過5年,罹於時效,最後決議不予懲處。

2021/03/18 | 讀者投書

在立法院推動「修憲」的同時,也該做好高門檻「釋憲」的準備

這次修憲委員會所陳列的提案不管是在種類跟範圍上,都相當的多樣,是一個難得的機會,但如果修憲的門檻如此高,以致所有修憲案都失敗收場,民主對話的機會註定會在這個歷史的時刻戛然而止,這樣的代價之大,是不可承受之重。

2021/03/09 | 李秉芳

原住民狩獵文化傷害生態、違反法規?大法官釋憲案今開庭各方論點一次看

原住民王光祿的委任律師強調,環境生態沒有因原住民族狩獵而失去平衡,狩獵文化權與環境生能保護及野生動物保育,應為相輔相成共榮共存。

2021/03/05 | TNL 編輯

祁家威爭取跨國同婚判決「只贏一半」,法院:應準用《涉民法》結婚登記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表示此次判決基本上是「個案」而非「通案」效力,但確實若按照此判決所表示見解,戶政機關根本不該再以外籍伴侶的母國不允許同婚為由來拒絕其於我國的同婚登記。

2021/01/23 | 潘柏翰

司法院修法保障跨國同婚,台灣「一國四制」還有哪些伴侶不適用?

《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46條前段規定,婚姻成立之實質要件依各該當事人本國法,亦即分別適用雙方本國法必須都成立,婚姻才可成立。因此,若台灣同志與外國人相愛,但對方來自「同婚尚未合法」的國家,便無法在台灣登記同婚。

2021/01/20 | 李秉芳

富商翁茂鐘「死亡筆記本」爆司法界史上最大醜聞:逾20名檢察官、法官收禮飲宴遭調查送辦

從這些筆記本中發現驚人結果,整個司法檢調體系中,不少高層也長年和翁茂鐘吃高檔餐廳、接受翁茂鐘送禮的襯衫、營養補給品、招待打球、報明牌買股票

2020/07/20 | 李秉芳

陪審、參審各黨團協商無共識,立法院展開「國民法官法」表決大戰

民團認為執政黨執意推動參審制,國民法官將被職業法官的意見左右,影響判決;民進黨團則認為,民團引進陪審制的主張變革過大、風險也較高。

2020/07/08 | TJ

【關鍵眼中盯】看「國民法官」黨團協商的六點體悟:在野黨真的很重要,但沒有什麼用

這段2020年7月3日朝野協商「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的精彩交鋒,只要你對台灣政治和政策有基本認知,一定跟我一樣看到深夜都停不下來,從裡面就能看到在野黨的監督有多重要——而且多沒有用。

2020/06/01 | TNL特稿

通姦無罪,婚姻萬歲(上):從片面的通姦罪到釋791的漫漫長路

日治時期在台灣所實施的《刑法》差別待遇非常明顯:同樣是性出軌,只罰妻子而不罰丈夫。如今釋字791號宣判《刑法》通姦罪「違憲」,台灣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

2020/06/01 | TNL特稿

通姦無罪,婚姻萬歲(下):大法官的新婚姻制度保障論

通姦除罪釋憲案中核心基本權是「性自主權」,所想像的平等是不分性別的人們享有相同的性自主權。但是在不平等的性別權力關係下,人們有相同的性自由嗎?廢除通姦罪或許讓某些女人不因婚外性而遭受刑罰,但無疑也將擴大男人的性權力,男人將比女人更「自由」。

2020/01/23 | 《思想坦克》

監察委員陳師孟「約詢」法官,有沒有侵犯司法獨立?

我們可以主張監察院應該廢除,但是這個與監委能否約詢、調查無關。我們可以呼籲監察委員行使職權,應該遵守大法官解釋、《法官法》現行的限制,而不是動不動把人家就冠上「司法第四審」的封號。

2019/06/27 | 羊正鈺

從安樂死到死刑存廢、扁案到拔管案,四位新任大法官有何主張?

國民黨團認為,蔡英文任期內共提11名大法官,超過大法官總額的2/3,「大法官全家都是小英家」是對司法改革最大的諷刺。

2019/01/09 | 法操FOLLAW

《憲法訴訟法》三讀通過:憲法解釋法庭化與新制的兩大疑慮

立法院三讀通過《憲法訴訟法》修法,將為我國憲法解釋制度帶來新紀元。《憲法訴訟法》的前身就是現行《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而本次修法的核心精神,就是使得我國《憲法》審查制度更趨向法庭化。然而具體審查伴隨著兩大問題:第四審疑慮以及大法官負擔過重。

2018/12/19 | Abby Huang

釋憲進入新時代:除了人民可以提「個案」釋憲外,一張表看懂《憲法訴訟法》改了什麼

在立法院25年來六進六出的憲法訴訟法,終於在昨(18)日三讀通過,除了聲請釋憲門檻下修,也增加了具名投票的規定。

2018/08/31 | 讀者投書

杜絕「恐龍法官」的司法改革,為何拿年輕司法官開刀?

如果改革的問題被假設為「司法的僵化」,改革的手段卻先從比較靈活、比較未受馴化的新鮮人開始,這究竟是改革,還是整人?

2018/08/27 | 菜市場政治學

17個Q&A瞭解司法改革「人事權」的重要性

司法是無法完全獨立,它是政治和社會體制一部份,除了廣泛參考國際的制度之外,我們必須記住這個問題,絕不是靠高喊「增加民主可問責性」或是「維護司法獨立」就可以解決的。

2018/08/27 | 莫非律師 Blue Blood Lawyer

亂請律師只想「二審再拚」,司法改革後會讓你哀哀叫

刑事訴訟金字塔改革之後。將來當你一審不請律師或者是請了兩光律師,一審判決後才開始緊張,二審換人重來可能要付出更大的成本,甚至是愛莫能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