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6/27 | 羊正鈺
從安樂死到死刑存廢、扁案到拔管案,四位新任大法官有何主張?
國民黨團認為,蔡英文任期內共提11名大法官,超過大法官總額的2/3,「大法官全家都是小英家」是對司法改革最大的諷刺。
2019/01/09 | 法操FOLLAW
《憲法訴訟法》三讀通過:憲法解釋法庭化與新制的兩大疑慮
立法院三讀通過《憲法訴訟法》修法,將為我國憲法解釋制度帶來新紀元。《憲法訴訟法》的前身就是現行《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而本次修法的核心精神,就是使得我國《憲法》審查制度更趨向法庭化。然而具體審查伴隨著兩大問題:第四審疑慮以及大法官負擔過重。
2018/12/19 | Abby Huang
釋憲進入新時代:除了人民可以提「個案」釋憲外,一張表看懂《憲法訴訟法》改了什麼
在立法院25年來六進六出的憲法訴訟法,終於在昨(18)日三讀通過,除了聲請釋憲門檻下修,也增加了具名投票的規定。
2018/08/31 | 讀者投書
杜絕「恐龍法官」的司法改革,為何拿年輕司法官開刀?
如果改革的問題被假設為「司法的僵化」,改革的手段卻先從比較靈活、比較未受馴化的新鮮人開始,這究竟是改革,還是整人?
17個Q&A瞭解司法改革「人事權」的重要性
司法是無法完全獨立,它是政治和社會體制一部份,除了廣泛參考國際的制度之外,我們必須記住這個問題,絕不是靠高喊「增加民主可問責性」或是「維護司法獨立」就可以解決的。
亂請律師只想「二審再拚」,司法改革後會讓你哀哀叫
刑事訴訟金字塔改革之後。將來當你一審不請律師或者是請了兩光律師,一審判決後才開始緊張,二審換人重來可能要付出更大的成本,甚至是愛莫能助。
2018/07/17 | 李修慧
南投安置機構三年爆出21起性侵案,為何監察院首次彈劾了「少年保護官」?
017年涉及性侵的南投少年安置機構,收容的是12歲~18歲,有犯罪行為或犯罪之虞的未成年人。這類「安置機構」雖然由社福系統主管,但補助卻來自司法機關。
2018/04/18 | Abby Huang
監察院提再審法官性騷助理案,改輕判的法官卻已全數請辭
不只承受壓力的審判長林文舟在昨(17)日辭去職務法庭法官職務,受命法官陳志祥與其他2名陪席法官也接連請辭,形成史上首次合議庭法官全數辭職的奇觀。
2018/03/12 | 羊正鈺
前法官騒擾女助理僅「輕判」一年俸祿,受命法官:只是「未成功的婚外情」
謝靜慧向司法院請辭職務法庭法官,她說:「不是憤怒請辭,是覺得自己能力不夠,無法說服其他法官,就讓賢吧!」
2018/02/21 | 法操FOLLAW
司法院欲大幅改造刑事訴訟制度,可能的修法方向是什麼?
司法院日前發布新聞稿,宣布現在已經研擬完成大幅修正的刑事訴訟法草案,以便實現「金字塔型訴訟制度架構」,並將重心擺在二、三審的改造上。究竟這次預計的修法方向修了什麼?又可能會帶來什麼影響?本文將一一介紹。
2018/01/26 | Abby Huang
非警大畢業生的升官就是「比較慢」?大法官宣佈「違憲」
大法官認為,《警察人員人事條例》相關規定造成部分警員遭受系統性不利差別待遇,不符《憲法》保障的平等權,判定違憲。
2017/12/01 | 李修慧
年滿23歲就可以當「國民法官」,到底是陪審辦案還是找人民背書?
一名不願具名的檢察官則說,國民法官依據他們的社會經驗、社會觀感審理案件,倘若碰上「反感」案件,刑度可能會下的比一般法官來的重。
2017/11/17 | Lo
立法院通過中選會6名委員任命,還有哪些官員需要被立委「同意」?
新任中選會主委陳英鈐在接受審查時說,一定會依法行政,嚴守政治中立,不參與政治活動,「我的心中沒有顏色、只有全民」,這是最基本要求。
2017/08/17 | 讀者投書
以「人民法治觀念不足」為由反對人民參與審判,這樣合理嗎?
當職業法官的判決與國民法官的判決皆具有司法正義的性質,並且國民法官的裁判基礎不得脫離法律基礎下,所謂「我國人民法治觀念不足」便不會使我國司法正義有所減損,反而更能發現職業法官是否真的是恐龍與法律是否過於老舊的問題。
2017/08/12 | 李修慧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總整理:傾向「陪審制」、改變「恐龍法條」
司法改革委員會表示,國是會議是一個諮詢會議,決議對政府來說沒有拘束力,完全看權責單位是否買單。希望政府以制度建立一個監督機制,才不會形成「決議完畢,執行端仍沒有執行」的狀況。
2017/08/12 | 李修慧
【直播】司法改革總結會議:公開起訴書、法庭直播,讓民眾跟司法更熟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總結出12項內容,包括開放資訊、拉長法官檢察官的養成期、制定證據法等。籌委會副執行秘書林峯正也說,要檢討現行法官、檢察官的人力配置,減輕他們過勞情形,因為「不去重視這個問題,人民就是第一個遭殃的」。
2017/04/25 | 羊正鈺
司改決議:終審法官減為21人,並改由「總統任命」
「一旦終審法官改由政治任命,未來元首面對自身案件判決結果,將永難擺脫政治、政黨影響的烙印,難使人民相信司法獨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