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6/03 | 法操FOLLAW
同性婚姻和異性婚姻在法律上有哪些差別?
隨著同婚專法「748施行法」正式實施,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而伴隨著結婚,雙方當事人勢必會因此產生一定的婚姻效力,而這在同性婚姻及異性婚姻上又有哪些差別呢?
2019/06/01 | 法操FOLLAW
外籍同性戀者可以去台灣結婚嗎?
同性婚姻合法後,除了台灣籍的同志能結婚以外,也有許多外國籍同志想要來台結婚,或者台灣人想要與外國籍同志伴侶在台結婚,這樣可不可以呢?
2019/06/01 | 法操FOLLAW
同性婚姻通過後,外國籍同志可以來台灣結婚嗎?
同性婚姻合法後,除了台灣國籍的同志能結婚以外,也有許多外國籍同志想要來台結婚,或者台灣人想要與外國籍同志伴侶在台結婚,這樣可不可以呢?
對特教班長大的我而言「不一樣才是常態」,所以我支持婚姻平權
在我的這個世界裡,每一個人都不一樣。「不一樣才是常態」若要說普通班學生和特教班裡各種擁有不同障礙的學生彼此之間有什麼相同之處,那就是:「每一個人都是如此地不同。」所以,異性戀、同性戀、雙性戀、無性戀有什麼好奇怪的?
2019/05/24 | 羊正鈺
台灣同婚合法了,「兩岸同婚」可能採在台驗證、登記制
據了解,中國同性伴侶現階段仍可憑藉這份證明,與台灣同性伴侶,在台北、台中、台南、新北、桃園,以及彰化、宜蘭等已開放「同性伴侶註記」。
2019/05/24 | 羊正鈺
【圖輯】亞洲首個「同婚登記」:讓所有人團結在愛的旗幟下
1986年,祁家威一個人在麥當勞召開記者會公開出櫃、到法院辦理公證結婚被拒絕;在30年後,為了同志平權奮鬥不懈的他也來到現場擔任證人,為新人祝福。
2019/05/24 | 羊正鈺
【圖輯】亞洲第一次「同婚登記」起跑:讓所有人團結在愛的旗幟下
1986年,祁家威一個人在麥當勞召開記者會公開出櫃、到法院辦理公證結婚被拒絕;在30年後,為了同志平權奮鬥不懈的他也來到現場擔任證人,為新人祝福。
2019/05/18 | 李修慧
亞洲第一,通過同婚法案的那刻:外媒眼中的台灣是何模樣?
《TIME》如此形容台灣:「雖然中國聲稱台灣是自己的領土,但台灣致力於促進少數民族、LGBT、女性和身心障礙者的權利。相較之下,中國仍然保守得多。」
2019/05/17 | 李修慧
亞洲第一、通過同婚專法的那刻:外媒眼裡的台灣是什麼樣子?
《TIME》如此形容台灣:「雖然中國聲稱台灣是自己的領土,但台灣致力於促進少數民族、LGBT、女性和身心障礙者的權利。相較之下,中國仍然保守得多。」
2019/05/12 | 讀者投書
為同性婚姻祈禱文:我感受不到主內弟兄懷憐憫的心,饒恕主內的基督徒同志
筆者作為同志基督徒,格外注意到其中牧者帶領主內的弟兄姊妹,互相指責的一幕。決志的那日,我信我得著了主的救恩,我感到主在基督裡饒恕了我,但那刻我卻感受不到主內弟兄的恩慈相待,感受不到主內弟兄懷憐憫的心,饒恕主內的基督徒同志。
2019/03/27 | 讀者投書
信不信由你,影響立委補選結果的是同婚議題?
從這次的補選結果來看,我們可以推論未來立委對於公投結果的立場,已經沒有模糊空間了。選擇一邊,當然難免會得罪另一邊;但不做出選擇,恐怕會在兩邊都成為罪人。
2019/03/21 | 江河清
回顧同婚法案爭議,反同團體恐怕才是真正的文字遊戲高手
在同婚辯論中,反同團體以各種有意操作文字,引導社會反同,例如以「家長」頭銜掩飾宗教立場、把愛家和同志對立起來、宣稱婚姻自由不等於婚姻。這些文字遊戲在反同公投裡發揮了效用,但也引發許多爭議。
2019/02/28 | 江河清
「同性共同生活法」涉及違憲:任何非「婚姻」的取代用語,都是文字遊戲
反同團體批評行政院提出的《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違反公投結果,但仔細檢視公投主文及理由書,「愛家公投」並沒有反同婚的法律效力。大法官《釋字第748號》不僅強調婚姻自由的基本權,還要「平等保護」同志公民。因此,以大法官釋憲命名的法案,應該不只保障同婚,而且要符合平等的真意。
反對同志們「弒君弒父」?天朝主義下的「禮教復興」與女性主義
台灣基要派基督教會組織的「傳統家庭價值論」,或許不該只是被理解為西方保守主義話語的簡單複製;在其背後,真正發生「文化政治」作用的事物,毋寧是各種將取締女性主義與「聖王專政的自然正當性」掛鉤起來的帝國儒教話語。
民法與同婚專法草案比一比:最大差別在哪?什麼叫「不能人道」?
專法出來啦!748施行法跟民法的規定有哪些不一樣呢?來看有事嗎幫你整理的比較表,以及一些常見問題。
2019/02/22 | 法操FOLLAW
「第二條關係」:《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草案有哪些問題?
行政院公告行政院版本的婚姻平權專法草案《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而這個草案有哪些重點和問題呢?像是本草案僅容許關係當事人收養對方的「親生子女」,這項規範是否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