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2/22 | 讀者投書
反對《司法院釋字748號解釋施行法》這種名稱,恐怕是對台灣民主的胡鬧
對,「相同性別二人,得為經營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也許是一種創新的觀念。所以我們需要慢慢的教育自己,和說服他人慢慢接受。所以,從1986年,祁家威先生走進台北地方法院聲請公證結婚的那一天開始,我們走過了33個年頭。
2019/02/22 | 潘柏翰
「同性婚姻」不再遙不可及,但最爭議的「親權」仍難以一步到位
我想說的是:是的,難以指出何時被剝奪,正是因為這個國家的民法從一開始就未曾給予過同性伴侶相關的婚姻權利。台灣的民法終於在今年,跨出走向婚姻平權的第一步。不論是轉型正義或是婚姻平權,我們可以有不同的過去,但尊重彼此都擁有能夠在這塊土地上平起平坐的權利,是我們得共同努力實踐的未來。
2019/02/21 | 讀者投書
《司法院釋字748號解釋施行法》這種命名,是在反同方的傷口上灑鹽
對於一個民主社會來說,所謂的進步,應該是在大家取得共識下往前進。在沒有取得共識下,握有權力的人強迫社會全體往前進,那並不見得是一種進步,反而可能是種變相的壓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