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卜力

吉卜力工作室(日語:スタジオジブリ)是一家位於日本東京都小金井市的動畫工作室,為日本動畫協會成員之一。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TNL+ 2022/09/08 | Iris Wang

若沒有鈴木敏夫圓融的手腕、德間康快的慧眼識英雄,就絕對沒有今天的吉卜力

如今是從DVD走向串流的時代,成年的我愈理解吉卜力,除了為宮崎駿、高畑勳的毅力與才能所震撼,也佩服鈴木敏夫圓融的手腕、不顧一切的發行策略,以及德間康快的慧眼識英雄,他知道「自由」對創作者們來說有多可貴。

2022/06/17 | 讀者投書

創作出《螢火蟲之墓》、《輝耀姬物語》等名作,高畑勳在動畫上的成就絕對不亞於宮崎駿

高畑勳本人並不像宮崎駿一樣會親自作畫,但他總是能夠在每一部作品中,設想如何突破和延展動畫的可能性,並用超人般的意志和細膩的執行將這些可能性實踐出來。

2021/12/13 | 讀者投書

獻給日本動畫大師高畑勳的情書:他留下的遠比帶走的多,每一部作品都有獨到溫度

高畑勳是《天空之城》的製作人,是宮崎駿的前輩、也是鈴木敏夫本來要採訪的導演,一句公車站前的搭話,他找來了宮崎駿,跟他一起創造了夢想。也許就像他最後一部《輝夜姬物語》一樣,人生的旅途不盡順遂,他經歷了罵名、質疑,也得到了安妮獎(Annie Awards)這個最高殊榮兩次,奧斯卡動畫提名、無數個日本電影國內獎。

2021/07/17 | 方格子vocus

【影評】《神隱少女》:從「善惡二元」到「無為和諧」,漫談國族失落與歸鄉

吉卜力的故事都有一種魔力,看似淺淺在談,卻包裹著層層的餡料,每剝開一層,都會有驚喜等著人,想怎麼剝開,或說剝到那一層都行,故事的稜稜角角,都在等著人的造訪。

2021/06/12 | 方格子vocus

【影評】《天空之城》:奠定宮崎駿大師地位,感動一代又一代的孩子

《天空之城》更是對於人類文明發展與原始自然共存關係的闡明,這首詩中的土地當然不只是單純的土壤,土地與風是整個孕育人類的自然環境,竹子與鳥代表著環境中共存的植物與動物。

2021/05/29 | 精選書摘

【小說】《回憶修理工廠》選摘:夢應該很快就會醒了,但小鬼並沒有消失

琵並沒有感到害怕。她經常做夢,所以覺得眼前發生的事,應該是夢境,或者是夢境和現實之間所發生的事。夢應該很快就會醒了,但小鬼並沒有消失。

2021/04/18 | 張若彤

在戰雲密佈的關鍵時刻,細數宮崎駿作品對戰爭的反思

面對不絕而襲來的負面能量,有沒有不同的方法、有沒有更全面的視野、更清澈的眼光,可以更豐富我們的敘事、讓我們有更多的路可供選擇?這個問題的答案,不只是對於在台灣的我們,對於全人類,都有著重要的意義。

2021/03/14 | every little d

【動畫】宮崎駿:我們不拍續集,因為一生中只要遇過一次龍貓就夠了

宮崎駿:「比起畫那些打來打去、飛來飛去的東西,我更想製作小女孩在綠色森林中玩耍的題材。」

2020/11/11 | 方格子vocus

《風之谷》:日本社會無法割除的失落、惆悵與原罪

本文嘗試跳脫以往的環保或是宗教意涵去論述與討論,以整理出《風之谷》、宮崎駿、日本社會之間的心理糾纏。

2019/01/21 | 王陽翎

宮崎駿背後的男人:沒有這兩人,就沒有吉卜力—話說吉卜力

許多人簡單以為「只要有好作品,人們自然會懂得欣賞」,但真的如此嗎?作者從回顧吉卜力工作室的發展史,列舉德間康快、鈴木敏夫對宮崎駿成就傳奇的重要性。

2019/01/21 | 王陽翎

宮崎駿背後的男人:沒有這兩人,就沒有吉卜力—話說吉卜力

許多人簡單以為「只要有好作品,人們自然會懂得欣賞」,但真的如此嗎?作者從回顧吉卜力工作室的發展史,列舉德間康快、鈴木敏夫對宮崎駿成就傳奇的重要性。

2018/06/17 | 王陽翎

說宮崎駿抄襲《小倩》,是對他天大的污衊—話說《神隱少女》(下)

多年來,關於宮崎駿作品《神隱少女》,人們反覆疑問:究竟宮崎駿製作《神隱少女》時,有沒有「抄襲」1997年的香港動畫《小倩》?作者就此以不同角度,剖析箇中爭論。

2018/06/14 | 王陽翎

說宮崎駿抄襲《小倩》,是對他天大的污衊—話說《千與千尋》(下)

多年來,關於宮崎駿作品《千與千尋》,人們反覆疑問:究竟宮崎駿製作《千與千尋》時,有沒有「抄襲」1997年的香港動畫《小倩》?作者就此以不同角度,剖析箇中爭論。

2017/12/24 | 王陽翎

離開宮崎駿、吉卜力之後,6大敗筆揭示《瑪麗與魔女之花》班底剩下軀殼

作者對《瑪麗與魔女之花》感到失望,並期望米林再接再厲,否則,只能寄盼宮崎駿完全退出吉卜力之後,吉卜力的「創作氛圍」仍可持續一段生命力,也警醒著宮崎在培養新秀方面,餘下的日子要倍加用心。

2017/12/24 | 王陽翎

離開宮崎駿、吉卜力之後,6大敗筆揭示《瑪莉》班底剩下軀殼

作者對《瑪莉與魔女之花》感到失望,並期望米林再接再厲,否則,只能寄盼宮崎駿完全退出吉卜力之後,吉卜力的「創作氛圍」仍可持續一段生命力,也警醒著宮崎在培養新秀方面,餘下的日子要倍加用心。

2017/07/19 | 王陽翎

【致敬】《魔法公主》20週年,看了十次才認清故事神髓

《魔法公主》有些面貌,已不止《神隱少女》那種叫人面對挑戰時要堅強,要孝順父母,要存有希望的意志。更甚,它的故事內涵滲透著宮崎駿與吉卜力團隊,透過動畫反映戰後日本人提煉的大自然與文明世界觀,甚至是那些喜歡抽離宏觀思考、探索宇宙真諦知識人,深深著迷的佳作。它既可以讓兒童與少年投入其中,亦可以讓成熟及思想型的人,久久看出神髓。

2017/07/19 | 王陽翎

【致敬】《幽靈公主》20週年,看了十次才認清故事神髓

《幽靈公主》有些面貌,已不止《千與千尋》那種叫人面對挑戰時要堅強,要孝順父母,要存有希望的意志。更甚,它的故事內涵滲透著宮崎駿與吉卜力團隊,透過動畫反映戰後日本人提煉的大自然與文明世界觀,甚至是那些喜歡抽離宏觀思考、探索宇宙真諦知識人,深深著迷的佳作。它既可以讓兒童與少年投入其中,亦可以讓成熟及思想型的人,久久看出神髓。

2016/11/14 | 周雪君

宮崎駿復出製作長篇動畫:「寧願在工作中死去」

宮崎駿已決定復出,著手展開長篇動畫工作大計,他表示,理想完成時間是2019年,又說到時自己已經78歲,不知道是否還在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