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4/25 | TNL 編輯

吉里巴斯國會大選「挺台」在野黨過半,「斷交總統」吞捨台就中苦果

吉里巴斯執政黨只拿下國會45席中的22席,其餘23席分屬另兩個在野黨,其中一個在野黨已表明要回頭與台灣建交,而另一在野黨其實是從執政黨出走另立門戶,因為他們反對與台灣斷交。

2020/03/15 | 精選書摘

《台灣航空決戰:美日二次大戰中的第三者戰場》:台籍兵卒、高砂勇士,盡成皇軍孤魂

台灣民眾平均八口之家,就有一人被強徵隨軍參戰。到了戰爭後期,全台城鄉感覺上只剩下老弱幼孺。青壯及婦女似乎都為日軍充當勞役,離鄉背井不知人在何方。

2020/02/18 | 田中健人

【台灣好友邦】遺世獨立的吐瓦魯,需要台灣協助解決這「三高」危機

台灣每一年都會派出醫療團赴吐瓦魯行醫,尤其牙醫和三高問題併發症的控制,更是醫療的主要方針。除此之外,為了協助吐瓦魯人應付三高,台灣技術團也常駐在吐瓦魯,在當地種植蔬菜、協助養豬等種種。

2019/11/16 | Patrick

為了爭奪太平洋島國,美中將重演二戰的「決戰中途島」嗎?

美日在太平洋上的硝煙雖然已經成為過去,但中國勢力卻又以經濟滲透的方式重新掀起太平洋上的戰略爭霸。面對中國這個新型態的對手,美國要如何應招,重新考驗美國的戰略智慧。

2019/10/03 | 田中健人

二戰日軍在吉里巴斯的「塔拉瓦玉碎」,令美軍相當不解

「塔拉瓦玉碎」並不是第一場玉碎戰爭,也沒有像阿圖島那樣被名畫家紀錄,但卻實是很早期的玉碎戰爭。美軍搶佔了塔拉瓦機場,也讓後來的作戰有更多順利進展的機會,一路往日本挺進,讓日本本土備受威脅。吉里巴斯在太平洋上的重要戰略地位由此可見。

2019/09/27 | 《思想坦克》

看待中國挖角南太平洋友邦,要跳脫「打壓台灣」的思維

不論從地緣政治、經貿需求、突破封鎖、擴大影響、或是轉移焦點,中國發動銀彈攻勢,搶攻南太平洋諸島國邦交轉向,早已超越對台封鎖或圍堵的層次。而美國基於上述理由,自然必須全力防範。

2019/09/25 | 護台胖犬 劉仕傑

索羅門與吉里巴斯對台斷交,反映了太平洋島國共同的「生存危機」

帛琉一位部長親口跟我說的話:「Jerry, we are in the Pacific.」我總覺得這句話有多層意涵,其中一層包括「身為太平洋島國社群的休戚與共及生存危機感」。也許,台灣未來的外交工作,可以試著去思考這句話的意思。

2019/09/21 | 國際大風吹

【國際大風吹】 拔掉兩個台灣友邦之外,中國在南太平洋還要什麼?

明知道這些南太平洋島國距離市場遙遠,而且很有可能會還不起千萬美金的債務,為什麼中國會大力投資南太平洋呢?中國的官方立場是基於平等互惠,為南太平洋這些國家提供誠摯的援助,希望共同打造繁榮願景。不過,外界一直認為,背後也有政治和軍事的考量。一方面可以直接壓縮台灣的外交空間,另一方面也有對抗西方世界的戰略價值。

2019/09/20 | 李修慧

中國搶邦交不只是打壓台灣:才3個台北市大的吉里巴斯,卻讓美國超警戒

吉里巴斯國土貧瘠,陸地總面積只有811平方公里,相當於3個台北市大,人口也只有11萬人。然而,吉里巴斯的戰略價值不在它的陸地,而在它的海域。

2019/09/20 | 李修慧

斷交潮可能因為「台灣介選計畫」,習近平「不計代價」影響總統大選

國安人士透露,習近平為了緩解政治上的沉重壓力,日前更由辦公室擬定「台灣介選計畫」,內容主要為不計代價挖邦交國、停觀光客,並逐步升高對台軍事威嚇,目的是為了「壓制蔡英文及民進黨於明年島內大選支持於最低」。

2019/09/20 | 李修慧

曾要求「贈款」買飛機:台灣與吉里巴斯斷交,剩15個邦交國

台灣一週內與兩個太平洋友邦斷交,大眾擔心引起「骨牌效應」。外交部長雖然表示,目前剩下的4個太平洋島國邦交狀況無須擔心,但中國近年來非常積極接觸南太平洋島國,分析指出,中方早晚會在大洋洲建立軍事基地。

2018/07/03 | 蔡又晴

斷交啟示錄(亞太篇):中國逐步深入「太平洋反共防線」

美國二戰後在亞洲太平洋地區其實著力很深,主要是防止共產勢力東進,因此跟台灣建交的盟邦也不少。不過在冷戰結束之後,美國的力量開始放鬆,美國退出的權力真空,近年被中國介入。

2016/08/17 | 周雪君

這個舉重選手拿第6名卻大跳開心舞?他只想要你多關心「小島國」的氣候難民

這位吉里巴斯舉重運動員,抓緊每個鎂光燈的機會大跳開心舞,目的是為了引起世界關注快要沉沒的太平洋島國。

2016/08/16 | 周雪君

吉里巴斯舉重選手得第6名大跳開心舞贏盡掌聲 他只想你關心島國的氣候難民

這位吉里巴斯舉重運動員,抓緊每個鎂光燈的機會大跳開心舞,目的是為了引起世界關注快要沉沒的太平洋島國。

2015/09/25 | 周雪君

氣候難民問題是遙不可及還是視若無睹?

太平洋小島國早已受到海平線上升之苦,土地鹽化、小島沒頂,但大國執行減排的決心有多大?是否要到世界出現大批氣候難民才會面對?

友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