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2/01/05 | 潘柏翰

「耶!把爸爸還給我了!」台灣首個同志伴侶無血緣收養家庭誕生,但法院裁定效果不具通案效力

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秘書長黎璿萍去年底曾投書《關鍵評論網》,指出在《748施行法》限制下,同志伴侶根本無法共同收養無血緣子女,若想要收養孩子,就得離婚才能由一方收養,但即使完成收養了,伴侶與孩子在法律上只是陌生人的關係。

2021/12/26 | 讀者投書

同婚專法讓同志伴侶有權結婚,但走到生養小孩的階段又淪為次等公民

台灣的同志伴侶不適用於《人工生殖法》,若自行前往海外找尋合法的管道,出國、人工生殖、代孕,花費至少百萬起跳,甚至還有可能失敗,一旦失敗上述的一切就得重新輪迴,同志配偶只能眼睜睜看國外夫妻來台灣使用人工生殖技術,自己卻只能前往未知的國度,承擔高額的經濟與法律風險。

2020/10/25 | 潘柏翰

【後同婚時代】專訪同家會黎璿萍:當「我」成為「我們」,反而失去無血緣收養的機會

同家會秘書長黎璿萍說,我們對同志的想像不能停留在青少年同志、伴侶相愛,或者是簽署手術同意書。這裡頭一定也要有對同志家庭的想像,因為這些孩子在社會上就是最需要我們提供資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