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5/19 | 李秉芳
台灣同志婚姻合法化,上海同濟大學沒收「挺同」學生彩虹旗
中共當局是因為擔心同志社群有短時間動員群眾的力量,成為對「維穩」的潛在威脅,因此對同志社群的控制短時間內不會鬆手。
2018/07/29 | queerology
康普頓起義:在石牆倒下之前,那一杯在空中飛行的熱咖啡
石牆也並不真的是當時第一起 LGBTQ 群起反抗警察霸凌的暴動事件,事實上在石牆起義之前,全美各地在洛杉磯、舊金山等等就已經傳出大大小小的衝突,而今天就要來介紹其中一起因為媒體和政府單位的刻意打壓而逐漸被世人忘懷,直到最近才經由一些人的努力,讓當時的場景和歷史得以重見天日,在石牆起義發生的三年前,也就是 1966 年所發生的「康普頓咖啡廳暴動事件」。
2018/02/24 | 運動視界
曾發表恐同言論的Tim Hardaway,如何變成同志平權支持者?
2007年,已經離開NBA球場數年的John Amaechi宣告自己是同性戀,並且出版一本書述說自己在未出櫃時身為職業運動員的生活,有人給予支持,但Hardaway在接受邁阿密電台訪問時,卻說出了驚人之語。
香港變性手術第一人──袁維昌醫生
複雜的變性手術,他解決得了;自創模具的難題,他解決得了;病人提出的疑問,他也解決得了。唯獨有個心結,袁醫生每次提及都不禁嘆氣。
讓斑馬線披上「彩虹」:薩爾瓦多的藝術平權行動
尼可拉斯・羅德里奎茲(Nicolás Rodriguez)認為,彩虹斑馬線可以被視為尊重用路人權益、性傾向以及性別多樣性的雙重象徵。
同性戀只是生命中的一個發展,沒有當與不當、變與不變
生命裡,同性情慾就是很自然的出現,他沒有所謂的正常或不正常。
2017/02/23 | Jay Lin
致親愛的蔡總統:讓我們談談愛與家庭吧!
一年過去了,曾在總統大選期間公開支持婚姻平權的蔡英文,她的態度是否在經歷過去五個月針對同婚的激烈抗議、公聽會、惡意污名毀謗之後,能如以往堅定?現在該是我們檢驗的時候了。
2017/02/21 | Kayue
美國研究︰同性婚姻合法後,高中生企圖自殺比率下降
美國一項研究顯示,州份落實同性婚姻後性小眾高中生企圖自殺的比率,明顯低於尚未落實的州份,或有助降低青少年自殺比率。
想消除一切形式的歧視,得先清楚文字、語言、思想上的各種「厭女情節」
台灣社會正走在討論的風潮上,如何看見自己在文字、語言、思想上的厭女情節,作者認為由此出發,才會達到消除一切形式的歧視。
2017/01/03 | 精選轉載
因「同志不該領養孩子」所以反對同婚?收養是個大議題,但真的無關父母的性向
孩子需要一父一母心理才會健全?親愛的,事實上沒有完美的家庭存在。理論中理想的家庭是有著一個樣板樣貌,充滿愛與和諧。但我們每個人帶著自己從原生家庭或本身性格而來的議題共組一個家,與家中每一個人產生的交互作用,都會是考驗這個家庭的火花。
2016/12/10 | queerology
如果同性戀不是一種可能,那異性戀也不可能真實的存在
同性戀可能是天生,但同性戀也有可能是一種選擇,而且同性戀應該要是一種選擇,一種跟異性戀一樣的選擇。不管是什麼戀,其實都應該如此。
2016/12/09 | 讀者投書
從澳洲經驗反觀台灣:以證據破除反同婚者無謂的恐懼,才能為整體社會創造最大利益
乍看之下,如同臺灣專法支持者的論點,同性戀在澳洲雖不能結婚,但同居所享的權益似乎大同小異。然而,若進一步探究如何登記同居關係,以及監護權等議題,便會發現歧視處處可見。
2016/12/05 | 讀者投書
男同志與愛滋:統計結果不是讓你歧視用的,而是為了幫助找出原因
數據會說話,我們不需要去否認男同志的確在愛滋病上有較高的感染可能,但應該避免將男同志等同不安全性行為,再進一步等同愛滋感染者;這樣的錯誤類推會造成一種社會的壓迫,甚至化為實際的歧視,危害特定族群的身心健康。
2016/12/04 | julia
已故聖嚴法師:如果同性戀做到這「四安」,那就沒有什麼不可以接受的了
已故聖嚴法師,早在16年即對同婚表達過看法。聖嚴法師於文中提及,一夫一妻制的家庭結構是人類社會安定力的根源,然而若從安心、安身、安家、安業等四個層面來衡量,如果同性戀者確實可以做到這「四安」,即指他們有足夠的能力「成家立業,安頓身心」,就不會帶給人類任何的社會問題。
2016/11/29 | 精選轉載
不是「一男一女的神聖家庭」有問題?我就是給兩個姑姑養大的!
當護家盟說出:「沒有血緣關係,就沒有愛。」「只有一男一女家庭長大的兒童,才能成長健全。」我才特別要大聲說,這種歧視荒謬的話,正是真正傷害那些特殊境遇的兒童的罪魁禍首。
2016/11/29 | 精選轉載
跟保守中年異男談同性戀:最難改變的就是至親的人,但聽到爸爸這句話我真的差點落淚
我一直覺得做社會運動、議題的倡議最難的就是改變至親的人,所以這麼多年來我一直不願意跟我爸談論這些議題。這幾年來在政治場域上學到最多的還是「溝通」吧,唯有很努力很努力地放下身段去溝通,才有機會促成那一點點的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