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4/04 | 讀者投書
身為「踢」,我們在厭惡自己的身體和擁抱自己的獨特中拉扯
在性別二元的社會裡我們的同志認同和陽剛氣質被編織在一起,這是一件就算一開始再怎麼刺我們也習慣了的毛衣。如果說走在路上的不自在是社會對於膽敢展現陽剛氣質的生理女性從外而來的攻擊,那在男裝部門購物的感覺就是性別二元的社會對我們從內而外的掏空。
2019/04/04 | 讀者投書
身為TB,我們在「厭惡自己的身體」和「擁抱自己的獨特」中拉扯
在性別二元的社會裡,我們的同志認同和陽剛氣質被編織在一起,這是一件就算一開始再怎麼刺我們也習慣了的毛衣。
2018/08/18 | 潘柏翰
未必是單選題:曾經步入異性婚姻的老年同志們
本文想要捕捉的正是王增勇所說的「多樣光譜」,在老年同志的眾多身影之中,有的可能從年輕時就意識到自己喜歡相同性別的人、交往過同性伴侶,卻因著社會氛圍、家庭壓力等因素,使得他們必須與異性交往、結婚,步入異性戀的婚姻與家庭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