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7/06 | Daphne Chung
【專訪】伴侶盟:並不是所有同志都想結婚,但為什麼我們的婚姻就是低人一等?
我們專訪了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的理事長跟秘書長,許秀雯跟簡至潔,他們是台灣婚姻平權的領航者,在這條路上已奮鬥了十年。到底婚姻平權法案是什麼?伴侶盟又在做些什麼?我們又為什麼要結婚?結婚的好處為何?
2018/06/28 | 羊正鈺
曾寫下「同婚最美判詞」的大法官要退休了,30年來他總是關鍵第5人
德州農工大學法學教授潘羅茲就告訴法新社:「甘迺迪法官可能是全世界最有權力的法官。」「他雖然只有一票,但他的票,可以說改變了大部分的案子。」
2018/06/21 | 精選書摘
《神與性》:性、性別與家庭價值,聖經究竟怎麼說?
在全國論戰中,聖經被用來當作反對同性婚姻的論據,令身為聖經學者的我既發笑也感到苦惱。事實上,直到聖經時代晚期,一夫一妻制才成為規範。然而,同性婚姻和廣泛來說同性戀的反對者(很像十九世紀的奴隸制度擁護者)誇大其詞。
2018/06/01 | 李修慧
「公司的理念是愛家?」南陽董座給主管千元「處理費」連署「反同公投」
南陽實業董事長蔡維力甚至在貼文中,要求公司據點長及廠長搜集同事的連署資料,甚至提出完成期限,寫道「拜託區主管在6月15日前完成」。
2018/05/09 | 馮一凡
反同婚三公投正在促成一場「毀家廢婚」的交易
現在反同婚三公投的提案方,或許就如同凱文一樣,他們因為害怕同性伴侶納入民法婚姻將會玷污他們對神聖婚姻的想像與實踐,因此他們只能與魔鬼進行交易,企圖利用公投推動專法,甘願讓人們受到「毀家廢婚」議程的誘惑。
2018/05/06 | Hornet
四點分析反同婚公投真的「沒有違憲」嗎?
這次中選會通過提案最致命的地方,就是提案本身把民法/專法提案拆成兩個,可能有違憲情形。
2018/04/26 | 精選轉載
以品格教育取代同志教育來杜絕霸凌?這恐怕找錯了藥方
葉永鋕受到多重的校園霸凌,從要求代寫作業、脫褲子,到肢體攻擊,而霸凌者從經濟階級角度來看也是社會的弱勢,這些是事實,但是這無法否認陰柔的性別特質是影響他校園經驗的主要因素。有家長團體主張以品格教育取代同志教育來杜絕霸凌,這恐怕找錯了藥方。
2018/04/24 | 精選轉載
同婚未達成社會共識,結果就是雙方陷入公投壕溝戰
如果沒有新的倡議,反同和挺同兩陣營短時間內應該會繼續使用公投這個「尚有爭議」的手段來互相攻防,陷入重複表決的壕溝戰。我想,這是因為同婚議題尚未達成社會共識的結果,而我們還剩下的手段,大概只有「擴大討論」「繼續說服」了。
2018/04/18 | Abby Huang
「最黑暗的決議」?反同3公投審議全通過,為什麼不全是中選會的錯?
政大教授陳芳明表示,中選會把人權議題拿來當公投選項,這是「最黑暗的決議」,如果同志婚姻必須公投,「那以後有許多人權議題都會被拿來公投了」。
誰支持同性婚姻?從出生世代與教育程度觀察
對於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態度,除了「愈來愈多人支持」,「愈晚出生的人愈支持」,我們還知道什麼?這篇將提出一些事實,邀請大家一起腦力激盪:人們對同性婚姻的態度如何形成?哪些可能的形成方式與本文提供的「事實」相符?
2018/03/26 | 顏正芳
反同公投案是一齣荒謬喜劇,一認真就令人吐血
以保守基督教人士為主的反同團體連續向中選會提出「同性婚姻以專法規範」、「婚姻限定於男女」、「國民教育不得實施同志教育」等三個公投案。筆者則是覺得:這些由謊言和仇恨堆壘起來的反同公投案,充滿荒謬喜感呢。
2018/03/10 | 李修慧
不婚族、同居家庭變多,衛福部4月討論開放「單身」女性人工生殖
「生育是基本人權。」醫師強調,站在平等社會的角度而言,不論單身、同居、結婚的人都有生育的權利,法令不該歧視未婚族群。
2018/02/24 | 運動視界
曾發表恐同言論的Tim Hardaway,如何變成同志平權支持者?
2007年,已經離開NBA球場數年的John Amaechi宣告自己是同性戀,並且出版一本書述說自己在未出櫃時身為職業運動員的生活,有人給予支持,但Hardaway在接受邁阿密電台訪問時,卻說出了驚人之語。
2018/02/01 | 羊正鈺
「不應對未成年孩子實施同志教育?」幸福盟再提公投反「性平教育」
由幸福盟發起的上一波「婚姻定義公投」,以婚姻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結合作為公投題目,已於24日達到第一階段的提案連署門檻。
2018/01/08 | 顏正芳
大腦是個好東西,製造荒謬反智歧視言論的人沒有嗎?
外界因為無法理解反同者為何要以「會令台灣絕子絕孫」這般無知荒謬理由來反對同性婚姻,因而嘲諷反同者「忘了帶大腦」,但依據「認知功能負荷限制」這個解釋模式,外界越嘲諷,反同者更傾向於堅守舊有保守價值和想法。
《性史》後來怎麼了? 除罪以前、同婚以後
如果你要問我,《性史》到底後來怎麼了?我會說,同志的性終於有了一席之地。這一兩百年發生的事,大概就是人口大餅上的那麼一點,約莫就是2%的現身,還有那2%背後的政治性。可是同性戀不再是一種醫學上的性倒錯或法律上的性犯罪,而是一種深具自我性別認同的性傾向。
2017/12/14 | 讀者投書
為何要讓他們信仰的上帝來否決大法官的意見?論黃國昌罷免案
將於12月16日舉行的黃國昌罷免案,其實真正的意涵並非針對黃國昌,而是這個社會對「安定力量聯盟」的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