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21 | 江河清
回顧同婚法案爭議,反同團體恐怕才是真正的文字遊戲高手
在同婚辯論中,反同團體以各種有意操作文字,引導社會反同,例如以「家長」頭銜掩飾宗教立場、把愛家和同志對立起來、宣稱婚姻自由不等於婚姻。這些文字遊戲在反同公投裡發揮了效用,但也引發許多爭議。
2019/03/15 | 李秉芳
「幸福盟草案」逕付二讀:19位立委連署把「同性婚姻」換成「家屬」
許秀雯也說,按照現在幸福盟草案的內容僅有17條,針對各項權利義務,表面看起來好像都顧到了,都有保障了,但未來勢必會出現「掛一漏萬」的情況。
2019/03/09 | 李秉芳
近半世紀法律戰:48年前美國第一對結婚的同性伴侶獲「官方認證」
男同志伴侶麥康奈(Michael McConnell)與貝克(Jack Baker)成為美國已知最早合法結婚的同性伴侶,甚至更可能是全球第一對紀錄於政府公共檔案的同性婚姻。
2019/03/05 | 李秉芳
同婚法案「逕付二讀」有5位綠委棄權,下一步會怎麼走?
柯建銘認為同婚法案就算送到司法法制委員會也不會有結果,建議先照程序走,其他黨團或是團體之後如果提出版本,一樣也逕付二讀,併案在黨團協商討論。
《748施行法》草案刻意排除「共同收養」規定,憲法能夠允許嗎?
儘管《748施行法》草案刻意排除有關共同收養之規定,這是政院的主觀意圖,但本草案立法目的──保障同性結合親密之共同生活──之下,仍有逕行準用民法共同收養規定的空間,這不是對草案中任何條文的解釋,而是基於草案立法目的,在法理上做的類推。
2019/02/27 | Abby Huang
美國第二大教派挑戰「同性戀友善」失敗,教會憂「導致一整個世代的出走」
聯合衛理公會在全球約有1260萬成員,這次的會員大會大約有43%的代表來自國外,多數來自非洲,並且絕大多數支持LGBT禁令。
2019/02/22 | Abby Huang
全球第一位任內得子的同志總理,出現在「恐同」國家塞爾維亞
塞爾維亞恐同現象無所不在,首都的同志遊行曾因遭受攻擊暫停3年,過去該國的醫學教科書裡,還曾將同性戀列為「性別偏差與疾病」。
2019/02/22 | 潘柏翰
「同性婚姻」不再遙不可及,但最爭議的「親權」仍難以一步到位
我想說的是:是的,難以指出何時被剝奪,正是因為這個國家的民法從一開始就未曾給予過同性伴侶相關的婚姻權利。台灣的民法終於在今年,跨出走向婚姻平權的第一步。不論是轉型正義或是婚姻平權,我們可以有不同的過去,但尊重彼此都擁有能夠在這塊土地上平起平坐的權利,是我們得共同努力實踐的未來。
2019/02/22 | 法操FOLLAW
「第二條關係」:《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草案有哪些問題?
行政院公告行政院版本的婚姻平權專法草案《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而這個草案有哪些重點和問題呢?像是本草案僅容許關係當事人收養對方的「親生子女」,這項規範是否合理?
2019/02/22 | 極憲焦點
快速解析《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合乎公投結果與憲法嗎?
行政院提出的《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有沒有合乎2018公投結果的要求?直接講結論:有,但事情不會這麼簡單就結束。
2019/02/17 | 張郁婕
日本LGBT同性伴侶控告政府:只要結婚制度不同,就是一種歧視
2014年8月,台灣同志平權團體號召30對同性伴侶至戶政機關登記結婚遭拒後,其中3組上訴法院,但在2018年全部宣告敗訴。2019年,日本各地也有13對同性伴侶選在西洋情人節這天,向日本政府提告。
2019/02/17 | 讀者投書
「民意」或「社會共識」是被詮釋出來的,不能用來解釋任何事情
民意並不是理所當然,任何嘗試用民意正當化、合理化自身訴求與行動的人或組織,我們都應該細究他的民意所指為何,因為民意永遠處在變動不居的狀態,它是被詮釋出來的東西,而不能用來解釋任何事情。
2019/02/16 | 李修慧
相差51歲的台灣男孩與英國爺爺完成婚宴,單親老爸:「不用管別人怎麼想」
趙守泉54歲的父親大方支持,直言「日子是你們自己在過,不用管別人怎麼想」,並且說「反正我還有3個兒子,你不能傳宗接代沒關係」。
2019/02/14 | 李秉芳
選在情人節「爭婚姻平權」,日本13對同志伴侶首度提憲法訴訟
日本的同性戀情侶,在沒有同性婚姻或民事伴侶關係法律的情況下,經常利用收養程序將2人註冊為屬於同一個家庭。
2019/02/04 | 潘柏翰
2018編輯推薦書單【性別篇】:七百多萬個巴掌 vs. 三百多萬個擁抱
性別研究者常說無處不性別。這次的年度選書涵蓋了多元性別、同性婚姻、性暴力和性教育,可說是這幾年國、內外皆相當重要的現象。讓我們一起用這五本書,回顧2018年度的重大性別事件。
2019/01/24 | 讀者投書
同婚修法路上的三項困境:人工生殖、收養制度與通姦定義
就台灣的同性婚姻之路而言,無論是以「專法」或「民法」的形式對其進行制度的建立與保障,都勢必至少要面對關於人工生殖、收養與通姦的三項難題和困境,但卻彷彿在主流輿論中仍缺乏著深入與細緻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