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01 | 法操FOLLAW
反同婚和反同教育三公投提案,有什麼法律問題?
看到護家盟等團體之前提出的三個與同性婚姻及同志教育相關的公投提案,一定會有人問:大法官不是說民法沒有保障同志結婚的權利違憲,應該要修法嗎?那為什麼還可以公投呢?
2018/08/30 | 法操FOLLAW
《從噁心到同理》:反同婚公投再現了「隔離但平等」政策嗎?
《從厭惡到同理》裡提到,美國過去在種族議題上採取了「隔離但平等」的政策。如今這樣的情形也在台灣真實上演。雖然大法官透過釋字第748號解釋闡明:不同性傾向的人都應該有結婚的權利,但反對派仍提出要另立專法的公投。
2018/08/28 | 李秉芳
美國9歲男童出櫃後自殺身亡,母親:只因我的孩子與其他人不同
台少盟指出,將近七成學生因特殊性頃向、多元性別身份遭到歧視;然而卻有地方議會通過「反對國中小課綱置入多元性別意識」,還有候選人支持「教育部與各級學校不應對學生實施同志教育」。
2018/08/27 | Abby Huang
小孩出櫃怎麼辦?教宗方濟各:父母不要沈默以對,應該對話和理解
羅馬天主教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上周末前往愛爾蘭訪視,在返回梵蒂岡途中,談到同志父母應盡的責任。
2018/08/11 | Harper's BAZAAR
將痛苦童年化為設計養分:時尚鬼才Alexander McQueen的暗黑成長史
1969年出生,2010年逝世。亞歷山大麥昆(Alexander McQueen)這位讓時尚圈集體跪拜的英倫鬼才,成長於社會邊緣更曾遭暴力對待甚至性侵,他將苦痛化為養分,創作史上最美、最獨特的服裝,這傳奇動人的過程,讓我們更能走進他扭曲卻美麗的心底。
2018/08/10 | 亞瑟蘭
生了女兒的同志爸爸,在巴基斯坦鄉間婚禮跳出「女腔」舞姿
「所以,大家都知道費瑟是同性戀了?」老公以一種意味深長的無奈點頭,「大家都知道了。但他也結婚了,生一個女兒了,而且是love marriage。」
2018/08/01 | 人權觀察
印尼政客煽動反LGBT,帶保險套出門就被視為同性戀
最近兩年多來,印尼政客和官員一直在煽動大眾反對LGBT的情緒。2016年開始時還只是仇恨言論,現已化為暴力行為,警察和激進伊斯蘭組織經常到任何他們懷疑有同性戀人士的社交場所進行臨檢。
荒涼人間地,斜陽孤鳥來:李幼鸚鵡鵪鶉-傳奇影癡與時俱狂
李幼鸚鵡鵪鶉的影評不純是單對電影本身的評論,也時暗渡陳倉「偷渡」其它社會議題⋯不只看透善惡,也看穿真假。他談到蔡明亮《無無眠》,安藤政信在澡堂中仔細清洗身體,但卻未翻開包皮清理,似真實假。
2018/07/07 | 精選書摘
美國大學性教育講義1:生理性別、社會性別與性別角色,三者有何不同?
近期有許多人拒絕傳統男女二元分立的性別認同模式 ,這或許意味著有更多人開始認知到性別流動性的存在,有了這樣的認知,我們才有可能理解性別與性表達的複雜本質。
2018/07/04 | 精選書摘
《美與暴烈》紀大偉推薦序:著作等身而且身等著作的三島由紀夫
無論三島本人是不是同性戀者,民間與國際媒體越是渲染三島的同性戀緋聞就對戰後日本官方越是有利。如果各國讀者很在乎三島的同性戀傳聞,就不會太追究(甚至會忘記追究)三島的極右派言行跟日本官方的互惠關係。
2018/07/04 | 精選書摘
《美與暴烈》:三島由紀夫之死是否可以單純地視為「鮮血與愛神」?
裕仁天皇是全世界、也是日本歷史上最後一個享有過神權的君主。即便在他於一九八九年去世、明仁即位後,日本各界還是對天皇的話題諱莫如深。三島觸及了這個禁忌,他自己也因此成了某種禁忌之題。
2018/07/04 | TNL 編輯
【QT案】 香港法院首判:承認外國同性伴侶,「配偶」不再只是「異性」
今天香港終審法院判決,QT勝訴,保障她能持配偶簽證,享香港居留和工作權。判決結果是否促進同婚合法化?是否造成外籍同志的移民潮?
2018/06/22 | 讀者投書
「亞洲同志的燈塔」,敵得過中國政治與文化的擴張嗎?
隨著中國獨裁的勢力愈趨龐大,台灣在性別平權方面的成功極可能在一夕之間被政治現實給淹沒,或是遭到中國不斷向外輸送的強勢文化給蠶食鯨吞。台灣性別圈唯有先發制人,將台灣的性別成功發展至中國、甚至是整個亞洲,才能讓台灣繼續保有自身的優勢。
2018/06/17 | 青平台
越過太平洋的求子長征,單親同志爸爸的育兒漫漫路
沒有伴侶的支持,和父母摩擦不斷,工作上也沒有育嬰的支援,羊爸面對許多問題都只能一個人戰鬥。一個爸爸獨自帶著嬰孩出門會遇到什麼樣的困境?
2018/06/01 | 李修慧
「公司的理念是愛家?」南陽董座給主管千元「處理費」連署「反同公投」
南陽實業董事長蔡維力甚至在貼文中,要求公司據點長及廠長搜集同事的連署資料,甚至提出完成期限,寫道「拜託區主管在6月15日前完成」。
【TIDF20週年】不會結束的對話
有人說攝影機是一把槍、一把刀,拿著它是在逼迫被攝者,但如果這個逼迫的意義是好的,我不覺得有什麼不可以⋯以《日常對話》獲柏林影展泰迪熊獎的紀錄片導演,黃惠偵表示電影帶來了距離,讓我們可以抽離地看這些年我們發生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