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情心

同情(英語:compassion),是一種因為同理心而對其他人產生的情緒。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4/04 | 精選書摘

《讀論語,做一個沒有敵人的人》:《論語》只有道德常識,沒有「思辨哲學」?

《論語》,其實在教我們怎麼跟朋友、跟父母、跟自己相處,在誠實和虛偽的君子之間,你可以選擇做個誠實的普通人,這就是君子。

2021/03/09 | 精選書摘

《修補生命裂痕》:車禍發生後,我最常想起急診區醫師出於好意但錯置的仁慈

我喜歡大家懷抱著同情心和彼此關愛,也喜歡關於小善舉的主題標籤和這種美好精神,但你不能把仁慈像泥巴一樣甩出去,然後期待它會自動黏上正確的地方。

2020/06/06 | 傅紀鋼

幫同志出櫃這件事嚴重侵犯隱私,但揭露名人性生活隱私呢?

如果今天瑋瑋不是受人歡迎、年輕且形象頗佳的同志網紅,而是發生在類似劉樂妍這樣被「公眾」嫌棄的人身上,大家會不會有同樣的疼惜?不會。這從博恩二創劉樂研〈CHINA〉的後續效應就可以看出。但這反映了甚麼問題?

2020/05/13 | 精選書摘

《假性親密》:想逃離假性親密關係,建立「富同情心的同理心」是關鍵

「富同情心的同理心」,是將同理心和同情心並列,但同時也對他人的經驗有較深的感受。作為一種共享的、人際相關的動力,它需要關係雙方的參與,正是因為如此,它才能成為假性親密關係孤立狀態的一種強大解藥。

2019/11/20 | Lo's Psychology

可識別受害者效應:一個人死是悲劇,但100萬人死不過是統計數字

香港現時每天都發現好幾宗不尋常的死亡個案,大量的資訊量已超出人類有限的關注度,漸漸使社會大眾感到麻木與吃不消。

2019/11/13 | 《科學月刊》

淺談「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大難不死的受害者,為何願與劫匪「再續前緣」?

與其說斯德哥爾摩症是一種「症」,不如說是一種用來陳述某些心理反應的「概念」,即受害者會對加害者建立某種聯結,且會因恐懼、沮喪而失去部分自我照顧的能力,最後形成情感上的依賴。

2019/10/16 | 精選書摘

《刀爾登讀史 肆》:對渴望權力的野心家來說,文學是個狡猾的敵人

人的同情心何時能被開啟?我想起一個休謨愛用的字眼:「生動」。生動意味著我們離物件足夠近,生動意味著我們的想像力被激發,生動更誘發同情心。而擴大經驗範圍,是發展同情心的必經途徑。

2019/03/09 | 愛長照

一定要等到髮蒼蒼視茫茫,才能對長者感同身受嗎?

當然不是的,因為等我們自己也老了,長者可能早就不在了,或是我們也不再有體力、腦力、耐力去好好同理他們。我們可以做的是:「在過去的經驗或當下狀態中,找到『對的按鈕』,按對了,同理心被啟動,情感和樂趣就有機會釋放出來。」

2018/02/25 | 精選書摘

理解這些創造內在世界的「心智元素」,對親子之間的對話有益

和孩子進行反思性對話可以培養孩子的心智直觀能力。如果父母能夠理解創造內在世界的基本心智元素,會對親子之間的對話有所助益。

2018/02/20 | 書傳媒

永遠覺得自己不夠完美?你正在「虧待自己」

同情心有兩種,一種是對別人的同情心,一種對自己。童年情感被忽視的人,對別人有很多同情心,對自己卻不然。他們非常寬容別人的弱點和缺陷,至少表面上看起來是這樣。

2018/02/20 | 書傳媒

永遠覺得自己不夠完美?這表示你正在「虧待自己」

同情心有兩種,一種是我們對別人的同情心,一種是我們對自己的同情心。童年情感被忽視的人,對別人有很多同情心,對自己卻不然。他們對於別人的弱點和缺陷非常寬容,至少表面上看起來是這樣。其他人會覺得他們很好說話,因為他們看起來不太有批判性,而且接受度很高。

2018/01/29 | TIME

我是個共和黨員,我不知道我的黨到底出了什麼毛病?

共和黨原本是富有同情心的保守主義,現在則是接受川普無止盡、隨意的殘酷言行,這個過程不能被單純認為是懦弱政治,當他在社群媒體上嘲諷一個核武流氓獨裁者時,已威脅到我們的安全。

2017/11/06 | 精選書摘

小說是以三十萬字寫三十字的藝術,你需要這三把鑰匙才能進入

吳爾芙說過:「閱讀小說並不如一般人所想像的那麼簡單,而是一門困難而複雜的藝術,你不僅要有能力去體會作家非凡的技巧,更必須具有豐富的想像力,才能進入藝術家為你所創造的境界,領悟到更多的東西。」

2017/09/29 | 謝東霖

【插畫】能夠了解對方的人,才能被人了解

你有沒有遇過一種人,不管你分享了什麼想法,對方都覺得沒什麼?

2017/09/29 | 精選書摘

【道德研究】耶魯心理學教授:我反對同理心

作者重申:我並非反對道德、憐憫、仁慈或愛,我也希望大家做好人好事好鄰居。我會寫這本書,無非期待大家繼續朝這個方向努力並創造更美好的世界,只不過我意識到想靠同理心達成目標,恐怕會走上不少冤枉路。

2017/05/17 | 拉裘立蓓爾

【插畫】面對脆弱,我們都沒有想像中的堅強

看到別人心情低落,你表達的是「同理心」還是「同情心」?通常而言,我們都會淡化或美化其他人遭遇的困境,卻難以明白每個人都有自己無法克服的盲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