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理心


  • 確認
  • .
從英雄崇拜的1930年代德國,認識「法蘭克福學派」的大眾文化批判
21世紀的現在,經濟危機、英雄崇拜、網紅、2018年台灣公投所顯現的民主亂象,不正像本文開頭提到的1930年代的2.0版嗎?那個時候,法蘭克福學派看到的,是新媒體的出現對人類社會的衝擊。
2019/09/08 | 書傳媒
《玩樂智能》:為何我們難以對「討厭鬼」產生同理心?
在和他人產生衝突時,站在對方的立場將心比心,也許不會是你想做的事,不過,與「敵人」產生共鳴,可能是解決問題的關鍵。接下來的步驟就是注意你可能面對的三個陷阱。
對家被打,我們應同情嗎?談社會運動中的同理心
同理心就像一把雙面刃,當人慣性被同理心牽動一言一行,便會被同理心的缺點所害。
2019/08/09 | BabyHome
心情不好的人,最怕聽到的三句話
當一個人因為任何原因而陷入悲傷或焦慮的時候,可能背後隱藏更深的害怕,害怕失去、害怕傷害、害怕不如預期、害怕關係破裂,這些深刻的擔憂是真實存在當事人的心理,而無法「不要想太多」的。
2019/08/04 | BabyHome
心情不好的人,最害怕聽到的三句話
當一個人因為任何原因而陷入悲傷或焦慮的時候,可能背後隱藏更深的害怕,害怕失去、害怕傷害、害怕不如預期、害怕關係破裂,這些深刻的擔憂是真實存在當事人的心理,而無法「不要想太多」的。
2019/06/26 | 精選書摘
《十種人性》:鄧巴數字「扮演我們社交志望的煞車」,而這不必然是壞事
我們應該停止為此自責,因為這樣的自責可能帶來反效果:既然沒有能力關心眾人、沒有能力在大範圍上發揮作用,我們就連某種較適度但基本可達的程度(人性程度)上,也別參與了吧。
《決勝女王》X《高勝算決策》:我用「Espresso」濃縮成八個談判心法
「反對自己」+「機率思維」+「避免由結果來決定決策品質」,是這本書跟電影告訴我們提高「勝算」(Odds)的最佳方法。
2019/06/18 | 精選轉載
【插畫】誒,不要雞婆啊
用個人衡量標準所推出的「最佳選擇」真能符合對方的需求嗎?還只是把自己的價值觀強壓在對方身上而已?
2019/05/27 | 精選書摘
《故事的力量》:說故事,讓我們人類這個物種能夠繼續生存
那些故事——那種聯繫,讓你度過難關,讓你可以與你的團隊或國家(或任何人!)一起繼續前進,而不會在出現第一個困難時棄船而去。這是我們人類自從圍著營火生活以來,共同克服障礙的方式。
《我們與惡的距離》的心理學,讓我們多想一下別人處境
《我們與惡的距離》劇情雖是在描述社會重大刑事案件中,加害人與被害人家屬的心理狀態變化,但卻也讓我們透過戲劇,更了解人性以及主客觀之間的差異。
《我們與惡的距離》與心理學:「正義世界信念」是一種認知偏誤
個體不糾結於過去,讓未竟事宜能夠好好的處理,人才可以繼續向前,所以當人想躲的時候,一定有不得已的理由,因為人生本來就很難,有些事情並不是不知道怎麼處理,只是需要一些時間。
2019/04/21 | 精選書摘
《人文學科的逆襲》:這些人很會講故事,對顧客有同理心
他們證明擁有歷史系、英文系、心理系或其他人文學系的學位,在商業情境中能夠發揮多麼大的力量。畢竟這些新進人員曉得如何安撫人們,在對方即將嘗試新科技之前推他們一把。
2019/04/06 | 精選書摘
《媽媽,琦琦,和她們的女兒》:妳媽媽她們是同性戀喔?
「我覺得家庭有很多種,我不會去想說我們家這樣就是很奇怪。我覺得,一個家庭最重要的是愛!愛不愛對方,會不會照顧得到對方、會不會在我有困難的時候,也互相幫忙。」這段話,是小女兒在接受《青春發言人》的訪問裡最後一段話,也是獲得最多觀眾迴響和引用的一段。
2019/03/29 | 精選書摘
《媽媽,琦琦,和她們的女兒》:妳媽媽她們是同性戀喔?
「我覺得家庭有很多種,我不會去想說我們家這樣就是很奇怪。我覺得,一個家庭最重要的是愛!愛不愛對方,會不會照顧得到對方、會不會在我有困難的時候,也互相幫忙。」這段話,是小女兒在接受《青春發言人》的訪問裡最後一段話,也是獲得最多觀眾迴響和引用的一段。
2019/03/09 | 愛長照
一定要等到髮蒼蒼視茫茫,才能對長者感同身受嗎?
當然不是的,因為等我們自己也老了,長者可能早就不在了,或是我們也不再有體力、腦力、耐力去好好同理他們。我們可以做的是:「在過去的經驗或當下狀態中,找到『對的按鈕』,按對了,同理心被啟動,情感和樂趣就有機會釋放出來。」
2019/03/06 | 精選書摘
從大腦與神經迴路,分析「高敏感者」與生俱來的敏感特質
HSP的杏仁核活動天生較旺盛,因而長期處於強烈不安與恐懼之中,導致容易感受到壓力。加上HSP對壓力的忍受能力較低,即便只是承受相同程度的壓力,產生的影響可能會比一般人更加嚴重。
2018/12/27 | 湯米
【插畫】男人、女人,誰需要靜一靜?
如果強將自己的情緒解方套用到別人的身上,出自善意的「關心」常常反而會化為紛爭的火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