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11 | 讀者投書
【離鄉工作徵稿】北上廣容不下肉身,三四線放不下靈魂
我的第二次外漂,漂到對岸13億人口的國度上,為了夢想和三餐練習適應寂寞⋯第一次離鄉是剛畢業被外派到四川,當時純粹因為去過天津實習,覺得環境還可以適應、錢又比較多,沒想到內陸跟沿海還是有段差距,更遑論最基本的飲食習慣,所以沒幾個月我就回台了。
2018/03/30 | 陳德政
我們告別的時刻——單車上的「春風少年兄」
《春風少年兄》裡我最喜愛的一首歌叫〈祝福您大家〉⋯每當聽見那首歌,我總會想起阿水,想起那個萬里無雲的夏日午後,我們在單車上各奔前程時,他轉過頭來和我說再見的臉龐,是那麼徬徨,卻又如此篤定,是那麼青澀,卻又飽經風霜。
林強在娛樂世界裡最主流的迷幻單曲-〈愛情研究院〉
〈愛情研究院〉歌詞無老派台語歌的菸酒江湖味,反而充滿像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喜怒哀樂酸甘甜」等生活、口語化的台語。
自創品牌不是台商的唯一出路》不希望台灣黑狗兄被K.O.,請培養更多的「隱形冠軍」
台灣與德國一樣都是以中小企業起家,我們也可以像德國的隱形冠軍那樣,企業規模不一定要大,但是專心在技術的深化,並且增加自己的不可替代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