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專訪吳念真:我寫作時總想傳達一個理念——「人是良善的」
「記憶就是你的人生啊。」吳念真說,「閱讀可以提醒你,一個人的人生沒有想像得那麼單薄。」
2019/03/05 | 精選書摘
吳念真《念念時光真味》:野菜,憋了幾十年的笑與淚
平時爸媽不許我們往山上跑,唯獨砍柴和摘紅鳳菜是例外,所以即便聽到「晚上沒菜」難免有些莫名的憂傷,但手拿籃子迎著夕陽的餘光走向山邊時,總有一種「共赴家難」的悲壯。
2019/03/05 | 精選書摘
吳念真《念念時光真味》:魚丸與虱目魚,最初與最後
最初與最後通常最難忘,一如我記得和父親第一次與最後一次一起看的電影,分別是《愛染桂》和《東京世運會》一樣。我記得這道滷虱目魚,就像記得當年魚丸的滋味,以及他搖晃著魚丸要我靠近的樣子。
2017/11/05 | Lo
「我的文學屬於台灣」國家文藝獎得主鄭清文辭世,留下300篇台灣土地的故事
鄭清文擅長以自然樸實的筆觸來呈現故事波濤洶湧的情節, 並透過小人物內心及生活來浮現時代的變遷與社會的轉變。他的文字簡潔,背後深刻,如實地書寫時代,以及他對這塊土地的情感。
2017/11/02 | 精選書摘
「改編」就是把別人的小孩借來做造型,但不能讓對方家長認不出來
臨床實驗證明,改編確實比畫自己編的要難多了,改不好,讀者會說那麼好的劇本你搞成這樣!去牆角站著檢討!萬一改得好,讀者又說,就是因為原著那麼好,能改編得好是正常的。
2017/10/17 | Abby Huang
想要「蓋到沒有人需要為止」,寶島義工團卻因經費不足恐提前休團
17年來協助台灣弱勢住戶蓋房修屋的「台灣寶島義工團」,受到景氣影響,各方的補助和捐款都大幅下降, 今年卻只募得一半不到,目前義工團的經費僅夠蓋完今年度的房子。
2017/05/23 | Lo
全聯道歉!擅用吳念真照片涉侵權,恐面臨「雙重賠償」
吳念真文章也向全聯總裁徐重仁喊話,「總裁,我知道老人家比較不喜歡花錢,全聯也一向講究節省,但是...別人的照片總還是不好隨便拿、隨便用,你說是吧!」
2016/06/04 | 精選書摘
吳念真:他在寫論文,而非描述-《再見楊德昌》獨立再版計畫
楊德昌說,吳念真最精采之處,其實是在於對人性各種狀況及人際關係的理解能力,而這正是演技裡最困難的部分。
2016/03/31 | 吳象元
演出前要求取消特效!難溝通且傲慢 紙風車、綠光拒進國家劇院
如今藝術團體免費表演,卻受到兩廳院以房東的姿態,要求收租,對從事藝術工作24年的紙風車團隊,只能接受「你好大,我好怕」的無奈。
2016/02/11 | 張硯拓
期待療癒的《老師與流浪貓》卻有化不開的孤獨味,其實是要教會你「放手」
回憶的珍貴,在於它們已經「不再」,所以每每想起,只會更痛。但之所以痛,不也是因為它們太美好,太不捨得放下嗎?
2015/11/03 | Zou Chi
他們耗費20年拍攝紀錄片《老鷹想飛》 只為了找回台灣天空中消失的黑鳶
五十年前,台灣的農田中老鷹四處可見,後來卻因過量的農藥而迅速消失。沈振中、梁皆得用20年的生命紀錄老鷹的生活,證明生態環境與人類的永續息息相關,需要我們駐足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