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2/04 | 鄧觀傑

《彼岸之嫁》影評:華麗娘惹文化包裹下,不被看見的南洋華人面貌

什麼是土生華人?什麼是娘惹文化?他們和中國的關係是什麼?這類問題不會出現在這些「新馬/娘惹」作品當中,他們在觀眾心裡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只有華麗濃艷的視覺效果。

2020/01/23 | 精選書摘

《彼岸之嫁》小說選摘:初見林家大宅,盛裝打扮的「麻將之約」

重現十九世紀馬六甲華人移民社會的生活場景,融入華人的喪葬習俗與鬼怪傳說,並將「冥婚」這個乍聽之下令人感到恐懼的概念用文學的手法呈現,衍生為追求愛情自主的故事。不斷出現的懸疑情節,緊緊跟隨女主角在內心世界與亡者世界穿行。

2020/01/22 | 精選書摘

《彼岸之嫁》小說選摘:一天傍晚,父親問我願不願意當鬼新娘

重現十九世紀馬六甲華人移民社會的生活場景,融入華人的喪葬習俗與鬼怪傳說,並將「冥婚」這個乍聽之下令人感到恐懼的概念用文學的手法呈現,衍生為追求愛情自主的故事。不斷出現的懸疑情節,緊緊跟隨女主角在內心世界與亡者世界穿行。

2019/10/10 | fanny

第54屆電視金鐘獎評析:從《我們與惡的距離》看台劇的潮起潮落

《與惡》突破性題材打開台劇視野,走向精緻化與國際化,以多元豐富的題材獲得好口碑,將台劇久違的榮景推向新的高潮。這是一部改變台灣戲劇體質的作品,而台灣等待這個衝擊真的等太久。

2019/05/04 | TNL特稿

《我們與惡的距離》劇本書座談會精華整理:與觀眾一起走在尋找答案的路上

《我們與惡的距離》大結局播出前一天,呂蒔媛出席在水牛書店舉辦的新書分享會,與書店主人劉昭儀、演員吳慷仁和施名帥深度座談,和大家近距離分享,關於這個劇本、這齣戲的背後,有哪些精采創作細節。

2019/04/22 | 精選書摘

《我們與惡的距離》吳慷仁:詮釋王赦這個角色,我常演一演忽然冒出了眼淚

準備這個角色難的不是演一個律師,而是通透理解他背後的堅持與所做的事情。王赦是一個不支持死刑的律師,這點就與我的立場有所衝突。

2019/04/20 | 精選書摘

《我們與惡的距離》吳慷仁X王赦:即使備受質疑,也要為人權燃燒

「到底要如何詮釋王赦這個人?」成為我開拍前滿苦惱的一件事⋯⋯最後,我決定不要過於形塑王赦的特別之處;因為他所做的事、身為法扶律師的堅持就已經夠特殊了。

2019/03/27 | 半個比爾

【台劇追追追】《我們與惡的距離》: 被埋葬的家庭與媒體的再次謀殺

眼前的悲傷場景,正是一手養育的兒子親手造成的,這要如何賠償、如何填補、如何鼓起勇氣一一向家屬道歉?對於父母來說,無論如何都沒法挽回人命,更無法撫平傷痛。比起兒子犯下的罪更可怕的,卻是連一聲道歉都難以啟齒的鬱悶與痛心。

2019/01/24 | 壁虎先生

《燃燒烈愛》X《白蟻:慾望謎網》:一半傑作,一半迷失

李滄東《燃燒烈愛》的前半段對我來說幾近完美,不是非常好,而是完美。然而電影的後半近乎致命性地傷害了這部電影,這讓我想起了另一部電影——朱賢哲的《白蟻:慾望謎網》⋯兩部片的關鍵角色都在電影中段消失/死亡,接著影片的重心即故事的致命傷。

2018/05/19 | 讀者投書

再不重視「媒體素養」教育,下一代如何辨識藏在媒體裡的魔鬼?

若「媒體素養教育」不盡早在台灣受到重視,我們的下一代該如何面對未來的資訊社會,如何在這樣的廣告中,讓孩子能獨立思考,學會「尊重」,又如何找到藏在媒體裡頭的各種魔鬼?

2018/04/25 | 讀者投書

「幫你6一波」該不該管?創作自由並非無限上綱

「電影不分級」說不要告訴他「因為電影有分級,所以廣告應該也要分級」。我的確不會告訴他這句。我要說的是「電視有分級,那為什麼電視上的廣告不用分級?」。

2018/04/23 | 精選轉載

很多人認為吳慷仁說得對,但最危險的正是「政府應該管一管」這種觀念

如果政府連創作內容都要管的話,你自己也會成為受害者,這難道是你希望的結局嗎?你自己身為文化人,都應該知道事情不應該這樣看,那你現在提出「政府應該控管」的主張,不是很矛盾嗎?

2017/10/27 | 高雄電影館

【慾望之味】高雄拍系列(三):獨奏、三仔

本篇文章介紹2部「高雄拍」的短片作品,《獨奏》由影帝吳慷仁與影后陸弈靜偕手演出母子,細緻演繹動人難解的親情關係,默契十足;「山上的猴子,都在嘲笑他。」《三仔》透過龍劭華充滿厚度的內斂演出,將看似無所事事的日常即景,浸漬出哲性的人生況味。

2017/02/24 | fanny

「戀物癖者與正義魔人其實是一體二面」-專訪《白蟻》導演朱賢哲

紀錄片不能去挖別人家庭的隱私,這是不道德的,但劇情片可以藉由劇本、演員呈現察覺出的台灣社會現象。或許也彌補了我在拍紀錄片時觀察到、卻不能表達出來的部份。

2017/02/17 | 陳 從吾

《白蟻》啃噬:台灣電影看待當代社會的新路徑

《白蟻》有出色的野心和執行能力,在賀歲檔期的戲謔和歡愉之後,為台灣電影開啟另一種不以獵奇、誇示姿態,觀看人性與邊緣的路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