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說故事與聽故事的人(下):訴說紅色高棉帶來的折磨,是我痛苦活著的責任
歷史上鮮少有如赤柬的大規模屠殺,然而,會不會就是這種認為「難以想像紅色高棉會再度發生」的傲慢,讓那些在各個角落、以不同的形式、規模發生的相似事件持續被忽略呢?
說故事與聽故事的人(上):從原爆倖存者口中,我聽到「地獄」的存在
如果經歷重要歷史事件的人們有著這份訴說故事的義務,那身為聽者,作為少數有機會親耳「聽到地獄存在」的人,是否也有什麼義務呢?
說故事與聽故事的人(上):從原爆倖存者口中,我聽到「地獄」的存在
如果經歷重要歷史事件的人們有著這份訴說故事的義務,那身為聽者,作為少數有機會親耳「聽到地獄存在」的人,是否也有什麼義務呢?
新加坡弱勢者,不存在還是被隱藏了?
外籍勞工就像所有人,他們有家庭,他們有興趣,他們有夢想。當我們讚嘆新加坡的進步時,我們不應該忘記建造這座城市的人。
新加坡的弱勢者,是不存在還是被隱藏了?
外籍移工就像所有人,他們有家庭,他們有興趣,他們有夢想。當我們讚嘆新加坡的進步時,我們不應該忘記建造這座城市的人。
新加坡的弱勢者,是不存在還是被隱藏了?
外籍移工就像所有人,他們有家庭,他們有興趣,他們有夢想。當我們讚嘆新加坡的進步時,我們不應該忘記建造這座城市的人。
養殖取代捕撈就是「永續漁業」?廈門鮑魚養殖場的思辨之旅
當那比你手指還細小的魚類屍體擺在你眼前,當聽見科學家說起海洋生物多樣性遞減的速度,你不禁慎重的疑惑起自己在每次選擇吃什麼的背後,究竟是做了什麼。
辦學校讓柬埔寨孩子學日文是「新殖民主義」嗎?
在這所謂「全球化」的時代,我們卻缺乏清楚的方針規範什麼樣的介入才不算侵犯到國家的主權,而什麼樣的袖手旁觀又其實是助長分歧和衝突。
辦學校讓柬埔寨孩子學日文是「新殖民主義」嗎?
在這所謂「全球化」的時代,我們卻缺乏清楚的方針規範什麼樣的介入才不算侵犯到國家的主權,而什麼樣的袖手旁觀又其實是助長分歧和衝突。
辦學校讓柬埔寨孩子學日文是「新殖民主義」嗎?
在這所謂「全球化」的時代,我們卻缺乏清楚的方針規範什麼樣的介入才不算侵犯到國家的主權,而什麼樣的袖手旁觀又其實是助長分歧和衝突。
在廣島原爆遺址歡笑並非不敬,而是「和平」最好的展現
戰爭與殺戮對和平的破壞,其實就是對這份日常的破壞,譬如美軍在廣島空投原子彈的那天,是個天氣晴朗的日子,選在早上8:15,準備上課、上班的人們紛紛踏出家門,走著往常的道路,卻再也回不去從前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