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4 | 言士
判斷是非對錯之前,不妨先盡量放下情緒
在這次「反送中」運動中,文宣擔當了道德思考的角色,在道德情緒過後進行思考,然後透過文字、藝術創作、連儂牆等將訊息傳出去。當訊息走到大眾,討論可以讓道德思考不會淪為只服務情緒的工具,連登在討論上就擔當了重要角色。
2019/10/10 | 灰記客
若「見好就收」和「攬炒」殊途同歸 ,為何坐以待斃?
事到如今,香港人還有退路,香港還有回頭路嗎?現在根本不存在「見好就收」的選項, 香港人若退縮,也許換來暫時的人身安全,但比2014年更大規模的秋後算帳會加快陸續出現。
2019/09/29 | 德尼思化
社運文宣也可以是藝術?香港時代革命十幅打動人心的畫作
像香港電影一樣,大家只會留意到前台的主角,至於背後的美術指導,似乎得不到應有的重視、支持和鼓勵。以下十張圖畫,是我在這三個月看到,有所感動,觸發思考的作品。
2019/09/27 | 蕭雲
中二生:與其去做烈士,不如去前線多救一位手足
外間常批評「小朋友」荒廢學業是受人利用,但中二生「Pepe」回應︰「佢哋話應該專心讀書,冇錯,我依個年紀應該求學。但佢哋都應該反思壓迫有幾大,點解有咁大嘅壓迫,令我哋出嚟爭取民主。」
2019/09/27 | 區家麟
一場自取其辱的對話騷︰七點觀察和三個結論
林鄭月娥的「對話會」,等六人問完問題才回答,根本沒有「交流」,不算對話。這種技倆有兩大好處:一,不用一問一答也無法追問,林鄭不用直接受到質詢;二,六人講完,每人幾條問題,林鄭自然可以選擇性答問,迴避敏感問題,觀眾則唔多覺。
2019/09/27 | 林彥邦
林鄭月娥扮聆聽,倒不如讓「對話會」變「藍絲大會」
不必自high發言的市民質素有多高,多感動「香港人真係好叻」之類,因為事實上,他們的發言無論質素有多高,理據感情多麼充分,對政府而言都不是啥回事,他們要的是「人」,有人願意和林鄭對話才最重要。
2019/09/23 | 譚蕙芸
屯門巧遇「叉雞飯阿叔」
「叉雞飯阿叔」的市井味,讓香港人感到共鳴,不少人看畢片段都表示,近日的憤怒情緒得到治癒,好像找到一個情緒的出口,阿叔也覺得難過:「我沒想過這片段迴響咁大,冇諗過片段會咁爆,其實,都是一種社會的悲哀,反映到香港人的抑壓、鬱結,真係好陰公。」
2019/09/20 | 譚蕙芸
9月15日,「個心唔舒服」的和理非中年和「開咗學都照出」的年輕人
相比8月,示威者人數未有增多,但攻擊和節奏都更明快,似乎大家都沒有時間去浪費。客觀上示威者的暴力升級了,但為和理非的遊行人士依然不割席,原因在於對示威者及警方武力的不同看法。
2019/08/30 | 精選轉載
民意逆轉?齊來看看各項民調數字⋯⋯
近兩個月有不少重要的民調數字,探討市民對警民衝突的責任、雙方有否使用過份武力、堅持「和理非」原則等問題的意見,讓運動中人理解為何運動能維持至今和應該如何走下去,有很重要的啟示。
2019/08/19 | 精選轉載
如果香港要搞一場人鏈守護行動
點都好,「人鏈守護行動」係有好光榮的歷史。無錯,件事係好和理非,大合照完就散水。但堅定的溫柔,也是一種力量。
2019/08/19 | 蕭家怡
香港抗爭十個「不要」
不要因為前線用了超乎你想像的抗爭手法,就馬上衝出來喊「鬼」,我們必須記住,大家能走到今日,是因為過程中有不同人,作了不同的嘗試,打開了不同的缺口。
2019/08/14 | 蕭家怡
兄弟爬山:各自補位、檢討、快速修正
鬼一定有,但與其起勢捉鬼,不如相信前線手足有能力好好保護自己,特別是坐在冷氣房的軍師,更不要拿出一些虛幻無比的特徵來捉鬼,除非你是驅魔龍族馬小玲。
2019/08/14 | 岑敖暉
制度失效時,單單說「不要用私刑」並不足夠
關於私刑,所有人都要答一個問題:當制度對作惡的暴徒起不了任何一丁點的制衡作用時,是否可以容忍「就咁就算」、不需要他們負上任何代價?是否要容忍「咁就算」先叫做係「公義」?
2019/08/05 | 區家麟
抗爭遇上市民指罵,和理非請做嘢
現在爭議已經超越「黃藍」,我們應該要想,大家是否同意「警黑合流」?大家是否覺得檢控「雙重標準搬龍門」無問題?大家是否樂見警察權力不受制衡,變成怪獸?用暴力解決問題,代價很大而且傷口難以痊癒,要想的,是什麼做成仇恨的螺旋,問題根源如何解決?
2019/08/05 | 蕭雲
8月4日記錄︰罷工最後召集,勇武派遊擊各地,和理非動之以誠
8月5日罷工前一日,無論是「勇武派」及「和理非」均出來,或遊行抗爭,或呼籲罷工。
2019/07/31 | 讀者投書
從反送中運動看「衝定唔衝」的種種考慮
其實「和理非」及「勇武」只是抗爭手段不同,兩種行動的意義均在於通過擴大抗爭力量、增加管治成本來換取掌權者的讓步。然而不論和平集會還是勇武抗爭,兩種行為本質上並不會直接帶來意義,果效完全在於這兩種抗爭行為能否帶來巨大的政治餘波。
2019/07/29 | 法夢
以「元朗黑夜」解釋反對《公安條例》兩大理由
香港政府經常以《公安條例》檢控示威者,但其條文含有不合理限制集會、示威自由,例如須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的制度,以及懲罰人民集結卻忽略真正罪行。
從「和理非」到「和理非2.0」
有理由相信,在該廝殺列車上被打的黑衣市民,要不是正宗的「和理非」,頂多都只會係勇少少喺上環「留多陣」嘅「和理非」,再加上普通市民甚至淺藍及深藍的人士。而這一班市民,竟然被一群黑道去攻擊及毆打,繼而竟然又被一班警察漠視及遺棄,要經歷驚心動魄的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