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2/01/01 | TNL國際編譯

《英雄聯盟》發行商Riot Games性別歧視集體訴訟案,以一億美元賠償金與加州政府以及女性員工達成和解

訴訟是在遊戲新聞網站Kotaku發表了一篇曝光Riot Games性別歧視文化的文章之後提出,職場的性別歧視文化包括不當侵犯和騷擾,以及在招聘和晉升過程,針對女性候選人不夠喜歡打遊戲和《英雄聯盟》而遭到刻意忽略。

2021/11/26 | 莊貿捷

聯電、美光互告侵權纏訟多年,今發聯合聲明達成全球和解協議,金額保密

台灣晶圓代工業者聯電(UMC)與美國記憶體大廠美光(Micron)今(26)日宣布,兩家公司達成全球和解協議,雙方將在全球撤回對彼此的訴訟,而聯電將向美光一次支付金額保密之和解金,未來雙方將尋求共創商業合作機會。

2021/10/06 | 李秉芳

「刪Q」罷免對決白熱化:陳柏惟遭爆曾肇事逃逸,道歉「當時就是做錯了」

近來藍綠雙方為了陳柏惟的罷免案,紛紛展開空戰和陸戰的激烈攻防。國民黨新主席朱立倫急於取得首場勝利,民進黨則要守住台中這一席才能壓下12月18日四公投的反撲氣勢。

2021/08/24 | 李秉芳

中影與黨產會和解:給付國庫9.5億、影片著作權讓與國有,不當黨產一筆勾銷

黨產會表示,這是《黨產條例》施行以來,第一件以締結行政契約方式解決不當黨產爭議之案件,符合轉型正義所欲追求之真相及和解精神。

2021/07/19 | TNL 編輯

交通部公布太魯閣號事故調查報告,工會批未見高層負責,罹難者家屬不滿籲重提和解書

台鐵產工認為,如果沒有重新檢視對於施工現場的現行制度有無缺漏,這並不是一份完整的報告,而這也是社會大眾想知道的,不是出事抓戰犯而已。

2020/08/13 | 法律010

車禍時別跟「三寶」起爭執:記得申請這三寶,釐清肇因賠償沒煩惱!

遇過車禍的人都知道,報警後警察會到現場進行蒐證,並且先給當事人一張單據,而這就是「第一寶」,若能集滿「三寶」,車禍當事人就能有效的保障自己權益。

2020/06/08 | 讀者投書

【政治無神論徵稿】我不斷尋找「超越藍綠」的真諦,最後發現需要改變的是自己

經常有人打著「超越藍綠」的口號,但越是以憤怒的心情抱持著反對藍綠的立場批判藍綠,越是容易產生更多的紛爭,真正的「超越藍綠」應該是要用愛包容藍綠和其支持者,甚至是那群覺得自己被藍綠傷害的人們。

2020/01/28 | TNL 編輯

張貼Kobe陳年性醜聞引爭議,《華盛頓郵報》記者被報社停權並遭到死亡威脅

記者松梅斯在發布該性侵案醜聞的相關推文後,收到大量的死亡以及強暴威脅訊息,另外由於住家地址遭公布,她只能暫時搬到旅館去住。

2020/01/05 | Johnny Hsueh

請出門投票,然後接受人民的選擇,接受新的總統

而無論是誰當選,一定會有大約一半的民眾失望、不滿、傷心、憤怒,但請記得,這就是選舉的規則下誕生的結果,請坦然接受,並試著支持這個新總統。

2019/08/21 | 王澄烽

如果輸了,我們就不再是香港人——回應曾俊華先生

不分青紅皂白,一味妄求對話、和解,期望運動盡快結束的人,不但無法達到雙贏,反而令到傷者、犧牲義士的血白流。

2018/11/16 | 羊正鈺

谷阿莫在庭上否認侵權:拍片不是為了錢,是教育看不懂電影的人

谷阿莫的律師簡榮宗提出程序問題,指本案除了迪士尼以外,其他告訴人都是「授權人」,但片商要取得「專屬授權」才可成為告訴人,這樣的告訴可能會有不合法問題。

2018/10/28 | Abby Huang

「婦聯會現在好好的,管它過去在幹嘛?」柯文哲一席話掀「轉型正義」討論

針對柯文哲的談話,不當黨產委員會指出,這樣的說法好像殺人只要悔改,就可以不要追究刑責,「應該很危險吧。」

2018/10/15 | 律師談吉他(雷皓明律師)

為什麼不管車禍是輕微還是嚴重,都要報案比較好?

所以車禍的話不用驚慌,第一步先確認人員傷亡情況,下一步就直接撥打110報案,請警方到場記錄車禍情形並指揮交通,讓你可以在事後取得申請車禍鑑定的資格,事後想要進行和解或是取得車禍證據,也能在法定期限後向警察機關調取車禍當天的紀錄與資料。

2018/09/10 | BabyHome

從厭世媽媽變佛系母親:與自己的無能為力和解,做個快樂四寶媽

身為四寶媽和社團核心人物,高雅雪是如何從厭世媽媽,變成佛系母親,且能在創業與家庭間取得平衡?

2018/08/15 | 精選書摘

處理內心衝突的五個階段:首先要確認競爭對手

因為內心的衝突和各方參與者現在清楚地顯露出來,而在這之前,內心衝突隱身在心靈多種面向的「混沌不明」之中,加上衝突裡所有的亂流和一團團的廢物,融合在一起無法辨認。這對一個領導人而言難以「掌握」,因此也難以「掌控」。

2018/07/30 | 莫非律師 Blue Blood Lawyer

非告訴乃論之罪,有沒有「無罪和解」的機會?

一般而言,犯了非告訴乃論之罪,縱然事後取得被害人完全原諒,被告若能得到個緩刑判決就已算很不錯,要完全脫罪十分困難,但是否有可能透過默契操作,達到脫罪的效果呢?

2018/05/06 | 書傳媒

面對家庭節日,我該如何與「控制狂父母」相處?

在《如果我的父母是控制狂》中,紐哈斯博士從辨識何謂不健康的教養方式、到如何保護自己、與控制狂父母劃清界線,都提供了大量案例以供參考與指引。其中最具挑戰性的課題,就是意識到父母的老化之後,當面對不得不重聚的家庭節日,該用怎麼樣的心情來面對。

2018/03/02 | 精選書摘

《寬宥之南》推薦序:即使知道何謂喪失人性,就更加堅強地守護人性

如果以一句話來總結《寬宥之南》的精神,我會說它是:「雖然被殘酷對待過,但並不因此變得更加殘酷;即使知道了何謂喪失人性,卻能更加堅強地守護人性。」願我們都能以此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