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0/02 | 書生百用
在這個懷疑道德的時代,我仍然相信道德是客觀的
在這充分懷疑道德的時代,其實同時也是充滿苦難、不公平、不自由、歧視的時代,逃避道德,就是逃避面對這些問題的對與錯,漠視眾多確實不義的苦難在眼前,這難道不是輕浮輕率的表現?
2018/10/02 | 書生百用
在這個懷疑道德的時代,我仍然相信道德是客觀的
在這充分懷疑道德的時代,其實同時也是充滿苦難、不公平、不自由、歧視的時代,逃避道德,就是逃避面對這些問題的對與錯,漠視眾多確實不義的苦難在眼前,這難道不是輕浮輕率的表現?
2018/09/30 | 精選書摘
《愛書人的神奇旅行》:《地下室手記》與《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
是什麼促使男人報復、辱罵女性、與其他男性對戰,然後變得滿腔怒火與挫折?杜斯妥也夫斯基之前,少有作家膽敢一窺人心黑暗齷齪的角落,認真探討(通常是男性)心理的不愉快層面。
2018/09/23 | 精選書摘
美學等於「美」或「美麗」?哲學家藝術家皆不同意
和「藝術」一樣,「美」與「美麗的事物」難以用嚴謹的哲學來定義。但和藝術不同的是,一旦美與美麗的事物與「神」、「真實」、「美德」、「良善」等概念脫鉤後,哲學家就對它們不感興趣了,許多藝術家也會貶低美與美麗的事物之重要性。
2018/09/22 | 精選書摘
《美學的意義》:美或「美麗的」同義詞?哲學家和藝術家不同意
和「藝術」一樣,「美」與「美麗的事物」難以用嚴謹的哲學來定義。但和藝術不同的是,一旦美與美麗的事物與「神」、「真實」、「美德」、「良善」等概念脫鉤後,哲學家就對它們不感興趣了,許多藝術家也會貶低美與美麗的事物之重要性。
2018/09/20 | 精選書摘
唐君毅哲學論探:生命政治與倫理政治,唐君毅與鄂蘭的不同
唐君毅保持文化與政治的適當區隔,容許在這種區隔中變化的空間。政體不僅僅作為統治的形態,也是生活為某種統治形態的表現;或者,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的差異有變動的可能,這是生命在共同的生活形式下所開展出的。
2018/09/20 | 精選書摘
唐君毅哲學論探:宗教並不與哲學矛盾,唐君毅的超越與感通
唐君毅認為在中國的天地信仰中,並不排斥超越性,並具有內在性的特徵。但是,中國宗教的獨特性在於以天地人三才之道所樹立的宗教觀,而與其他宗教有別。
2018/09/14 | 精選書摘
《龍樹中論的哲學解讀》概說:宣揚般若思想裡「空」的義理的中觀學派
為何《中論》如此重要,值得我們特別來研習呢?這是因為中觀學是大乘佛學的基石,它較唯識及如來藏兩系統更為重要。不論從歷史方面還是義理方面來說,中觀學都是大乘佛教裡一個最重要的部分。
2018/09/14 | 精選書摘
《龍樹中論的哲學解讀》:如何解釋觀因緣品的「八不中道」?
將相對的兩邊概念同時超越,而顯出一絕對的中道的境界,就是「不」,不即否定兩邊相對概念的意思。「八不」指同時超越四對八個相對的概念,然後中道的絕對境界便得以彰顯,這就是「八不中道」的整全的意思。
2018/09/10 | 書生百用
否定客觀(一)後現代主義與社會建構論
後現代理論家認為,他們之所以支持極端社會建構論,是因為傳統的客觀知識論根本通過不了歷史考察與批判分析,社會建構論有其理論基礎。
2018/09/07 | 精選書摘
牟宗三《生命的學問》:為人不易,為學實難
「為人不易,為學實難」。這句話字面上很簡單,就是說作人不容易,作學問也不是容易的事情。但是它的真實意義,卻並不這麼簡單。我現在先籠統的說一句,就是:無論為人或為學同是要拿出我們的真實生命才能夠有點真實的結果。
2018/09/07 | 王偉雄
不屬「閒聊」的哲學,難以向「未問津人」解釋
作為學術研究的哲學可不容許人「隨機與人便談」,因為一般人連你在研究的是甚麼問題也不明白,假如向他們解釋,最有可能的結果是:他們誤解你說的,並認為你研究的問題很無謂或是鑽牛角尖。
2018/09/07 | 書生百用
否定客觀(一)後現代主義與社會建構論
後現代理論家認為,他們之所以支持極端社會建構論,是因為傳統的客觀知識論根本通過不了歷史考察與批判分析,社會建構論有其理論基礎。
2018/09/04 | 王偉雄
不屬「吹水」的哲學,難以向「未問津人」解釋
作為學術研究的哲學可不容許人「隨機與人便談」,因為一般人連你在研究的是甚麼問題也不明白,假如向他們解釋,最有可能的結果是:他們誤解你說的,並認為你研究的問題很無謂或是鑽牛角尖。
《20世紀少年》的真實與模仿——浦澤直樹對柏拉圖開的玩笑
《二十世紀少年》牽涉的主題很多,要數最有哲學玩味的部分,絕對是真實與模仿這個主題,因為作者彷彿用了一整部漫畫向柏拉圖開了一個玩笑。
《20世紀少年》的真實與模仿——浦澤直樹對柏拉圖開的玩笑
《二十世紀少年》牽涉的主題很多,要數最有哲學玩味的部分,絕對是真實與模仿這個主題,因為作者彷彿用了一整部漫畫向柏拉圖開了一個玩笑。
民主政體的內部困難:由寬容悖論說起
若在多元寬容的社會當中出現了不寬容的人,我們還應否對他們寬容呢?把他們排除在寬容社會之外,繼而成為自己也成為不寬容之人?還是,不理會民主社會自我推翻的風險把他們納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