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

唐詩泛指創作於唐代(西元618年~907年)的詩,也可以引申指以唐朝風格創作的詩。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5/03 | 精選書摘

《盛唐五人團》:同樣寫花鳥,杜甫和王維卻是一悲一喜,這就是兩人本性不同之處了

只有完整了解詩的人生平,才能讀懂詩作的內涵。只有清楚詩作的涵義,才能完整貼近詩人的心情。生活在最輝煌盛唐的詩人,如何相互激盪出各自的人生故事與傳世名作?

2021/11/13 | 方格子vocus

李白〈清平調詞〉賞析:一般而言奉詔應制之作沒有好詩,然而此作卻是難得之佳構

一般言之,奉詔應制之作,沒有好詩,然而李白〈清平調詞〉三首,卻是此類作品難得之佳構。於是千古以來,為人所津津樂道。筆者不揣淺陋,試析如上,或可作為愛詩朋友之參考。

2021/11/12 | 方格子vocus

李白〈關山月〉賞析:單憑創造性的想像,就把交錯繁複的感受寫得傳神寫真

李白最善於使用古樂府來創作新詩篇,他不會老老實實照搬古人的東西,一定要放一些自己的創意與感受。這種五言的樂府詩,不但接近律詩,而且蘊含著李白自己的歷史想像與情境感受。

2021/11/08 | 方格子vocus

唐宋竹枝詞的人文風情(下):將俚俗民歌納入七言雅體,成為詩歌文學之瑰寶

「觀看」與「融入」,是唐宋詩人撰寫竹枝詞的兩個向度。吾人從唐宋竹枝詞作品中,可以看到傳統詩人在自然環境與人類社會關係上,相互依存、互動共生之情況。此也是竹枝詞在生態文學可能擁有的意義。

2021/11/08 | 方格子vocus

唐宋竹枝詞的人文風情(上):專寫各地「自然風土」及「民情風俗」的詩歌載體

竹枝詞在文類混淆方面,晚近學者已經作了一些釐清,值得參酌 。據劉怡伶之考析,現存竹枝詞無論是近體詩、樂府詩或詞的形式,或以圩丁詞、櫂歌、漁唱、欸乃、舫歌、市景詞、雜事詩定名,均已納入竹枝詞,如此,則無「詩體混淆」之虞。

2021/08/29 | 方格子vocus

淺談唐詩發展與演變:唐詩為何能如此興盛,成為中國古典詩歌的典範?

歷史上所謂唐代,始自西元618年,終於西元906年。唐詩是唐代文學中的冠冕。唐詩興盛的因素固然很多,具體而言可歸納為四點。

2021/08/08 | 令狐少俠

「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唐朝詩人筆下尊榮華貴的「櫻桃宴」

原來櫻桃在唐代可是皇上賞賜大臣的尊貴水果,王維、杜甫都在「櫻桃宴」中一品她的芳澤,白居易更是直接搬進庭院來享用,究竟櫻桃擁有什麼樣美麗的前世今生?讓我們一起看下去。

2021/07/20 | 令狐少俠

在亡女墳前用一輩子的眼淚來悔恨,這就是至情至性的韓愈

一位父親在亡女墳前,內疚、自責,喃喃自語,那種失去愛女的悲痛萬分、萬箭攢心、悽愴苦澀,千載之下,依舊讓人搵淚再三,低回不已。這才是韓愈,至情至性的韓愈。

2021/05/26 | 德尼思化

中國娼妓史與晚唐嫖客:李商隱迷失在.* 這場﹍×°愛情遊戲?

中國最初出現的乃是「伎」,不分男女,指原始宗教儀式中跳舞唱歌的人。這些宗教儀式是相當「神聖」,向萬有之靈致敬,模仿至高無上的造物主,「伎」作為儀式中的重要人物,地位崇高。

2021/03/22 | 德尼思化

破讀〈錦瑟〉無端五十弦:千年來李商隱最難解的詩作!

單從現今學界統計,李商隱〈錦瑟〉高達數十種不同的解法,各舉不盡可信,互有矛盾的證據,變成了一種古典文學詮釋的時間沼澤。

2020/09/18 | 精選書摘

《慢讀.兩宋詩詞領風騷》:以筋骨肌理見勝的「宋詩」&婉約與豪放匯成巨流的「宋詞」

唐詩對於宋人來說是一座難以逾越的高峰,而唐五代詞留給宋人的則是一片尚待開墾的處女地,宋代詞人大可在其中開疆擴境、逞才獻技,因此宋詞比宋詩在藝術上更富於獨創性,以致人們常把它作為有宋一代文學的代表,而與唐詩相提並論。

2019/06/14 | 精選書摘

《四時之詩》:勸你珍惜時光,也教你及時行樂的〈金縷衣〉

這首詩單純不單純? 也真單純,不就是莫負好時光嗎? 這是人所共有的感情,但是,也正因為人所共有,才能模糊一切差別,打動所有人的心。

2019/06/14 | 精選書摘

《四時之詩》:坐看牽牛織女星的〈七夕〉為什麼是夢想幻滅之詩?

詩中有沒有哀怨? 有吧。有沒有期盼? 也有吧。可是,詩人卻什麼都沒說,一腔心事,盡在「坐看牽牛織女星」七字之中。這就叫含蓄蘊藉,意在言外,像一顆青橄欖,越嚼越有味道。

2019/05/30 | 德尼思化

李商隱的叛逆與挑機:什麼叫做「無題」詩?

李商隱偏要顛覆解構一切,回到事物根本。「無題」就像作者刻意向我們挑釁:沒有題目,你還看得懂嗎?

2019/05/16 | 德尼思化

文人去青樓如何打卡寫食評?看李商隱筆下的紅顏薄命

李商隱一臉感傷,同情妓女,也是反問自己:「長安首都,這個最繁華的城市之中,何時會有我們能夠棲息之枝呢?」

2018/10/17 | 精選書摘

唐詩背後的故事:「天若有情天亦老」的下聯,200年後的宋朝才想到

李賀一生困頓,所以在詩歌中喜歡寫關於死亡、衰老的現象,而被人稱為詩鬼,和他的年紀輕輕極不般配,再沒有一位青年詩人的創作風格像他那樣悲涼。

2017/11/05 | 精選書摘

《給孩子的古詩詞》:賞析陳子昂〈登幽州台歌〉與李煜〈相見歡〉

之所以現在讀古人的詩文仍會感動,便在於它有自己感發的生命。而當時的人並不知道,千載之下有人讀了他的作品會感動,所以「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