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9/17 | 黃軒醫師

不要輸在終點上:什麼是「預立醫療照護諮商」與「預立醫療決定」?

在台灣,病人處於死亡邊緣,90%是由家屬決定老人家好不好死,而這些子女們,完全未受過死亡教育,完全未受過末期的訓練,怎麼處理生命課題呢?

2020/06/22 | 心理誌 PsychoLife

臨床心理師談《病人自主權利法》:這是社會的進步,現在我們有了談論生死的機會

許多病人因在生病時受到家人全心的照顧,可能會害怕讓家人失望而不敢堅持想要的醫療決策,或是雖然了解自己想要什麼,卻沒辦法與家屬溝通,即使想簽署預立醫療決定,但家屬仍可能會憤怒地認為病人想要放棄。當發生衝突時,所有人的目光就會投向心理師。

2019/08/10 | 李秉芳

安寧緩和醫療不是「等死」或「放棄」,醫生:重點是「善終」

台灣目前對安寧醫療仍有些迷思認為是「放棄」、「等死」、「消極治療」等,事實上安寧醫療的目標是在改善病人及家屬的生活品質,以及思考如何「好好走最後一段路」。

2018/10/06 | 50+(Fifty Plus)

「送行者」禮儀師:從更衣到下葬教我們的四項人生功課

從遺體的更衣、入棺、舉辦喪禮到下葬,這份工作的性質讓他們比常人更常面對死亡。亡者所留下的遺憾或感動,揭示了人生在世的不同課題。從看過最多人生終點的禮儀師的角度來看,教給我們什麼人生功課?

2018/10/04 | 羊正鈺

明年上路的「病人自主權利法」公布細則:哪5種病人可如願善終?

衛福部醫事司司長石崇良說,施行細節是要補足母法未周全之處,例如病人擁有知情權,任何醫療處置及手術的「同意」均應以病人為優先,若病人沒反對或無法清楚表達意願時,才能由關係人做決定。

2018/07/20 | 羊正鈺

「病人自主權利法」明年上路,你看過「預立醫療決定書」嗎?

《病人自主權利法》是亞洲首部「自己醫囑自己訂」的先進法案,可事先預立醫療決定,若未來成為末期病人、永久植物人、極重度失智,或發生不可逆的昏迷、其他經中央主管機關公告的疾病情形,不進行維持生命的治療或灌食。

2018/02/23 | 退休好幸福

「病人自主權利法」2019上路,全台七間醫院試辦成果揭曉

為了讓大眾了解「病人自主權利法」的精隨,2017年初開始,衛生福利部特別委託了全臺7家醫院做試辦,讓站在第一線的醫護人員或社工師,將正確的法律條則傳遞給有興趣者。一年下來,成效是如何?一般大眾對這項法條的接受度高嗎?大家的想法又是什麼呢?

2018/01/20 | 退休好幸福

台灣安寧之父賴允亮:提到死亡就避之唯恐不及,但問題仍舊存在

有台灣安寧之父之稱,同時也是馬偕醫院安寧療護教育示範中心的創科主任賴允亮醫師,帶著堅定的語氣說:「死亡就是這麼一回事,每當提到,大家都避之唯恐不及,但問題仍舊存在,並不會因為逃避而改變。」

2017/12/22 | Lo

傅達仁一度病危「準備後事」,自認活下來是神要他完成「安樂死」

根據調查,包含末期疾病、重度失能、無法治癒的生理疼痛,以及植物人(有事先遺囑或家人同意),都有8成以上的問卷填答者認為適用安樂死。

2017/11/16 | 羊正鈺

傅達仁取得安樂死「綠燈護照」,並答應瓊瑤「全程錄影」

現行《安寧緩和醫療條例》以及民國108年即將上路的《病人自主權利法》,也可以是善終的另一種選擇。

2017/11/11 | 李修慧

生命最後兩個月到瑞士旅遊,傅達仁找上全球唯一肯替外國人安樂死的機構

很多人誤以為去了安樂死機構「尊嚴」,他們會說服並鼓勵人們結束生命,但其實會員中真正由他們完成協助自殺的個案,只有3%。外人不知道的是,「尊嚴」花了更多時間,防止絕望的人獨自用可怕的方式離世。

2017/08/12 | 精選書摘

科技拆解了死亡的定義,使得人們難以回答:怎樣才算活著?

如同死亡,尊嚴與善終也是定義不清的詞,但對我們每個人而言,它們又是獨一無二的概念,端看我們的年齡、文化等其他因素。安寧療護派對善終有自己的一套看法,自主權人士則高舉法律文件,但死亡的面貌各色各樣,他們又要如何預先準備?

2017/08/12 | 精選書摘

沒有善終這回事——無論是死去或是留下的人,過程永遠都很難熬

沒有善終這回事。無論是快要往生的人、或是留在世間的人,過程永遠都很難熬。沒有什麼比較好的死法。能做的大概只有正視死亡、知道死亡將如何到來、接受死亡乃不可避免。認識它就能學會承受它。

2017/01/16 | 陳娉婷

專訪《伴生》導演黃肇邦:站在照顧者和將逝者之間,叩問生死、探究關係

黃肇邦遇見的三個家庭,有著三種截然不同的「伴生」關係,讓一個年僅30歲的年輕人,看見各種人生無常——老病、傷殘、死亡,體會到分離與相聚、執著與放下、照顧與捨棄之間的掙扎,有如提前上了一堂生死課。

2016/12/14 | 精選書摘

失智症事件簿:有一天我們都會老,誰會在身邊照顧你呢?

除夕的前兩天,老先生終於開口、低聲下氣,求來付安養院錢的兒子:「我想回家,吃年夜飯。」但是兒子毫不考慮的拒絕了:「你回家,對大家都不安全,存心不想讓大家好好過個年嘛!」老先生頭低得不能再低,老淚縱橫,濕了衣襟;兒子卻如躲什麼似的閃人,快步離開。

2016/12/14 | 精選書摘

失智症事件簿:有一天我們都會老,誰會在身邊照顧你呢?

除夕的前兩天,老先生終於開口、低聲下氣,求來付安養院錢的兒子:「我想回家,吃年夜飯。」但是兒子毫不考慮的拒絕了:「你回家,對大家都不安全,存心不想讓大家好好過個年嘛!」老先生頭低得不能再低,老淚縱橫,濕了衣襟;兒子卻如躲什麼似的閃人,快步離開。

2016/12/02 | 王偉雄

善終並非只求長壽,而是盡量延長「有一定素質的」生命

現代醫學進步,大大延長了人類的壽命,可是,醫學的進步卻未見得能減輕老病對人的折磨,長壽並不保證善終。

2016/12/01 | 王偉雄

善終並非只求長壽,而是盡量延長「有一定質素的」生命

現代醫學進步,大大延長了人類的壽命,可是,醫學的進步卻未見得能減輕老病對人的折磨,長壽並不保證善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