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幸福綠皮書》剪接師:對我而言,車裡的雙人鏡頭一直是最棒的
由於這是一趟長途的公路之旅,《幸福綠皮書》有非常多的對話,都發生於那部綠得耀眼的凱迪拉克車內。「處理汽車場景的困難,在於一輛車裡,你能有的就是那幾種鏡頭角度。」Patrick J. Don Vito說,「對我而言,車裡的雙人鏡頭一直是最棒的,你可以看見兩名演員互動時的火花。」
2019/02/21 | 精選書摘
《哲學大爆炸》:痛苦就是喜劇減去時間
喜劇是一種原諒自己、把我們的心再拼回來的方式,而如果我們運氣好,也許拼回來的心還會更大顆一點點。
2019/02/18 | 肥內
【中國賀歲片】《瘋狂的外星人》:土味科幻片的未來,抑或經典IP的新裝?
有人認為寧浩可說是良心導演,《瘋狂的外星人》確實難辨原著《鄉村教師》的樣貌,但寧浩依舊保留了作者劉慈欣的名字⋯至於電影情節的發展,有點像台灣八點檔的編劇模式:編劇團隊中每個編劇各自負責一條情節軸,這或許也能說明為何《瘋狂的外星人》需要一個少說六七人的編劇團隊。
2018/10/01 | 影迷大宅門
焦點院線《一屍到底》:打破(及打不破)的幕前與幕後
藉著角色亂入,《一屍到底》以一種捉弄的態度來戳破觀眾先前對這部片的想像。雖然始終坐在銀幕前,觀眾還是可以一層一層地想像,銀幕上的哪個時空是最裡頭的「劇中」,而那個時空又是外一層的拍片現場。
2018/09/30 | 傅紀鋼
《馬男波傑克》:建立在喜劇元素的悲劇故事,更大的傷害總在下一季
《馬男波傑克》的劇情在敘述過氣的情景喜劇《胡鬧的小馬》的大明星馬男波傑克,試圖重振事業、東山再起的生活。這個影集最可怕的地方在於,每當角色即將要有所體悟或成長的同時,現實卻又會毫不留情的把角色打垮。
2018/09/12 | 聞腋中年
葛斯范桑《笑畫人生》:好笑的,其實是人生
葛斯范桑的最新作品《笑畫人生》描寫男主角瓦昆的心靈沉淪與救贖,也是他與天人永隔的哥哥隔空對話。但對他演技的挑戰則來自一位看不見的主角,也是隱藏在全片背後的靈魂:於2014年過世的喜劇泰斗-羅賓威廉斯。
2018/08/22 | TJ
比起選舉,《博恩夜夜秀》這樣的節目才是對台灣觀眾的智力測驗
Ricky Gervais說過一句話:「沒有什麼是不可以開玩笑的」,喜劇演員面對社會議題有崇高價值,但也背負了沉重的責任,因為每個笑話的影響力都會把世界帶到不一樣的地方,而曾因「大奶微微」揚名的曾博恩,就要用這樣的節目挑戰台灣的觀眾,同時也挑戰自己的能量。
2018/07/15 | 王薀老師
喜劇泰斗卓別林:人生受困消沉時不以為杵,反而安之若固
足見卓別林一生中,除了善以幽默手法取悅大眾之外,在人生受困消沉時,他不但不以為忤,反而安之若固,繼續他的影藝人生。但公理自在人心,極為諷刺的是過了二十年後,美國卻又頒給卓別林兩次奧斯卡榮譽獎,並且讚譽他對本世紀之電影藝術所做出足為表率之偉蹟。
2018/03/12 | 精選書摘
《英國製造》:防止盜版音樂,跟保護笑話版權一樣困難
當某人創造了一個好笑的笑話之後,可以像野火那樣快速蔓延開來,很多人都會從中獲得樂趣,可是這個笑話的原始創作者,卻不會收到任何金錢上的報酬,也不會得到笑話「作者」身分的認定。
2017/11/20 | 周與然
Louis CK的手淫結束了
Louis CK的病灶成了售票觀看的噱頭,性挫败催化利比多,他自戀地販賣自嘲,最後人們發現,他不是打嘴砲,他就是菲勒斯。
2017/11/01 | TIME
喜劇泰斗喬治・卡林的靈感組織系統
赫夫特說:「我想,從卡林身上,人們能學到不只是如何創造一段喜劇表演,而是誠實地面對死亡。他所留下的,是對無常的反思。」
2017/05/14 | Alex Cheng
《聖誕搞轟趴》:原以為是爆笑喜劇,卻看到赤裸裸的公司治理生存法則
作者抱著一個讓大腦休息的預期,來看這部原本以為是無厘頭的爆笑喜劇。沒想到《聖誕搞轟趴》的劇情,根本就是一部辦公室求生啟示錄,充滿著諸多實作案例。
2017/01/25 | 精選書摘
為什麼「道家思想」可以為中華文化帶來真正的喜劇?
如果懂得道家的思想,知道一切事物變化正反合的道理,就可以避開各種不必要的災難了,避免災難是走向喜劇的第一步。
從電影看哲學系列:大話西遊說命途
第一次看劉鎮偉的《西遊記》,你也許會把它當成喜劇,多看幾次,你就會覺得它其實是一套悲劇。如果再多看幾次,你可能就知道它不只是一套喜劇,也不只是一套悲劇。
2016/11/05 | 高雄電影館
賈克大地《節日》:喜劇是邏輯推演的頂峰
經歷了殘酷的戰爭與人心的分裂),法國人民極度渴望回到那個戰火尚未開始的法國,而大地的《節日》講的正是傳統法國小鎮聖賽維爾(Sainte-Sévère)的傳統節慶活動。
【伊格言之虛構的萬物論】景森心裡樂,景森還是說了
你憑什麼認定王家曾選擇了一個釘子戶的身份就只是為了錢呢?當你低俗至心中只有金錢此一價值而毫無其他價值,你居然就沾沾自喜地認定其他人都與你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