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5/15 | 精選書摘

《我們生來就不是為了取悅別人》:我的悲傷不是沒了爺爺奶奶,而是不記得他們的模樣

那應該是我人生第一次,直接看見一支送葬隊伍,一具躺在棺材裡的屍體,這一切的一切,我的爸媽、我的老師、書本裡、課堂上,從來沒有告訴過我應該怎麼應對。

2020/05/12 | 讀者投書

穆斯林的身後人權:全球疫情肆虐下,土葬還是火化?

為避免恐慌,WHO公告只要不接觸或親吻大體,土葬和火葬皆合乎衛生安全標準,不會傳染,大部分的國家也接受遵循,但中國與斯里蘭卡仍堅持火化病毒罹難者大體,造成其國內的穆斯林社群極度憤怒與恐慌。

2020/03/02 | 芭樂人類學

情緒治理的「跛向道」:疾病與文化象徵如何隨著大型疫病出現而轉變?

在大型疫病出現的時候,自我保護認同成了指認不同並且隔離他人,情緒失去了文化象徵的回返,也變成無法恢復平衡的「跛向道」。這是我們正在經歷疫情的所有人,透過媒體訊息與人我互動的過程,可以觀察並且反思的時刻與議題。

2019/10/19 | 精選書摘

《比句點更悲傷》:拜那個刻名字的木頭,會比我們真心想念他有用嗎?

只見那個先生一直道歉,但是道歉的同時卻向我走了過來,一隻手勾著我的肩膀,然後跟我說故事,「你知道嗎?」我心想完了,一個很長的故事開頭都是:「你知道嗎?」而我只知道我的泡麵快泡爛了。

2019/04/20 | 精選書摘

《伊莉莎白女王》:戴安娜死後,伊莉莎白二世以「一位祖母」的身份發表談話

伊莉莎白二世正在準備一篇群眾期待已久的談話——自她登基以來,這是她第二次做這類特別的電視談話(第一次是在一九九一年波灣戰爭前夕)。

2019/04/14 | 精選書摘

《伊莉莎白女王》:黛安娜死後,伊莉莎白二世以「一位祖母」的身份發表談話

群眾的憤怒最初是衝著小報媒體,黛安娜的弟弟,史賓塞伯爵查爾斯在他姐姐死後數小時所說的話——「我早就認為媒體總有一天會害死她」——更是火上添油。

2019/04/03 | 精選書摘

《明治天皇》(下):即便不是親生母親,英照皇太后的死讓天皇打從心裡悲痛

天皇下令,自此以後尊皇太后為「英照皇太后」。這個極其例外的尊號無疑反映出他對皇太后的感情;在此之前,皇太后或皇后被追封諡號的例子可說是少之又少。

2019/02/10 | 精選書摘

《讓告別成為禮物》:如何留下你的數位遺跡?臨終與死亡的網路禮節

想一想你怎麼在數位世界裡道別,就像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生前計畫葬禮和紀念會,寫自己的訃文一樣。人們也可以把自己在社群媒體的道別內容或死訊先寫好,這些以後應該都會是很普遍的事。

2019/02/01 | 50+(Fifty Plus)

日本「室內墓」:不想和夫家葬在一起,也能選擇身後的「室友」

為了擺脫傳統墓園的陰森氛圍,室內墓多採高級飯店般的設計,氛圍明亮清爽。內部有冷、暖房和無障礙設施,平時也有專人打掃維護。不論天候好壞,隨時都可以前去參拜。

2019/02/01 | 50+(Fifty Plus)

日本「室內墓」:不想和夫家葬在一起,也能選擇身後的「室友」

為了擺脫傳統墓園的陰森氛圍,室內墓多採高級飯店般的設計,氛圍明亮清爽。內部有冷、暖房和無障礙設施,平時也有專人打掃維護。不論天候好壞,隨時都可以前去參拜。

2019/01/30 | 賴珩佳

貼近觀察印尼身後事的瀟灑:緬懷親人像開派對、短短3日內須出殯

婆婆停棺的三日倏忽即過,其實很嚮往這樣處理身後事的瀟灑與效率。往者已矣,有些時刻會長存於心。

2018/10/06 | 50+(Fifty Plus)

「送行者」禮儀師:從更衣到下葬教我們的四項人生功課

從遺體的更衣、入棺、舉辦喪禮到下葬,這份工作的性質讓他們比常人更常面對死亡。亡者所留下的遺憾或感動,揭示了人生在世的不同課題。從看過最多人生終點的禮儀師的角度來看,教給我們什麼人生功課?

2018/09/03 | 精選書摘

《明石元二郎》:歷任台灣總督,真正認真幹過事的只有他

明石在上任後不久便曾明白表示,至少在十年之內他不願意主動離開台灣;當時雖然屢屢謠傳明石將被派任陸軍大臣等職,他本人卻未曾絲毫動心。

2018/08/23 | 精選書摘

日籍脫北者逃亡手記:像動物一樣活了30年,金日成死了我為何會哭?

當我回到家,孩子們緊靠著我哭泣。我妻子也哭了。我不知道這些反應到底是出於悲傷,還是來自深層的恐懼。我們的未來,到底會走向哪裡?

2018/08/22 | 精選書摘

日籍脫北者的逃亡手記:像動物一樣活了30年,金日成死了我為何會哭?

當我回到家,孩子們緊靠著我哭泣。我妻子也哭了。我不知道這些反應到底是出於悲傷,還是來自深層的恐懼。我們的未來,到底會走向哪裡?

2018/07/04 | 精選書摘

韓國人妻文化觀察:婚喪喜慶難免,紅白炸彈也可以亂放

據說在韓國,比起用悲傷氣氛弔念死者,他們選擇用笑語來歡送,尤其是有一定歲數的往生者,死亡並不是件悲傷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