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8/09 | 地方賊
檳城喬治市被偷走的市場記憶:新街頭萬山、吉靈萬山、社尾萬山
馬來西亞族群多元的特色,不只反映在方言的使用,有時還具有「地域性」。以菜市場來說,馬來語稱為「巴剎」,然而在北馬(像是檳城、太平),當地人較習慣用另一種字眼稱呼市場,那就是「萬山」。
2019/07/13 | Amy Liu
【國際大風吹】入選世界遺產,是福還是禍?
最新一批聯合國世界遺產名單,近兩星期來陸續公布。這樣的「國際級認證」,實質上有什麼好處?又會帶來什麼意想不到的負面效應呢?
2019/07/04 | 吳象元
創作檳城喬治市壁畫「姊弟共騎」,立陶宛藝術家表示曾考慮毀掉此作品
「我和其他人都責怪我的作品,因為這讓亞美尼亞街成為檳城旅遊路線的中心。老實說我一直在考慮要簡單將這些壁畫給覆蓋,以結束這個馬戲團。」
誰說的腔調才道地?走進檳城華人「迅速切換語言」的日常
檳城的華人,或者說馬來西亞華人,除了語言混雜之外,迅速切換語言亦是種平凡的日常,多元文化著實地體現於地方生活空間,以及個人尺度的語言之中。剛開始和當地人閒聊或訪談的時候,對方講了一串華語混英語,我卻有「嗯?我剛剛聽了甚麼?」的感覺。
從檳城華人「迅速切換語言」的日常,看見多元文化的在地體現
檳城的華人,或者說馬來西亞華人,除了語言混雜之外,迅速切換語言亦是種平凡的日常,多元文化著實地體現於地方生活空間,以及個人尺度的語言之中。剛開始和當地人閒聊或訪談的時候,對方講了一串華語混英語,我卻有「嗯?我剛剛聽了甚麼?」的感覺。
2017/11/04 | TNL 編輯
世界遺產,是誰的遺產:檳城喬治市的考驗之路(下)
舊城區的再生總是都市發展過程中引人關注的現象,地價租金上漲,商業化的過程,讓其中的參與者受益也受害。商業化是兩面刃,對身處喬治市的居民、遊客、商號、地產商來說,如何共存共好,考驗著當中所有利害關係人的智慧。
2017/11/03 | TNL 編輯
世界遺產,是誰的遺產:檳城喬治市的考驗之路(上)
馬來西亞檳城州的喬治市,在2008年被編入聯合國世界遺產區(UNESCO World Heritage Site),多年來被評選為亞洲最宜居城市之一。 此後,鎂光燈聚集在喬治市上,曾經「拯救」了沒落的城,而今也帶來了新的問題。 世遺光環正牽動每一個市民的命運,為不同位置的人們拉出長短不一的影子,寫下截然不同的未來。 然而,世界遺產,究竟應該是誰的遺產?
全球最適退休養老城市:馬來西亞吉隆坡與喬治市入選
「我的第二個家,馬來西亞」是大馬政府在2002年開始執行的政策,目的是吸引外籍人士移民至此,目前已經吸引約三萬名外籍人士在馬來西亞定居。
2016/02/06 | 當今大馬
名列《孤獨星球》十大魅力城市,喬治市如何成為馬來西亞的新藝文之都?
一座城市的文藝氣息需要時間的累積,文藝魅力的形成,更需要整個社會的人文藝術修養作後盾。如果以為街頭巷尾的壁畫就足夠撐起一座城市的文藝水平,那未免把藝術看得過於簡單了。
2015/04/29 | 左岸沉思
東京不是因為有了天空樹才偉大,那我們是為了什麼要蓋台灣塔?
我們經常活在這樣的迷思當中,總以為我們要擁有些什麼,才能彰顯自己的存在,總以為要比別人更高、更大、更富有、更豪華,才能證明我們的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