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restaurant指的是要價高、需著正裝的餐廳,那路邊「小吃店」英文怎麼說?
老外問你平常晚餐都怎麼解決,若是回答「I usually have dinner at restaurants.」其實不太對。restaurants在英文的概念裡就是要價高、需要著正裝的餐廳,台灣路上常見的小吃店英文用diner比較洽當。
從「微醺」到「斷片」,如何用英文描述酒醉程度?
如何用英文問人喜不喜歡喝酒、愛喝的酒種類?本期視覺造句介紹和酒相關的動詞、名詞及形容詞。
《牛津英語詞典》裡的漢源詞:味精、小米酒的英文怎麼說?
作者將《牛津英語詞典》裡的漢源詞搜羅彙整於此,分門別類,按各類數字的多寡條列。
2019/01/18 | 精選書摘
《英語研究室》:當我學到「red-handed」,驚覺英文真是厲害的語言
英語也有很多恐怖到令人毛骨悚然的表現,雖然那是出於英語本身的特性,但有很多血腥的場面,膽小的人最好跳過這一篇……
2019/01/18 | 精選書摘
《英語研究室》:「上海」成為動詞,將有損城市形象
shanghai這個字畢竟有損已經成為代表中國近代發展都市的上海形象,讀者在使用時最好低調一點。之所以在這裡做介紹,主要是基於保護瀕臨死語的心態。
2019/01/17 | 精選書摘
《英語研究室》:當「上海」成為動詞,將有損這座城市的形象
shanghai這個字畢竟有損已經成為代表中國近代發展都市的上海形象,讀者在使用時最好低調一點。之所以在這裡做介紹,主要是基於保護瀕臨死語的心態。
2019/01/17 | 精選書摘
《英語研究室》:當我學到「red-handed」,驚覺英文真是厲害的語言
英語也有很多恐怖到令人毛骨悚然的表現,雖然那是出於英語本身的特性,但有很多血腥的場面,膽小的人最好跳過這一篇……
2018/12/19 | 精選書摘
《字彙的力量2》:《愛麗絲夢遊仙境》只用一次的字,竟意外流行起來
《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書迷都知道,作者是雙關語和文字遊戲的愛好者,喜歡創造所謂的nonce word,也就是「只用一次的字」,只適用於當下或某個特定場合。
2018/12/18 | 精選書摘
《字彙的力量2》:《愛麗絲夢遊仙境》只用一次的字,竟意外流行起來
《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書迷都知道,作者是雙關語和文字遊戲的愛好者,喜歡創造所謂的nonce word,也就是「只用一次的字」,只適用於當下或某個特定場合。
論文中常見的誤用單字
本週的主題為研究論文中常見的誤用單字。以下將列出這些單字,並一一附上解說。
「未知論者」和「無神論者」不一樣?論文中常見的誤用單字
本週的主題為研究論文中常見的誤用單字。以下將列出這些單字,並一一附上解說。
2017/08/14 | 精選書摘
「Where is the beef」不是指牛肉?認字前先探索文化才能「練習猜測」
「閱讀, 是整合了識別指認、理解、流暢度的歷程。」即使我們了解每個字詞的字面意義,但若先前對某一領域缺乏了解,往往會出現「每個字都看得懂,但串起來就看不懂」的窘境。這時,背景知識或先備知識可以助我們一臂之力。
2017/08/14 | 精選書摘
「Where is the beef」不是指牛肉?
「閱讀, 是整合了識別指認、理解、流暢度的歷程。」即使我們了解每個字詞的字面意義,但若先前對某一領域缺乏了解,往往會出現「每個字都看得懂,但串起來就看不懂」的窘境。這時,背景知識或先備知識可以助我們一臂之力。
換氣讓腔調更自然:講英文的最小單位不是單字,而是「字塊」
字塊要連成一氣不停頓,聽起來才自然。同理,長的句子更要用上這個方法。多練幾次,最好對著鏡子練,調對換氣點,語感就跟著調上來了。
跟外國人聊天聊到一半,突然想不起來重要單字怎麼說,怎麼辦?
和外國人聊天,或用英文報告到一半,突然想不起來一個很重要的字,如果支支吾吾,氣氛就會很尷尬或僵掉啊。不要擔心,小V這次就來教「對話絕不冷場的五大招」。
跟外國人聊天聊到一半,突然想不起來重要單字怎麼說,怎麼辦?
和外國人聊天,或用英文報告到一半,突然想不起來一個很重要的字,如果支支吾吾,氣氛就會很尷尬或僵掉啊。不要擔心,小V這次就來教「對話絕不冷場的五大招」。
2017/05/06 | TIME
特朗普現象創造新的詞彙與紛爭,結果讓字典「再次偉大」
「Black Lives Matter 」是政治性的語言,但是否連使用特朗普用字的人也是政治性的呢?韋氏字典的Sokolowski表示Twitter上的高度討論也提出了另一個有趣的問題:「從什麼時候開始,呈現字典裡的定義也成為一個具顛覆性意味的行為了?」
2017/05/02 | TIME
川普現象創造新的詞彙與紛爭,結果讓字典「再次偉大」
「Black Lives Matter 」是政治性的語言,但是否連使用川普用字的人也是政治性的呢?韋氏字典的Sokolowski表示Twitter上的高度討論也提出了另一個有趣的問題:「從什麼時候開始,呈現字典裡的定義也成為一個具顛覆性意味的行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