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10/05 | 精選書摘

《找回家庭的療癒力》:讓孩子知道婚姻中的分離是公平的,沒有贏家或輸家

前一段婚姻中的孩子必須努力度過並接納家庭的分離,以及分離帶來的所有結果,而不急於進入一個新的家庭層面。要讓孩子知道婚姻中的分離是公平的,不該讓孩子陷入「贏家與輸家」模式中,因為孩子有很強烈的系統公正性。

2019/11/10 | 精選書摘

《我只想讓我女兒有個家》:福利計畫餵飽我的家,但我也得提著一袋恥辱進門

當時我還不知道,不過政府其實已經努力多年,想要洗刷食物券的汙名,好讓兩千九百萬使用食物券的民眾不被歧視,方法是更名為「營養補充援助計畫」。然而,不論是叫「營養補充援助計畫」或「食物券」,民眾還是認為美國納稅人辛辛苦苦賺來的錢,被窮人拿去買垃圾食物。

2019/07/07 | BabyHome

黃小柔:不要跟別人比,跟自己比「今天有沒有比昨天開心」

藝人黃小柔自出道以來,一直予人爽朗、陽光的形象,但她曾經跌跌撞撞,高中畢業就北漂從事高壓的演藝工作,情感路上也不乏各種路障,更曾看了三年多精神科。如今她好像「突然」成為人生勝利組,她在新書《跟過去的每次跌倒說謝謝》赤裸地揭開自己的故事。

2019/03/24 | 精選書摘

《被壓榨的一代》:提供在凌晨三點半接送孩子的托兒所,或許很快就會誕生

漢森的困擾非常典型,就像是全美家長的噩夢。二○一四年,科羅拉多州立案托兒所可以容納的學童數量,僅為該州幼童人數的四分之一。在明尼蘇達州,提供居家幼童照顧服務者的數量在二○一一年至二○一六年間,下滑了一七%,導致市場出現嚴重短缺。

2018/08/14 | 廣編企劃

人生的倆好球 打擊出去

臺灣少棒球員自小離開家庭加入球隊,在困頓的環境中自主獨立,而這些進步,背後需要隊友與他人的支持與關懷,才能在經歷無數磨練後成功站上打擊區,敲出人生的勝利打點。

2018/06/21 | 周雅淳

不要避談「家裡沒有爸爸」,讓孩子理解他是從美好來的

「沒有爸爸」可以是一種負面評論(「大家都有只有我沒有」),也可以是一種狀態敘述(「我家的成員裡沒有爸爸這個角色」),關鍵不是在孩子,而是大人自己就要有那個視野看到社會中普遍存在的家庭多元形式,以及不認為「某些家庭形式就是有缺陷」。

2018/02/23 | 周雅淳

請不要用「父代母職」「母兼父職」來勉勵或褒揚單親家長

接受每個家庭當下的形式,有的時候,將人硬塞進不存在或已離開的角色來理解,是將偏見或無知用善意包裝。

2018/02/23 | 周雅淳

請不要用「父代母職」、「母兼父職」的說法來勉勵或褒揚單親家長

請接受每個家庭當下的形式,有的時候,硬塞進不存在或已離開的角色,某種程度上是將偏見或無知用善意包裝。

2017/01/20 | 精選書摘

分析「個人主義」與「集體主義」的利與不利

雖個人主義文化通常推向民主的認知、行為與制度,也將一些人推向自戀。自戀毫無疑問地使離婚率和單親家庭的數量增加。

2017/01/03 | 精選轉載

因「同志不該領養孩子」所以反對同婚?收養是個大議題,但真的無關父母的性向

孩子需要一父一母心理才會健全?親愛的,事實上沒有完美的家庭存在。理論中理想的家庭是有著一個樣板樣貌,充滿愛與和諧。但我們每個人帶著自己從原生家庭或本身性格而來的議題共組一個家,與家中每一個人產生的交互作用,都會是考驗這個家庭的火花。

2016/12/01 | 何則文

不是「一男一女的神聖家庭」有問題?我就是給兩個姑姑養大的!

當護家盟說出:「沒有血緣關係,就沒有愛。」「只有一男一女家庭長大的兒童,才能成長健全。」我才特別要大聲說,這種歧視荒謬的話,正是真正傷害那些特殊境遇的兒童的罪魁禍首。

2016/06/26 | 朱建豪

「會吵的小孩有糖吃」的空姐,與「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地勤

在華航高層資方與華航底層勞方,甚至將勞方分為「揭竿起義」和「默默耕耘」二派的賽局中,勞方擁有對於「抗議」或是「不抗議」二者的優先選擇權,而在勞方選擇之後,就輪到資方選擇因應措施了。

2015/06/09 | 吳象元

讓身分證不是「身世証」:對從小失去父母的孩子而言,父母欄是種無形傷害

這些隱私的揭露因為是非自願,往往會造成不必要卻帶有強制性的人群分類或偏見歧視,被標示出不同者常常被標籤為不正常。

2015/02/14 |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完美主義張鈞甯:懂得容忍不完美和失誤,才會是最舒服的狀態

張鈞甯出道十年,日子不長不短,低潮與沉潛佔去大部分時間,才發現,原來不完美更值得紀念,回首過去才夠痛快。

2015/01/06 | 你知我知

來到偏鄉的「台北老師」最後終於懂了:「原來他們不需要同情,而是嚴厲的幫助。」

一年前,他跟所有人一樣帶著同情前來,聽見學校師長直接的訓話還會不捨,覺得怎麼對孩子說話那麼直接。一年之後,「原來他們不需要同情,而是嚴厲的幫助,」他說,「他們都知道自己有問題,更需要有人告訴他們要擔起什麼責任、怎麼擔起責任。」

2014/11/14 | 吳象元

當其他小孩想要玩具時,他的聖誕節願望只是件大一點點的「制服褲子」

近日媒體報導一名十歲女孩鄭茄妡,一家三口住在僅有1.5坪大小的木板閣樓,生活費來自外曾祖父母的菜市場生意,然而,鄭小妹妹並不是台灣社會的特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