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2/17 | TNL特稿
獄中的日子——訪反新界東北撥款政治犯梁曉暘
現時有不少示威者遭還押,未來亦可能面臨監禁。曾因反新界東北撥款抗爭入獄的梁曉暘,分享他當年的經歷和想法。
2019/12/10 | 本土研究社
學中國搞「智慧監獄」,香港城市監獄化開端
大數據隨時可配合其他智慧城市監控基建(如智慧燈柱、智慧警務、智能身份證)作日常數碼監控,大家要合力睇緊啲未來嘅撥款同進展!
2018/11/22 | 陳娉婷
黃之鋒與前少年犯們:投訴懲教署,路途有多崎嶇?
去年10月,黃之鋒被懲教職員要裸身、蹲在地上接受問話,向懲教署投訴無門後,他決定反客為主,另循小額錢債審裁處向懲教署索償。他和兩個前少年犯,揭露懲教署投訴機制的層層失效。
2018/10/31 | 陳娉婷
何潔泓:被隔離至沒香港人的囚倉,仍然緊靠苦難中的小眾
去年因非法集結罪入獄,何潔泓被編至小貓三四隻的圖書館倉,為有溝通障礙的非洲、菲律賓、內地人出頭,爭取到一小時放風,出獄後她致力倡議懲教署購入外語書,不欲再看見囚犯把同一本書借了十多次。
2018/10/24 | 陳娉婷
被誤判入小欖精神病院,穿過地獄門:社運青年梁穎禮
新界東北13子之一的梁穎禮,因非法集結罪入獄13個月,期間兩度被送入小欖精神病院,囚友猜測他因爭取權益而被針對:「阿禮你搞太多事了。」阿禮無奈一笑,如果他不搞、不與權力作對,或許他今天仍在小欖。
2018/09/26 | 陳娉婷
少時仇警加入黑社會 憶勞教所不人道對待:當還債,但無助更生
麥以馬13歲入黑社會,18歲因襲警被判入獄,持續被虐打和侮辱,惟犯了錯的他,只當這些苦楚是贖罪。然而,監獄畢竟是一種高等生物欺負弱小的制度,這令他出獄後不甘再做小綿羊,為了逞強又變回社團成員。直至23歲被控性侵,他才在一無所有時,找到了信仰和藝術的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