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犯

囚犯,又稱受刑人、罪犯、監犯、或監躉,一般指被法律已通過1,2,3審定罪而被囚禁監獄的人。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1/31 | 貓心(龔佑霖)

《想見你的愛》:反思更生人追尋幸福的可能性,我還值得愛人與被愛嗎?

我們以為我們監獄在矯正囚犯,能讓他們重回社會,但囚犯們的生活環境如此糟糕,出社會後又沒有朋友,再加上罪惡感的折磨,能夠幸運如壘一般的人有幾個?

2020/10/24 | 貓心(龔佑霖)

一首〈Baby Shark〉兩樣情:為何傷心的人該聽慢歌?

當音樂能和我們的情緒同步,才能帶給我們被同理的感覺。當一個人憂鬱時,聆聽悲傷的音樂是較為合適的,因為慢歌帶給我們一個情緒同理的感覺。

2020/10/03 | Louis Lo

【圖輯】奧勒岡「囚犯」消防隊:在森林大火中,他們很開心得到「合法的刺激感」

這10名奧勒岡州的囚犯,扛著電鋸、斧頭、鏟子和鋤頭,進入該州一個世紀以來最大的森林大火現場。他們同心協力,在森林中排成一列縱隊,艱難地爬上喀斯喀特山脈陡峭而灰暗的山坡,尋找可能死灰復燃的餘燼。

2020/03/16 | 譚蕙芸

陳健民坐牢與哈維爾獄中選茶包

採訪反修例到後期,我的情緒一次又一次跌到低潮。但只要收到陳健民從獄中寄出來的信,或讀他在傳媒裡發表的《獄中書簡》,我就覺得像在烏雲中看到陽光,他的笑容躍然於紙上。

2020/03/01 | Louis Lo

【圖輯】伊斯蘭國滅亡後,「聖戰士們」在監獄靜候命運的審判到來

伊斯蘭國垮台後,庫德族武裝部隊便在卡米什利,試著處理這些遭到俘虜與追擊的人,其中包括數百名外籍人士。要怎麼「安頓」這些伊斯蘭國的殘黨,對當地庫德族政權來說,是個棘手的問題。

2019/12/17 | 區家麟

驚人數字:示威被捕人數已高於全港監獄在囚人數

香港進入一個罪惡新時代,警隊半年「止暴制亂」製造了無盡案件,拘捕的總人數,已經超越運動前全港被定罪正在坐牢的總人數。

2019/12/08 | 李秉芳

美伊局勢緊張之際雙方罕見合作「換囚」,釋放遭關3年的華裔學者王夕越

華府曾指控伊朗拿王夕越作為籌碼,圖的正是「換囚」或者鬆綁制裁。目前還有多名美國公民被拘禁在伊朗。

2019/11/20 | 流傘

解散警隊,從何入手?——認真思考「第六訴求」的含義

當運動進入第六個月,很多抗爭者開始表達「第六項訴求」:解散香港警隊。此項訴求引發了不少人辯論解散警隊的真正含意:是重新訂憲及改革?還是否定社會必然需要警察的基進想像,即廢監主義?

2019/07/30 | Abby Huang

巴西兩黑幫「監獄內戰」縱火、挾持獄警 52人死當中16人遭斬首

敵對幫派成員之間的殺戮在巴西監獄中很常見,巴西政府掃毒、掃黑的行動之後,監獄恐淪為下一個大型犯罪場所。

2018/11/28 | 當代評論

在馬來西亞談廢死前,能否先讓現行馬國死刑制度更加透明?

馬來西亞秘密問吊不僅讓死囚家屬長期擔心受怕,也讓倡議組織無法更有效地進行聲援。監獄制度和法律制度,可以如何盡最大能力保障家屬,減少罪犯在同一個家庭輪迴?

2018/11/15 | 陳娉婷

橫跨25年,前少年犯揭懲教虐待:打爆睪丸、耳膜弄傷、十二指腸潰瘍

青少年囚權關注組幾位成員,指證20多年來少年監獄的不人道對待:「社會普遍覺得囚犯入獄抵死,被剝奪自由和時間抵死,但這是否意味不給你食物,剝奪你的尊嚴,可否虐打你?可否當你不是人?這些不應剝削,要分清楚。」

2018/10/24 | 陳娉婷

被誤判入小欖精神病院,穿過地獄門:社運青年梁穎禮

新界東北13子之一的梁穎禮,因非法集結罪入獄13個月,期間兩度被送入小欖精神病院,囚友猜測他因爭取權益而被針對:「阿禮你搞太多事了。」阿禮無奈一笑,如果他不搞、不與權力作對,或許他今天仍在小欖。

2018/09/26 | 陳娉婷

少時仇警加入黑社會 憶勞教所不人道對待:當還債,但無助更生

麥以馬13歲入黑社會,18歲因襲警被判入獄,持續被虐打和侮辱,惟犯了錯的他,只當這些苦楚是贖罪。然而,監獄畢竟是一種高等生物欺負弱小的制度,這令他出獄後不甘再做小綿羊,為了逞強又變回社團成員。直至23歲被控性侵,他才在一無所有時,找到了信仰和藝術的出口。

2018/07/24 | Alvin

脫褲、將囚犯當沙包「練拳」 俄羅斯監獄「虐囚影片」流出

IK-1監獄囚禁了多名反普京的示威者,而監獄一直傳出暴力對待囚犯的指控,而當局卻一直不肯對監獄作出調查。

2018/06/30 | Louis Lo

【圖輯】55歲以上受刑人多達18,400人,加州監獄設「失智症病房」

全美各州的監獄,似乎都遇到類似加州的受刑人年齡問題。最近的一份報告指出,美國一年提供給受刑人的醫療費用約為30億美元,其中65歲以上囚犯平均每人花費8,500美元,而較年輕的受刑人僅約950美元,落差非常明顯。

2018/06/18 | Kayue

著名的「史丹福監獄實驗」到底有何問題?

著名的史丹福監獄實驗告訴我們,只要被分派到特定的角色,在權力影響下,任何人都可以迅速變得殘暴——但這是真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