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9/06 | TNL香港編輯

四川企業以股份換員工簽「奮鬥者申請書」:放棄加班費有薪假、「能力不足時淘汰」

中國四川一家金屬公司日前被爆料,讓員工自願簽署「奮鬥者自願申請書」,內容包括自願加班但放棄加班費,「能力不足時接受公司淘汰」,且不與公司打官司,引起中國網路熱議。

2020/07/24 | TNL 編輯

中國關閉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為休士頓館報復

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成立於1982年,領事範圍涵蓋四川、重慶、貴州、雲南和西藏自治區,極具戰略意義。

2020/06/23 | TNL 編輯

中國長江大雨洪災:重慶市疏散10萬人、三峽大壩水位高出限制2公尺

中國長江一帶20日以來降下暴雨,三峽大壩的水位也超出防洪限制近2公尺,中國水利部日前曾表示,今年全國累積降雨量比往年同期多6%,防災目標之一是水庫不因工作不到位造成「垮壩」失事。

2019/06/04 | 鞭神老師

川菜兵法全攻略(下):當差點消失的花椒,遇上飄洋過海的辣椒

在花椒地位奄奄一息的時候,印地安人的傳統食品辣椒以觀賞用值物的型態來到了中國,那是一種味覺上的革命,讓喜食辛香的四川人吃到這種辣得更直接和更徹底的調味品。就這樣,世界上出現了一個新的口味,麻辣。

2019/06/03 | 鞭神老師

川菜兵法全攻略(中):麻婆豆腐、宮保雞丁為什麼能夠享譽國際?

到底川菜為什麼可以紅遍大江南北和世界各地?他說:「因為它親民」。不用高級食材,但麻婆豆腐和宮保雞丁的材料如此樸實簡單卻能夠享譽世界的原因是什麼?大師說:「就靠一個『味』,豆腐勝燕窩」。  

2019/06/02 | 鞭神老師

川菜兵法全攻略(上):如果有人厭倦四川料理,那他一定也對生命厭倦了

雖然說是麻辣味讓川菜聲名遠播,但是其實川菜中,屬於麻辣味的菜品只佔所有川菜的三分之一。川菜的基本味型有24種,基本菜品則有6000多道,是世界所有菜系之中,味型最豐富,而菜品也最多的菜系。

2019/04/11 | 精選書摘

《年羹堯之死》:雍正帝「倒年運動」的重點,就是改造川陝軍政集團

年案的爆發在雍正帝是胸有成竹,但在群臣看來,卻是如此的突如其來。雍正帝本著文武有別的原則,對年羹堯的勢力範圍——川陝甘三省著力進行清洗。首先,對於川陝集團的武將,特別是重要武將,雍正帝不遺餘力,一定要拉攏過來。

2018/09/08 | Lo

【圖輯】中國水壩浩劫:關閉山村小水壩,讓國營電網獨佔利潤

20年前,中國在各地興辦水壩計畫,為農村與偏鄉提供電力。現在,政府希望改變政策,環境單位需要決定關閉哪些小型水利設施,並同時保護國家級的大型水利設備。

2018/09/08 | Lo

【圖輯】中國水壩浩劫:關閉山村小水壩,讓國營電網獨佔利潤

20年前,中國在各地興辦水壩計畫,為農村與偏鄉提供電力。現在,政府希望改變政策,環境單位需要決定關閉哪些小型水利設施,並同時保護國家級的大型水利設備。

2018/06/01 | 余杰

大一統就是大災難:「四川獨立」可避免的浩劫

四川獨立並非不切實際的異想天開。如果將大一統的中國解構成「百國爭鳴」的歐洲,四川如同居於歐洲心臟的德國,拙樸淳厚、堅韌不拔、奮發圖強的四川人一定能創造屬於自己的美好生活。

2018/06/01 | 余杰

大一統就是大災難,「四川獨立」可避免大壩與饑荒的浩劫

四川獨立並非不切實際的異想天開。如果將大一統的中國解構成「百國爭鳴」的歐洲,四川如同居於歐洲心臟的德國,拙樸淳厚、堅韌不拔、奮發圖強的四川人一定能創造屬於自己的美好生活。

2017/11/02 | 讀者投書

驚豔、擔憂、隱患、機會:四川參訪後看到崛起的中國

在淘寶做小東家的學長因為互聯網的崛起,抓住這個浪潮讓他不因中國崛起感到畏懼,更多的是喜悅和機會。在方糖小鎮時他有說過:「中國的互聯網市場仍然是十三億,而不是所謂網路人口的五億,因為沒有網路的人,仍會請有網路的人幫他代購。」這就是機會。

2017/09/22 | Alvin

四川法院推「離婚考卷」 不夠低分不准離婚?

出題的法官表示,「離婚考卷」不僅是為了檢測二人感情,更重要的是二人回憶起夫妻之間的點滴。

2017/08/09 | Abby Huang

(更新)九寨溝發生規模7.0強震:餘震769次,未來餘震可能到規模6

中國四川九寨溝昨(8)日晚間發生芮氏規模7.0的強震,截至今(9)日中午15點,地震已造成19人死亡、247人受傷,目前沒有傳出台灣人受傷的消息。

2017/06/25 | Abby Huang

四川茂縣嚴重山崩,62戶遭掩埋、93人仍失聯

四川省茂縣疊溪鎮24日發生嚴重土石流,目前已知有62戶民宅遭到掩埋、93人失聯,災區附近320多人全部撤離。

2017/05/12 | 周雪君

汶川大地震九周年 地震痕跡漸被草木遮蓋

汶川大地震的痕跡漸被遮蓋,但對於遇難者的親友,傷疤猶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