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23 | Xavier
能戰才能和:1949年「國共和談」破裂的啟示
對照現在兩岸局勢,護主權不是發表看似強硬的談話,而是要付出巨大代價與犧牲,畢竟不能戰就沒有談的空間,只是又有多少國人有這樣的認知?
2019/08/08 | 精選書摘
《海洋國家日本的構想》:如今,日本的中國政策面臨重大的兩難困境
毫無疑問,只要日本與中共的關係沒有正常化,日本的安全就常常面臨著潛在的危機。但是,不解決賠償問題、不結束戰爭狀態就承認中共——就算日本做到了這點,也宛如抱著炸彈入睡,日本的地位會極其的不穩定。
2019/06/03 | 精選書摘
蔡焜霖的生命故事:公開講「蔣經國的時代比較好」,那是柯文哲對歷史的無知
像蔡焜霖這種經歷過五○年代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受難者,最清楚蔣經國比他的父親蔣介石更可怕,情治系統全部掌控在手中,集大權於一身,充滿野心地想要走上更獨裁的路。
為何曾經反共的國民黨,如今成為兩岸和平協議的擁戴者?
對中共而言,民進黨若不斷執政,會助長台獨勢力,兩岸統一將無正當性,對國民黨來說,就算簽和平協議可能葬送中華民國主體,但至少或有機會在政治協商會議之中,和中共共治台灣,而這底線中共其實是很樂見的。
2019/03/15 | 黎蝸藤
中美關係七十年與領袖特質(上):毛澤東「帝王思想」,中美建交卡在意識形態
美國對毛澤東的評估大致沒錯,只是存在一個時間差。現實中,史達林是毛澤東唯一畏懼的人,中共急需蘇聯的武器和資金,所以毛澤東不可能站在蘇聯的對立面。
2019/01/08 | 余杰
國民黨丟掉中國,只因蔣介石是「扶不起來的劉阿斗」?
如果說美國在中國的失敗,最大的責任人是小羅斯福;與之相反,蘇聯在中國的勝利,最大的推手就是史達林。伯恩斯坦指出,塑造中國和中國未來關係的主導力量不是美國的選擇,而是蘇聯和毛澤東的本質和行動。
2019/01/08 | 余杰
國民黨丟掉中國,只因蔣介石是「扶不起來的劉阿斗」?
如果說美國在中國的失敗,最大的責任人是小羅斯福;與之相反,蘇聯在中國的勝利,最大的推手就是史達林。伯恩斯坦指出,塑造中國和中國未來關係的主導力量不是美國的選擇,而是蘇聯和毛澤東的本質和行動。
2018/08/17 | 李華
借刀殺人的中共,用「江北難民與新三民主義」殺國民黨
借刀殺人是《三十六計》中的第三计,中共一直屢試不爽。國共第一次合作以後,中共利用子虛烏有的"新三民主義"分化瓦解國民黨,愚弄社會大眾。國共內戰時期,中共曾經借江北難民之手製造"下關慘案"抹黑國民黨。
2018/07/18 | Xavier
投共又當蔣介石臥底: 國軍名將傅作義的無間道
國軍名將傅作義在蔣介石支持和拉攏下總攬華北軍政大權,之後卻在平津會戰投共,事隔十多年傅作義又私下託人帶了一封信給蔣介石,這封內容震撼的信又讓兩人重新搭上線。
2018/04/22 | 精選書摘
人肉一磅一點二美元,十六萬平民餓死的「長春圍困戰」
一名解放軍的部隊作家張正隆在其書中寫道:「長春和廣島,死亡人數大致相等。廣島用九秒鐘。長春是五個月。」
2018/04/19 | 讀者投書
留台的八年級曼谷咖啡師,賣一杯杯孤軍爺爺的「濃醇鄉愁」
Liz 從沒見過真正打過仗的爺爺沈加恩上校,不過兩人靠93師咖啡終於得以跨世代、空間重逢。
2018/04/06 | Xavier
抗日名將薛岳鎮守「伯陵防線」,蔣介石為什麼還會失去海南島?
國民政府丟掉海南島當然有其原因,表面上國軍看似佔有優勢,然而從種種條件來分析,整個情勢對國軍相當不利。韓戰跟海南島戰役僅僅只差了2個月,要是海南島戰役發起時間再晚幾個月,海南島極有可能成為「第二個臺灣」。
2018/01/29 | 精選書摘
三民主義某方面跟社會主義滿像的,孫文決定跟共產黨開始合作
孫文認為,會鬥輸袁世凱,主要還是因為自己沒有軍隊,就算袁世凱死了,沒有兵力的他,一樣沒辦法在軍閥大亂鬥的局面中造成影響……反正三民主義某方面跟社會主義滿像的,於是孫文決定跟共產黨開始合作。這就是第一次國共合作。
2017/12/12 | 陳娉婷
前國民黨傘兵 現為獨居老人:生於古巴,漂泊大半生,最愛香港
何世華生於古巴,但自4、5歲被父母遺棄後,便沒再回過「家」。他被伯父領養,抗日時由南京走難到四川,後來在國共內戰中擔當傘兵。49年解放後,他逃到香港,在此落地生根,經歷過石峽尾大火、97回歸,他自豪地稱自己為「香港人」。
2017/08/17 | Xavier
一樣的包圍不同的結局:胡璉的11師如何在南麻擊敗共軍?
兩支國軍王牌部隊整編74師跟11師接連陷入共軍優勢兵力包圍猛攻,師長都是國軍驍勇善戰的名將,作戰結果為什麼大相逕庭呢?回顧70年前這兩場經典戰役。
2017/07/30 | Lo
走過143年的烏坵燈塔,有位「末代燈塔守」為它奉獻42載青春
烏坵鄉高、蔡兩家守護烏坵燈塔近130年,其中「末代燈塔守」高金振在1959年到2001年看守燈塔,連同他的父親高瑞翁的45年,父子兩人守護著烏坵燈塔87年。加上祖父高珍和外祖父蔡土球的燈塔歲月,高家與蔡家兩家各三代壯丁,畢生都奉獻給烏坵燈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