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台中市國土計畫】宜維護農地少太多,未登記工廠點不清
環團批評,台中市國土計畫草案匡列的工業用地過多、應維護農地不足,水電供需不明確,且看不到能維護未來空品、水質永續發展的規劃。
農業大縣屏東,為何在國土計畫中的「農地面積」這麼低?
農地佔屏東全縣面積三成,但這次的「國土計畫」草案中,「宜維護農地面積」、「都市計畫農業區」皆掛零,屬於優良生產區位的農業發展區第一類(農1)也僅劃設4000多公頃,審查委員因此質疑,屏東縣的劃設方式「不知道是有什麼特殊考量」。
2020/04/01 | 李秉芳
《國土計畫法》修法:朝野共識延長時程,爭議條文不修了
管碧玲表示,國土計畫法最終只修第45條,不代表國會、執政團隊已形成共識,民進黨團沒有提出第15條修正,也不代表政院版的條文沒有問題。
2020/03/07 | TNL特稿
《折疊都市》書評:城市萎縮的差異景觀,今日台灣是否會成為明天日本的寫照?
為了因應人口減少的空間挑戰,本書指出政府計畫與社區營造之外的第三條路,將都市化視為個人追求豐饒生活的行動,轉而從行動主體出發,分析回應集居空間縮小的可能性。這個策略能否因應日、台人口轉型與空間變遷?透過以下的比較有助於思考兩地都市發展的異同。
2020/02/26 | 李秉芳
不要再有下一個「大埔」,跨黨派立委和環團齊聲反《國土計畫法》修法開「彈性後門」
修法草案中除了「須經行政院核定」外,並無清楚定義「重大建設」,林淑芬指出,過去就有BOT或是BOO的旅館、度假村、甚至是後來變成蚊子館的「花蓮鳳林環保科學園區」等都被當成「重大建設」
2019/03/09 | 李修慧
全台18縣市「國土計畫」將定案,如何用《國土計畫法》保護原住民土地?
從花蓮「亞洲水泥事件」到東海岸「美麗灣事件」,原註民的土地時常與國家、開發商發生衝突,今年4月,第一波縣市國土計畫就要送審,該如何透過管理全國土地的「國土計畫」,保障原住民族的土地權利?
持續難產的「縣市國土計畫」,可能在立委延宕下胎死腹中
有些立委藉由審查《國土法》修正條文的機會,將規劃時程延後更多年,甚至無限期延長,那麼國土計畫可能就完了。
不補助「原生植物」的造林政策,算是真保育嗎?
《獎勵輔導造林辦法》的造林樹種不包括毛柿、過山香等在地原生樹種,因此發生有人買下廢棄檳榔園讓在地植物自然演替復育成林,卻拿不到造林獎勵金的情況。很顯然,現行以「經濟林」方式的獎勵辦法,完全不適用於生態保育取向的營林。
2018/08/27 | 新作坊
「地方創生」跟「社區營造」有何不同?是舊瓶新裝的灑錢計畫嗎?
國發會副主委曾旭正在演講中指出,地方創生政策更聚焦於人口與產業問題的解決,這種結構性的問題,就必須要有更大尺度範圍的共同行動,至少是一個鄉鎮、城市,或是縣市的層級,同時要廣邀社會各界產官學社的參與,尤其強調引導「企業投資故鄉」、協助地方產業的活化與創新。
嚴重缺乏公義的台灣社會,可否就把都市計畫廢除?
當政府無意願執行相對容易的土地使用管制時,又有何理由來執行土地徵收與市地重劃?若政府無意執行土地使用管制時,是否也能夠放這些多屬於社會弱勢的土地被徵收戶及被重劃戶一馬?
持續黑箱的新政府:被行政院扭曲閹割的國土計畫
全國國土計畫公開展覽了90天,但進入行政院後不但篇幅被大幅刪減,還有許多內容遭到弱化或扭曲,讓國土計畫幾乎無法發揮原本該有的功效,有如黑箱作業般的行徑,令人驚訝。
【插畫】被行政院打成半殘的國土計畫
國土計畫法最初就明文要求資訊公開、民眾參與,沒想到行政院卻逕行大量刪除部門空間發展策略,還偷偷公告,等於將全國國土計畫自廢武功。
又是張景森!大政委一揮砍半,國土計畫自廢武功
行政院到底如何砍掉這些內容的,從國土計畫審議會的委員組成、開會時間、會議紀錄等資料都沒有提供,但刪除的內容和自降位階,卻猶如自廢了國土計畫的武功。
全國國土計畫公告實施 :重點、變革、爭議一次解析
「全國國土計畫」承接《國土法》要求,考量未來20年的整體需求,進行全國尺度的整體規劃,以避免過去零星土地個案申請開發造成的諸多弊端,帶來了三大變革,卻也引起兩項爭議。
何時農地工廠要拆? 國土審議委員:時間點不宜由縣市認定
全台約有1.3萬公頃農地被工廠占用,在營建署要求縣市政府擬訂清理計畫之際,卻發現輔導和拆除「時間點」的爭議,就連審議委員都指出,如果放任未登記工廠繼續長大,還可以劃入城鄉發展地區,這就麻煩了。
種田所得不比賣地差!農委會「對地綠色環境給付計畫」明年上路
陳吉仲分析,這筆環境給付的補貼、加上農業生產的收入、農民福利、老農年金,30年下來農業所得可達每公頃1,500萬元。跟賣地平均每公頃1,500萬元相當,卻還可保有農地。
2016/04/24 | 眼底城事
為何政府左手鼓吹回鄉,右手又開始進行廢校?從鄉村觀點看廢校議題
對偏遠地區而言,小校的存廢攸關著當地社區發展甚鉅。偏遠小校不僅扮演著社區重要的精神堡壘,擔負著當地社區下一代教育的神聖使命,更是當地社區得以永續發展的核心象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