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7/02 | TNL 編輯
不只禁用抖音等59個中國App,印度總理停用「@莫迪總理」微博帳號
印度科技部說這些App「有損印度的主權和完整性、印度的國防、國家安全和公共秩序」。這是兩國爆發邊界衝突以來,印度針對中國在網路空間所採取最強力舉動。
2020/07/01 | 精選轉載
【關鍵時事】大同公司有解嗎?如何讓國安體系不要有中資跑進來?
政府既然要發展國防產業,對於國防產業的資本結構管制,就不能沒有機制。我看五月底的媒體報導,大同董事會就有類似分割的討論。何不就這樣試試看,然後大家來修改不合時宜的法規?
2020/05/28 | TNL香港編輯
人大通過制定「港版國安法」,各界爭議與憂慮什麼?
「港版國安法」草案獲人大表決通過,而美國也於昨(27)晚警告北京舉動或令香港不享「回歸前美國賦予待遇」。抗爭與疫情下香港社會尚未回復平靜,如今或再起軒然大波。
2020/05/25 | 蕭家怡
如果有人話「澳門都有23條,咪一樣好地地,驚咩喎」……
若抽空時間因素,單純因為關鍵詞相近,故將十一年前在澳門確立的23條來和這為香港當下狀況而設的法案相比,明顯是一大錯誤。
2020/05/07 | 蕭家怡
再出發?往徹底的撕裂走去
董建華、梁振英治下時的「團結」,實則就是明明白白的撕裂:以「國家安全」為名,區分起「愛國」和「叛國」的撕裂;以「實踐普選」為名,炸開了「黃」和「藍」的界線。
人權小知識︰新聞自由與國家安全
傳媒報導新聞、揭發當局施政失誤、公權力濫權或社會不公,當局不應基於國家安全設限和懲罰,只有證明言論旨在煽動或有可能煽動即時暴力,兩者並有直接和即時關係,才可以威脅國家安全的理由懲罰言論。
2020/03/12 | 讀者投書
從「禁止口罩出口」到「禁止醫護出國」,自由與防疫的界線在哪裡?
事過境遷,當初被部分人批評為「狗官」的口罩限制出口政策,已讓許多疫情國家效法,而設下各種防疫限制令的台灣,雖然各規定都能由民意代表表決、依法執行,但我們仍該時不時檢視政府行政是否有越權,或因為疫情讓其他法案草率過關。
2020/03/04 | 柳金財
轉傳假新聞是「顛覆國家政權」?以防疫為名的中國網路監控
網上坊間的種種疫情傳播究竟是「真實」或「謠言」的認定,中國政府是否完全以專業進行判斷,恐怕也不易釐清,因為中國政府全力抗擊防疫目的,不僅是保衛武漢、保衛湖北而已,更是保衛政權。
2020/01/16 | 李秉芳
「林宅血案」前澳洲學者電話內容曝光,解密檔案再等10年
國安局認定這批檔案「有嚴重影響國家安全或對外關係之虞」,援引《政治檔案條例》規定,使這批檔案須屆滿50年後,才能提供外界閱覽。
2019/12/23 | 柳金財
民進黨倉促制定《反滲透法》,選舉考量可能大於國安考量
雖然原本已有擱置中的「代理人法」,但民進黨突然改而強推「反滲透法」,此後倉促排定公聽會和院會提案,然而這個「反滲透法」其實只是「拼湊法」,其立法法條原已分散於各類法律中,背後其實有形成「抗中保台」政治聯盟的選戰考量。
2019/12/01 | 精選書摘
《資訊戰爭》:網路永遠改變了混合戰,讓「格拉西莫夫準則」更為切合實際
長久以來,這種混合式手段協助俄羅斯將勢力施加到全球各地,即使當俄羅斯擁有的武力與經費皆處於劣勢時也不例外。無論是在家鄉或海外,史達林都是擅長執行資訊戰的大師,他利用資訊戰提升贏得傳統戰爭的機率。如果能讓敵人在出兵前因此陷入困惑、遭到分化,那就更好了。
2019/11/20 | 精選書摘
《台灣與民主的距離》:要從根本上確保台灣安全,第一要務是維護「自由式民主體制」
一旦面對強勢的政府、虛弱的獨立機制,和冷漠的社會,則在國家/自由的拔河競賽中,很容易就傾向國家的一邊,而以自由為犧牲。在這裡便出現了走向選舉決定政權、政權決定一切的「非自由民主」的可能。
2019/04/15 | 李秉芳
「回中國去,你會收到通知」FBI取消數十名中國學者簽證
美國近期對中國學者展開防諜行動,中國學者則是認為是美國在對中國關係上,「什麼都要跟『國家安全』掛鉤」,才令數十個學者都被美方嚴厲盤查。
2019/04/15 | 李秉芳
美國啟動防堵間諜?FBI取消數十名中國學者美簽
美國近期對中國學者展開防諜行動,中國學者則是認為,所謂「泛安全化」,就是美國在對中國關係上,「什麼都要跟『國家安全』掛鉤」,才會有幾十個學者都被美方嚴厲盤查。
2019/04/11 | 羊正鈺
「武統」學者今早遭強制出境,離台前放話「兩岸必然統一」
移民署長邱豐光指出,李毅以觀光事於去年8月向移民署申請一年多次入台證,4月9日入境台灣,但因從事與旅遊目的不同的活動,因此依法限令出境。
2019/03/12 | 李秉芳
蔡英文提7項綱領:「一國兩制」不會成為台灣的未來
黨政人士進一步指出,7個指導綱領確立後,國安部門將會開始研擬作為,包含法制面、情勢收集等,預計1至2個月後檢視國安各部門提出的因應方案。
2019/01/19 | 精選書摘
余杰《我是右派 我是獨派》:中國是人類最大的監獄,離開時我眼淚掉了下來
在中國,當你成為官方眼中的「敵對份子」,出入境卻需要經過國保這個特殊部門的批准,否則即便擁有合法文件,到了海關也會遭到攔截,他們給出的理由永遠是莫須有的罪名──「你有可能危害國家安全。」